但是其实有一件事让我非常的好奇,那就是天堂街是整个太阳城的核心地带,按道理人应该是非常的多,哪怕夜生活是在八九点钟才开始,但是,此时天堂街的人应不应该这么稀少。

  车子一直到天堂街里面才停下来,在天堂街已经外面人烟稀少,但是到这个天堂街之后,才发现整个天堂街上几乎就是没有人。

  映入眼帘18层高的沧朝则独树一帜,老远望去,主要是它占地面积最大,在整个街中最高、最繁华。

  汽车行驶到天堂街的第三家夜店,是一家5层的慢摇吧,看起来装修的异常不错。

  小平头的手下了车,我转身下了,看到眼前如此萧条的情景,下意识的问道:“怎么人竟然这么少?”

  他冷笑一声,淡淡的道:“现在基本没人了,天堂街周围,几百米远的所有夜店,以及住人的场所全部空了。”

  我心中凛然,心中则是暗暗的震惊,胜和的势力竟然强大到了这一种境界。不过,我对狼蛛是更多震惊。

  因为此时胜和和北面掌柜的即将开战,狼蛛虽然不属于北面的17个掌柜,但是,他则是属于北面势力,但此时敢在胜和的心脏处行走。

  狼蛛不但野心很大,胆子也是很大。

  小平头把我带到这一家慢摇吧里,我从来没有见过一家慢摇吧,是这样的萧条,这个慢摇吧里几乎没有人。

  偌大的舞池是空空的,DJ台上也没有人,没有任何的音乐。平日里闪烁的霓虹灯此时是关着的,只有平常照明用的白炽灯。

  我跟着他们顺势走上2楼的台阶,2楼的两边则是包间,而过道深处,看起来像是一个经理办公室。

  小平头恭恭敬敬地推开门,我一眼就看见,狼蛛若有所思的在窗口,手里捧着一杯红酒。

  此时他身着一身黑色的中山服,打着领带,袖子的编起来,气势上看起来雷厉风行。

  看到我进来,他泯了一口红酒,道:“你现在不是也来了吗?”

  我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走到他旁边,一把端起它旁边放着的一瓶红酒,棕色瓷樽内,更显雍容华贵。

  “皇家礼炮38年,啧啧,狼爷真是有钱。放在店里,我小半年的工资也买这小小的一瓶酒。”

  他淡然地一笑,熟练地从旁边拿出一个杯子,倒了半杯红酒,顺手递给我。

  “我也是忘了,等这件事结束了,我会给你好处的。”

  我犹豫了一下,也是接过这杯酒,道:“你明白,我并不是想要你什么好处的。”

  狼蛛默不作声,沉默地喝了一口酒,然后闭上眼睛,一脸享受的样子。

  我小小的喝了一口,这酒挺贵的,我只是在皇城的柜台上见过,入口的那一瞬间,并没有威士忌刚烈的味道,挺顺滑的,又不失威士忌的那种烈感。

  “我虽然不懂,但是这一瓶就是1万,如果不是你请我,我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能不能喝得起。不过,你找我来,应该不是请我来喝酒的吧!”

  “当然。”狼蛛摆了摆手,示意让小平头他们出去,整个房间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

  狼蛛道:“在这等一会儿吧,几个小时之后,平静了七八年的太阳城终于开始风起云涌了。”

  g酷^3匠R网=W永iA久6免费看0●小Q@说;F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这里的一个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天堂街的一切。

  “你是属于北面势力的,你怎么会在胜和的心脏处?”

  狼蛛笑了一下,抬头看着我“平常你是挺聪明,怎么现在确实反应不过来了。”

  我心中略微一想,也是明白了,继续喝了一口酒“这应该是蒋森的地方吧,不过这个地方应该此时跟你姓了吧。那个康仔是你的人?”

  我目光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狼蛛,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点变动,只是慢慢地喝了一口酒,然后抬头看着我,眼神特别玩味。

  “所有人都说康仔是我的人,但是如果我说不是呢!呵呵呵。”

  说完之后,他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大笑,我看着他笑的样子,我心里很不舒服。

  他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康仔不是他的人,也不应该呀!

  看着他喝完最后一杯酒,将空酒杯放在桌子上,他抬头看着我,道:“不过你说的也对,至少目前我是属于北面势力。待会决斗我也是要去参加的,我要先去准备了,你在这里等着看戏吧,这瓶酒就送你了。”

  我看着他的样子,淡然的道:“呵呵,我更希望,这边就是一沓现金。”

  他一愣,随即也是哈哈大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走了出去。

  而此时我就一个人在这个房间里,非常不舒服,一直把玩着手机。

  看见安瑾在微信圈里发了几张她老家的图片,我心中瞬间一下就安然了许多。

  然后又给王凯打了个电话,我并没有告诉他这件事情,而他好像就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的,现在正在家里打英雄联盟。

  既然他不知道,我自然不会把他拉进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狼蛛还有大老板,对于这件事情,只把我一个人揪扯进来。

  当然我的意思不是把王凯也要拉进来。

  我在这里一直等了四五个小时,一直玩到手机都快没电的时候,忽然感觉,外面有动静了。

  此时天堂街两边的所有夜店灯火通明,尽管是晚上10点多,但是整个天堂街被灯光照的如同白昼。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最前面有6辆霸道越野车急速行驶,速度很快,而后面则是密密麻麻的车队,清一色的黑色轿车,从这头一直排到了天堂街的另一头。

  最前面的6辆霸道则是停到了胜和沧朝的大门口。

  沧朝的大门一直是紧闭的,但是,此时忽然被打开。

  我一下子提起神来,看着前面几辆霸道车,当车子停稳之后,率先从车上下来十几个人,这是几个人统一西装革履,穿着黑色的中山装。

  这打头的十几个人我很熟悉,其中不含有我的几个熟人,大老板在这里其中。

  四五个小时之前和我谈笑风生的狼蛛,也是在最后面站着,满脸肃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