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我的天赋也是非常好的,从刚开始的一点点都不会,到现在游起来基本没有任何的困难。

  让周围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尤其是安瑾,她根本没有想到我的学习能力强有这么厉害,很快就掌握了。

  而此时,我们谁都没有提起昨晚的事情,昨晚的温存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但却深深的刻刻在我和她的心里。

  就这样,我们3个游了一下午的泳,然后出来又陪安瑾在马路上逛街买了点东西,而此时也已经快到晚上6点钟了,我和王凯此时必须得回夜店上班了。

  从6点钟开始,本来白日里非常冷清的皇城开始变得灯火辉煌,不停的人开始出出进进。

  一晚上的忙碌又开始了,我和他就那样一直站在走廊里守着,我们两个所负责的那个包间,不停的进去给人家提酒,端菜,然后将空瓶收拾出来。

  当一波客人走后我们要收拾房间,等待着下一波,然后,给他们跑跑腿,兴许还能得到几块钱的小费,好一点,还能有几十块钱。

  我天生命贱,刚开始拿着钱的时候确实有点别扭,感觉自己就好像低人一等一样,但是久而久之我也是习惯了,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尊严,真的有那么可贵吗?

  一直到了晚上的两点钟,整个皇城的人基本都走光了,而我也开始下班了。

  看着王凯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收拾完,我拍了拍他肩膀,打了一个哈欠“走吧,回宿舍休息。”

  他打了一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睡眼朦胧的样子“今天陪安姐玩了一天,都没好好休息,真的有点乏了。”

  说着我俩慢慢的走进我们宿舍,皇城后面有一栋普通的住宅楼就是我们的宿舍,整个一个3层楼全部是我们服务员的宿舍。

  就在我和王凯刚打完招呼,两个人刚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一看见上面的备注,我整个人一下就瞬间变得清醒,我一把拉住即将要走的王凯。

  他疑惑的看着我,我吸了一口气,将手机接通。

  “杜哥?”

  “老地方过来。”里面传来他玩世不恭的声音,但是此时却带着那么一丝凝重,说完他二话不说,就将电话挂了。

  王凯也是面容紧张的看着我,颜色异常严肃。

  我站在那里,现在几口气,整个人开始变得非常清新,皱了皱眉头。

  “走吧。”

  我们两个人就悄悄的离开了皇城,大马路上,凌晨两点钟的人也是非常稀少,除了昏黄的路灯,马路上鸟都没有一个,在冷风又过来,等了半天才找到一个出租车。

  开车来到麦乐健身城,这里早已经就关门了,连里面的灯光都停了,冷风嗖嗖的,出租车司机不解地看着我们,把钱掏给他之后,也是悻悻的走了。

  等了半天,我确实有点儿着急了,因为实在有点冷,我俩穿的短袖,这大晚上凌晨两点钟在马路边上。

  我刚准备给老杜重新打电话,我就看见他一袭黑衣的站在不远处朝我打着手势。

  我兴奋了一下也是跟了上去,我上去刚想说话,但是老杜一看我们两个根上来,便二话不说转身从一个偏深的小道走了进去。

  这个小道七拧八拐的,跟着他走了半天才走到头,一下子走到了偏僻的后面,这里则是一排非常紧凑的居民楼,像这种平方的特别小,主要就是给那种外来务工人员租的房子。

  杜哥带着我们走进了一个旁边不起眼的小房子,打开灯,里面布局挺简单的,就是桌上扔着一个大黑袋子。

  “夜长梦多,蒋森不是一个能够沉住气的人,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如果你不快点动手的话,我敢保证,你那个小女友肯定会出事的,不但她会出事,连你肯定一样会出事。再说狼蛛也等不及了。”

  老杜一脸沉重的看着我,面色木然,手臂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只是他虎口处那只血色的蜘蛛丝是那样的显眼。

  我点了点头。

  老杜活动了一下身子,则是继续说道:“本来我们计划是提前潜入,但是,好像有些变动。他的那个情妇今天本来应该在的,但是昨天回老家了,蒋森也就没有出去,所以们我没有时间潜入。计划改变了,蒋森和他的两个保镖都住在里面。我们要尽快干掉他。”

  我看着眼前的老杜,回想着他所说的话,与狼蛛之前对我们承诺的话。

  “杜哥,按照狼蛛先前给我们说的是白天他和蒋森开战,其实说白了他知道蒋森在自己身边有眼线,这样可以推脱把蒋森所有的事,与他没有关系。而现在我们潜入不进去,计划又改变了,因为他现在只要莫名其妙一动手,蒋森的死肯定会跟他牵扯上。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啊!”

  y0酷匠^C网9》永g久免xH费z?看¤小?q说

  老杜非常犀利看着我,嘴角莫名的抽动,他摸着自己虎口处的那只血红的蜘蛛,那只蜘蛛看起来异常逼真,非常嗜血。

  “狼蛛…狼蛛…一狼一蛛,如果这一蛛没了,狼蛛也就不全了。”老杜像是在自顾自在说话,却又像是在给我解释一般。

  王凯则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非常疑惑的看着我,我似乎好像明白了什么。狼蛛的绰号为什么叫狼蛛,老杜为什么要纹一只嗜血蜘蛛,还有那一匹狼呢?

  许多在我脑海中旋绕,忽然之间对狼蛛、老杜,还有那一匹神秘的狼非常感兴趣,但是我知道,现在不是开口的时候。

  “这里面有两套黑衣服你们换上,枪的应用应该都记住了吧,自己拿手枪拿好。能不能活下去就靠你们自己了,另外把你们身上所有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身份证,手机之类的全部放在这里。”

  老杜一把把桌子上那个黑色包裹提了下来,扔在我面前,打开之后则是两套衣服,还有,两把白天见过的手枪。

  也没有多问什么,毕竟我们穿的白色短袖非常显眼,两下子把黑色的衣服套上来,钱包和手机都放在这里,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可以影响行动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