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到我面前,拿着啤酒瓶破碎的一头扎到大汉的肚子上,鲜血一下子涌出来,他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

  我现在没有任何感觉,似乎浑身的热血一下子全部膨胀起来。心跳的很快,眼前的所有动作似乎都很慢。

  我转过头,看见酒店大门处一下子涌进来一大批人,手中拿着片刀。

  整个酒店很杂吵,各种打斗,嘶吼,破碎的声音,我还没有来得及转头,就看见从我头上一个钢管呼呼过来。

  我没有任何躲避的余地,没有任何动作,嘭的一声我听见头顶一声疼痛,一下子感觉头顶嗡嗡的响,一下子头晕目眩,感觉天地在旋转。

  我一下失去了知觉了,就势倒了在地下,最后一秒我似乎感觉自己要死了。

  然后就没有知觉,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意识也在半醒之间。感觉自己很不想起来,想一直睡下去。

  我似乎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很多很多人,群哥,安瑾等等很多在我记忆中的人。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我睁开眼的时候发现我在医院,我穿着病服,头顶上缠着长长的纱布,感觉我像一个木乃伊一样。

  “头怎么这么疼。”我抱着头摇了摇,回忆了一下“有人给我当头一棍,我最后躺下的时候看见似乎有人有冲进酒店了。”

  我脑子一团浆糊,就在这时候,房门被推开,四五个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人,看起来彪形大汉,但却长着一副特别和蔼的脸,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魁梧,浑身上下又散发着霸气,身后跟着四个年轻人,看起来气势也很恐怖。

  我看见人进来,一向心里猛然一惊,整个身子准备站起来,为首的这个大汉,一把把我压住,然后挺欣赏的说:“小兄弟,你别乱动你身上有伤,问题也不大,轻微脑震荡而已,你在这里好好养伤,你救了我们的人,放心,我狼蛛一定会报答你这个人情,所以你在这里安心的养伤吧,一切问题全部由我来负责。”

  “那个酒店是你的场子,到后面来救场子的也是你的人,你们混过来混过去为什么把我和我兄弟牵扯上,我朋友怎么样了?”

  我有些生气地开口说,我和王凯是无辜的。

  狼蛛笑了笑,开口说:“出来混的,我也没办法保证每一个人的安全,只能尽量保证你们两个没事,你那小兄弟问题不大,当时只是被打昏了过去,现在在隔壁病房躺着。”

  然后狼蛛笑了笑,敲了敲桌子,他身后的一个小平头很自觉地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沓钱,狼蛛一下递给我“不管什么原因,你虽然是救了你自己,反正你是救了我狼蛛的人,狼蛛最不愿意的,就是欠别人的人情,这些钱你拿着,出来混,无非也就是为了这个东西,我看你打架的样子也不像什么乖宝宝,你也应该明白,这些东西是你该拿的。”

  我眼睛死死的盯着狼蛛,猛然间感觉这个人的心思有些恐怖,这个人对我的心思把我非常的准确,我心里想什么,他都把握得一清二楚。

  狼蛛也就沉默不语,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沉默了很久,确实我不得不承认,我很需要这笔钱,上次为了安瑾花光了群哥给我的所有钱,工资还有一段时间才发,我这大半个月的生活费没有着落,最主要的是学校快军训了,也得花钱。

  我咬了咬牙,伸出手结果我这一踏钱,我估计了一下,起码也得有两千多。

  看到我接过他的钱,狼蛛才笑了笑,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上,“小伙子,这样才对了嘛,出来无非就是为了钱,在这个社会没有方法,只要能拿到钱就是王道。”

  我沉默的没有说话,我从无依无靠,在社会上混迹这么久,这些道理我自然是明白的。

  见我不在说话,狼蛛也是站起身来,递给我一张名片“我很看好你这个小伙子,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来找我,我去看看你旁边的小兄弟。”

  说完,狼蛛便离开了这个病房。

  我其实非常明白这个社会,如果想来见惯,只有去混社会,但是我不知道去群哥什么不让我去,想必他有他的道理吧,只是我答应过安瑾,要站在这个城市的最巅峰,我想给她好生活。

  》h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可能所有人都没有办法理解,从小到大自卑的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可是安瑾真的给我一种特殊的感受。但是我现在特别窝囊,真的给她不了那种生活。我觉得这是一个男人最不能接受的,我现在了给自己的女人想要的生活,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感觉,在我心里蔓延着。

  我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窗户外面世界,我的心绪特别乱。

  这时候才忽然想起来,我昏迷了这么长时间,我和王凯昨天晚上都没有去上班。

  想到这里,我心中便出现了一个可笑的想法,我第一个没有想到的是老板会不会生气,而是安瑾有没有担心过我。

  打开手机一看,实际十几个未接来电,绝大部分是总经理张恒打的,还有一个号码非常陌生,因为我没有见过这个号码。

  给张恒回过电话之后,张恒已经知道了,原来王凯醒得比我早,早就打电话给解释过了,张恒也没有生气,只是嘱咐我们好好养病。

  我无所事事,准备站起身来,去隔壁看一下王凯的情况,就在我站起来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到的第二个看我的人来了。

  她进来的时候提了许多水果,依旧是那么美丽,化了淡妆,身上也没有穿工作服,反而穿一身很干练的衣服,正好能够衬托出她玲珑的身段,看起来非常的年轻。

  她看见了我,楞了一下,然后很淡然的走到我的旁边。

  此时我特别兴奋,一下子手无顿挫,不知道要干什么,站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

  看到我窘迫的样子,安瑾也忍不住莞尔一笑,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你就打算一直在这站着吗,还是不欢迎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