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哥他们被打得神志恍惚了,群哥晃了半天才站起来,看到自己那群兄弟全部放出来,然后他们1000多个人就围着我们几十个人。

  死活不让我们出去,他们不敢朝我开枪,他们也知道,我自己不敢主动把炸药引爆,就堵着我们不让我们出去。

  我当时吓得没有任何办法了,就看群哥,群哥让我镇定地待在那里别动。

  只是后来他告诉我,他当时其实在等警察,因为没有办法,我们出不去,只有等警察了,大不了被警察抓起来,起码比他们弄死得好。

  但是我们最后等来的不是警察,而是群哥的老大,群哥的老大带人来解救群哥。

  事情最后怎么样处理的我不是太清楚,只是后来听说那个堂主被群哥的老大弄下台了。又给群哥很多的补偿,当时我记着我看见群哥老大的时候,整个人就激动地一下就晕厥过去了,真的,我当时就晕过去了。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我的神经绷得太紧,一下子看到了希望,整个人自然而然就晕过去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自然在医院,而群哥他们也都好好的,就在这个时候,整个ts市我的名字也传了出去。

  当时也有很多人见过我,他们就送给我一个“疯子”的称号。

  我也特别喜欢这个称号,只是,时间不长,我记得那会儿我刚刚初三毕业考完试。

  我就看见群哥过来找我,当时他很狼狈,身边只有几个人,就几个人浑身是血,他们把我带走了。

  当时我真的真的特别震惊,对于LZ市的“胜和”我已经有一些了解了,虽然这是些表面的了解,但是我特别的清楚群哥所在的那个黑社会势力究竟有多么强大。

  群哥告诉我,他老大被杀了,他堂口下的上百名兄弟,包括他自己的那几十个人就剩这几个人了。

  真的那一瞬间,我犹如五雷轰顶,我甚至能够理解群哥为什么那么狼狈了,因为你真的不能够理解,一个比胜和还强大的势力,在莫名其妙中轰然倒塌。

  这永远永远只是一个迷,因为在我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就被群哥带走了,后来群哥把我带到了lz市,他告诉我永远不要再去ts市,也永远不要去调查ts市的任何一切东西,否则只会害死我自己、害死他。

  所以直到现在我也从来没有去了解过,到底是为什么,只是后来听说过,在一些以前那些混的那些朋友的嘴中也是知道,群哥所在的那个势力确实倒了。好像被人血洗了,老大死了,几个堂主也死的差不多了。

  至于是谁血洗的,那他们也就不知道了,他们所知道的也就和我差不多了,反正群哥不让我去了解那些东西,我自然就不会去了解那些东西。这么长时间过去,我已经拥有新的朋友,新的开始,我甚至已经忘记了曾经自己的这个绰号。

  但是,此时被二炮这么一提,我思绪一下子恢复到从前,一下子,想到了曾经。

  只是我目光现在特别疑惑地看着眼前的李二炮,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绰号,他为什么会知道我曾经的故事。

  回到现在。

  二炮好奇的看着我,整个眼神还是充满了不可置信,但是,却又睿智的看着我“你现在或许很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曾经的故事,对吗?”

  我坐在他的面前,冷冷的没有说话,我只是平静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他轻声笑了一下继续说:“那是因为我和韩群认识!”

  这一句话猛然让我心跳一震,我一下子看着他,眼睛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也充满了震惊,因为韩群就是群哥。

  “你也知道,曾经我也是混社会的,在LZ市也是混的风生水起,只是后来金盆洗手干起了教导主任。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曾经我是ts市的人,在ts市混了一段时间,那里的水实在太深太深了,根本呆不下去了,我就来到了LZ市。在ts市的时候我认识的韩群。”

  二炮正经的看着我我,脸上挂满了淡淡笑容,只是这笑容看着我很不舒服。

  “当然我和他的关系也没有多么的好,只是他曾经帮过一些小忙而已,所以你才能够进LL高中,这是因为他的关系才能进来的,否则你也不想想,你是怎么进来这个学校的。当然我和他认识也不代表你能在我的学校里胡作非为。学生的家长之类的我认识很多很多,他们孩子犯错,我照样是照打不误,所以我对你不会有任何的客气。”

  我其实没有思考他说的这些话,只是沉默了半天,抬起头看着他,“那你现在知道群哥去了哪里吗?”

  李二炮轻轻一笑,淡淡的摇摇头“我说过,我和他只是有一点点的友谊。他去哪里了我不知道,只是我知道,你现在在我的学校犯了错。现在我要惩罚你。”

  tE酷q}匠网(唯*《一LG正*版g1,e其b他1`都!是盗AH版o

  我抬起头看着李二炮,眼睛就这样直直地看着他,脑海中的思绪万分。

  他在撒谎!

  有一点我是特别清楚的,那是因为,确实有一股庞大的势力,在追杀着群哥。

  或者说就是这个实力,血洗了群哥他们的那个黑社会势力,也杀了他的老大,以及他众多兄弟。我甚至还能够记得,在我们逃离ts市的时候。

  我们遭到了不止一波的袭击,每次都是群哥和我们命大,都是活了下来,也是一路换了许多辆车,才逃到lz市的。

  而到达这座城市之后,群哥和他身边的那几个人也都是深居简出,对于自己的行踪都非常保密,因为,他们曾告诉我,有人在追杀在追杀我们。

  在这种情况下,我因为属于群哥的人,我或许在群哥的保护范围之内。

  如果我暴露的话,我的生命一定会有危险的。群哥一定不会把我这样的交代给一个普通人,群哥确实很在乎我,不会这么轻易放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