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年!

  我们才有多少个五六年,而且,对于一个18岁的青年来说,这五六年,这是人生中最宝贵的五六年,如果在监狱里面呆上五六年出来。那么,就已经和整个社会脱节了,在同龄人都享受青春的时候,他却在铁窗里面,仰望着自由,那是多么的悲伤啊!

  “唐南翔在哪里,你们几个老实给我交代。”黑脸警察突然开口冷声的问道。

  我张口就说不知道,我刚说完的时候,就听见旁边米光开口骂了一句。

  “放屁,唐南翔明明是你让王凯强行带走的。”

  一听这话,黑脸警察的整个人也开始兴奋地看着我,然后,语气开始变得非常不友善,他怒气冲冲地盯着我,开口说道:“你给我赶快说他到底在哪里,把人给我交出来,要不然我不放过你。”

  我心中猛然一紧张,心里暗骂一句多管闲事。但是嘴上说的丝毫不慢:“警官,我真的是不知道啊!从上午被抓到这里来,一直到现在,我就根本没出去,唐南翔他人到哪里我也不是很清楚。”

  黑脸警察想了一想,大概也是这个道理,所以才没有多问,只是狠狠的瞪了我们,然后把我们7个人关在这个禁闭室里。

  我们几个人其实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现在最多把我关几天,或者说掏钱把我们赎出去,我想了一想,不可能会有人来赎我们,我甚至连父母都没有,谁又会在这个世界上来管我呢!

  想到这里,我自嘲的笑了笑,整个人的心都开始变得非常的冰凉。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冷眼地看了一眼米光他们,他们也冷眼的看着我,想必心里也是应该不好受吧,毕竟他们兄弟被我们砍了,最主要的是开学第一天,我们就要在监狱里度过15天了,除非他们有人来保释。

  所以大家心情都不是太好,虽然我们两方在不久前刚刚兵刃相见。但是,此时确实是失去了斗争的想法,真的很疲劳很疲劳,我甚至连站起来的想法都没有,今天早上挨了一顿打,和下午挂了一下午,整个人显得特别的疲劳。

  模模糊糊我爬到旁边的桌子上就开始睡觉,而旁边的小黑和萝卜哥看了我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一个静静的站在那里,一个也开始爬就跟我一起睡觉。

  我感觉自己就像在做梦一样,我现在不知道王凯把小唐藏到哪里了,我不知道他已经被抓住没有,反正我真的没办法去想了。就在我模模糊糊睡着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进来。

  我抬起头一看,是那个大学生警察王祯,他进来拍了拍桌子。

  “别睡了,陆晨,蒋守勇,刘刚。刚才有人交了保释金,你们3个可以提前出去了,出去以后就要好好呆着,再敢闹事的话,肯定不会饶了你们几个的。”

  说完我们一阵兴奋,小黑兴奋地看着我。“我去,谁保释的我们?”

  王祯语气挺淡然的说:“应该是你们一起的,看上去就像一个不学无术的样子,头发挺长的。浑身上下看起来就像一个混混。他现在在外面等你们,你们赶快出去吧!”

  “好好,谢谢啊。”萝卜哥赶快点了点头,然后兴奋地拉着我们两个人开始往外跑,出去的时候,还瞪了一眼旁边的米光他们,他们看见我们要出去了,脸色便变得更加难看了。

  一路往前跑,说实话,对于这个公安局我真的有些害怕,一直往外跑。

  跑出去果不其然,正如我们3个人心里所想的,把我们出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北流的大哥,苏阳。

  他此时正骑着他那辆非常拉风的摩托车,整个人的样子还是今天早上见他的样子。看上去异常拉风,叼着烟,看着我们过来朝着我们招手。

  “苏哥。”“苏哥。”…

  苏阳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整个人这脸色就趋于平静,然后,他点了一根烟,把烟塞到我嘴里。

  “今天早上是我第一次见你,王凯给我介绍的。王凯是我的过命兄弟,他给我介绍你的时候,也是说的特别厉害,我对于自己的兄弟特别相信,我也就特别相信你。我把高一新生界给你,让你证明你自己。你现在出了这档子事,你觉得,我应该怪你,还是,应该夸你?”

  酷《1匠网s首发q

  空气一下就尴尬下来了,我们刚刚出派出所的兴奋劲一下子全部都没有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黑赶快给苏阳说:“苏哥,这不关陆晨…”

  小黑还没有说完,我整个人一下就把他打断了,我脸上的表情挺严谨的,我看着苏阳,态度挺诚恳的。

  “苏哥,这是我的错。”

  苏阳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吐了一口烟圈,也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看着我“这件事情你想怎么处理?”

  “小唐已经让我藏起来了,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而是绝对不能自首的,因为判的时间太长了,我们正是青春年少,让他自己一个人在监狱里呆6年,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先让他躲一躲吧,让他躲到外地,多上一段时间,等这件事情的风头过了,然后再改名换姓就可以了。”

  苏阳沉默了好半天,整个眉头也是皱了皱,表现出和他样子上看起来不符沉着冷静。“也只能这样了,待会我给你给一张卡,给你一点钱啊,让他跑路用。”

  “不用了苏哥,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的错,所有的事情由我来处理吧,他的跑路钱我身上还有,我给他一笔钱他跑路,你把我们3个保释出来,肯定花了不少。”

  “说什么呢?大家都是一个社团的兄弟。”他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其实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毕竟,这件事情是他小唐自己太冲动了。我记着他平时确实挺冲动,但是也没冲动到这种境界,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你把他好好处理吧,五六年实话太长了,绝对不能进监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