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见李二炮说一个“疯子”,我一下震惊地看着他,双目瞬间充满了杀意。

  他看见我的样子,也是明显的一愣,或许他没有想到,我的反应会这么强烈。但是,他的表情还是充满了那样的镇定,脸上一脸正经的看着我。

  而我也一下子陷入了沉默,不再说话,看着李二炮,坐在子椅子上,静静的开始沉思,我原本以为我都可能忘记了,但是,就是因为他的这一番话,又把我重新调回了我那以前的记忆之中。

  我的曾经,我的过去。

  每个人或许不能决定自己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但是,每个人就可以决定,自己所拥有的。

  TS市,整个中国最乱的城市。

  而我就生活在这里,而我偏就认识群哥,他是混黑社会的,而我只是一个学生。

  或许我是一个普普通通学生,在那些黑道大哥的眼中不值一提。但是,曾经有一次,让我的名字一下子在TS市响彻云霄,所有人都知道我陆晨的名字,而我因此也收获了一个叫做“疯子”的称号。

  这一切其实和群哥有关。

  TS市虽然乱,黑道势力特别多,但是那里有一个势力做事非常强大,他的实力绝对要强大于LZ市的“胜和”,而群哥这是里面最年轻的一个堂主,手下有自己的一批人。

  我第一次认识群哥的时候,他还不是堂主,被人砍在街头。那是我第一次救他,而我也是因为那会儿才认识了他。

  而他被砍是为了救他大哥,从这以后,他就成了那个黑道势力的第9个堂主。

  作为ts市最大的黑社会,社团的人数超过了1万,一个最弱的堂口里面的人数也要将近千人。

  而群哥则是一下子锋芒毕露太多了,以他的功绩,以他所掌握的人数,根本不可能到达这样一个堂主。但是他大哥就偏给他这样一个堂主的位置。

  他们虽然属于一个黑社会势力,但是9个堂主其实并不是多么的统一,互相也是有斗争的,而群哥早就属于他们斗争牺牲品,最弱的一个势力。

  群哥开始隐忍,然后他大哥开始给群哥招了一大批人,一下子群哥手底下的人数有超过了八九百人。

  虽然风光无限,但是,其实只有我和群哥以及他身边的不多几个人知道。他有多么的不容易,八九百个人也不算特别多,在9个堂里面也算是最弱的。最主要的这八九百人参差不齐,有刚刚收复的其他社团的实力,也有普通的小混混。

  实力和人物参差不齐,很多人物也非常的不服群哥,甚至整个黑社会团里都冒出一种声音,要弹劾群哥。

  群哥反正活得非常不容易,他手下的人也经常不服他,而想杀他的人则是非常多。

  我经常看见群哥被人伤的遍体鳞伤,而有一次也是我碰见过的,群哥和人去一家酒吧!而他们的老大那几天也不再ts市。

  这家酒吧是另一个堂主,可能是因为这个堂主看群哥不顺眼,或许早已制定好的,开始和群哥发生争执,最后自己人和自己人打了起来。

  群哥身边的人本来就不多,一下子被打得遍体鳞伤,所有人全部扣在那里。

  后来群哥这个堂口里的人就开始去救援,但是这一下就突出了这个堂口的不团结,八九百人,其实最后就去了四百人不到。打起来时,一群人则都是跑了,最后就剩下群哥自己的几十个心腹了。

  其实这是一个圈套,群哥这几十个心腹,一下子被上千人围住。全部抓起来了,一瞬间,群哥的一个堂口就散了。

  我当时不太清楚,我去找群哥的时候,整个群哥罩的那个场子没有一个人,只是有人告诉我,群哥被人抓了。哪些人要准备杀群哥。

  那会我年纪小,只有十四五岁,但是,我当时已经没有亲人了,群哥就是我最亲最亲的人。

  也许只是十四五岁,整个人还是有些狂。

  在别的堂口一直欺负群哥的时候,群哥曾经给自己堂口的人全部下达过命令,不许动用枪。

  群哥他们的枪一直藏在很隐秘的地方,但是这个地方我却知道。

  我拿着钥匙打开地下室的时候,里面除了有枪,我还发现了有炸弹。

  我听群哥给我说过,这些炸弹是他们老大上次和云南边境上交易所剩下来的。他们老大暂时交给群哥保管,是一些烈性炸药,也就是TNT。

  拿胶带给自己缠一身的炸药,然后,又拿了一把枪。一个人跑到醉月歌厅。可是这歌厅已经停止营业了,里面人满为患,我刚开始还可以趁着人多往里面挤,但是到最深处的时候,里面都是管理非常严。

  他们发现了我以后,冲上来的时候,我朝着天开了几枪。一下子整个歌厅全部安静下来,所有人也都看着我。

  最后,这个歌舞厅的堂主也跑出来了,一群人拿着枪。

  那时候也有人把我认出来了,说我是群哥手底下一个小弟。

  这一下子周围所有人群情激奋,准备冲上来想把我抓住,我当时也是吓得不轻,拿起手中的枪就朝着他腿上开了一枪,一下子周围所有人把枪拿起来,对准我的脑袋,我眼见他们的堂主准备对我开枪的时候,我一把脱自己的衣服。

  我身上浑身上下挂满了烈性炸药,我当时还能够记得,我的整个的短袖已经被我的汗水全部湿透了,是因为吓的,我当时吓得浑身发抖,说话都有些结巴。

  我还记着当时我疯了一样的冲着他们堂主喊“来呀,朝我开枪啊,你一开枪,就有1000多号人都给我陪葬。”

  这个堂主正好是交易过这些烈性炸药的,他知道这些东西的威力,所以,也就非常害怕。

  ga酷6$匠xr网i唯一qS正V}版P,其他14都是_盗版

  我一路冲进去歌舞厅的里面去找群哥,我看见群哥和他的那些心腹手下全部被绑得死死的,此时群哥已经被打的不成人样了,浑身上下被匕首划开了好多个血口。

  我疯了一样的冲上去帮他解开绳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