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边儿穿着性感的黑色制服的20多岁的一个姑娘走过来,妖艳的看着我“真是惊怒为红颜啊,竟然为了安瑾,和何涛动手。真是把姐姐感动的哗啦哗啦的,要不然姐姐今晚陪你好了,你也这么为我好不好啊!”

  以前和群哥在ts是夜店混的时候,也经常出入这种场所,框起来这已经十几天了,对于这群姑娘们已经非常的有免疫了。

  我倒是挺平静的看着她“张经理有事找我?”

  这个姑娘哈哈的笑了笑,浑身颤巍巍的,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然后,在我的脸上“么”的一声,狠狠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的脸上一下子就出来一个红唇印。

  我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然后周围的姑娘们就开始哈哈大笑,丝毫不顾及他们的形象。

  然后这个姑娘哈哈的笑了一声,然后才是放开我的脖子笑了一声说:“好了不逗你玩儿了,张经理在财务室里等你。”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姑娘红唇忽然靠近我的耳旁,她说的每一句话喷出来的红日气息扑在我的耳朵上“这次你把何涛打了,可不好处理,小心点。”

  然后她才站起身来咯咯地笑了一下,肆意地扬长而去。

  我心中骂了一声,妖精,然后抹去脸上的红唇印,或许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已无所谓。

  而我现在的麻烦则是非常的多,刚才叫人把何涛打了,何涛是这一块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的混混,但是出来在这一片地方能够混的,上面肯定有大哥。

  而今天他给我所说的那个蒋哥,就是他的大哥,那个人的身份特别不干净,也是彻彻底底的黑社会,实力虽然比这皇城的老大弱一点,但是想收拾我,也是非常容易的。

  我心里其实已经非常明白了,我和这个皇城的老大一点关系都没有,皇城不可能因为我而得罪这个蒋哥,肯定会把我卖出去的。

  在进来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大不了领钱走人。

  我敲了敲门。

  “进来。”

  我走进去的时候,桌子上坐着皇城娱乐城的经理,张恒。

  张恒看我进来指了指旁边的凳子“陆晨,进来坐吧!”

  看见我坐下来之后,张恒就静静的看着我,脸上不带有一丝的笑容,让我看的有些慎人。

  “陆晨,昨天何涛在皇城动手把你打了,然后你今天找人,去在何涛的宿舍里面把何涛打得不成人样,有这一回事吗?”

  我没有多少诧异的点了点头“昨天他动手,是因为他要安瑾陪他开房,可是安瑾是公主不是小姐。所以我打他,这是他自找的。”

  “自找的?”张恒的声音一下子提了起来,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他是自找的,可你知不知道你惹怒了他大哥。”

  我舔了舔舌头,点点头“我知道,他大哥我惹不起。要开除就开除吧,所有事情我扛。”

  这会儿我心里其实是想的,不管怎么样,虽然是他们犯错,但是毕竟惹事的是我,这些事情应该是我自己扛。

  “你扛得起吗?”张恒愤怒的说了一句,然后他吸了两口长气,语速也稍微缓和了一下“唉,这次蒋哥的事情,皇城替你处理了,本来是何涛不对。他老大的事情我们替你处理,但是何涛的事情你自己去处理。毕竟不管怎么说你是皇城的人。”

  我猛然间抬起头,脸色一下子惊讶的看着张恒“你,你不开除我?”

  张恒白了我一眼,然后说:“你很想被开除啊!赶快出去干活去,另外你今天不用在二楼干活,以后你调到三楼去。”

  这幸福一下子来得有些突然,我高兴的点了点头“谢谢张经理,我先走啦!”

  高兴的我笑了一下,然后打开门的出去,混迹了好长时间了,我自然明白虽然是何涛他们错了,但是我是服务生,不能打人,一般情况下都会将这种服务员开除,皇城竟然没有开除我,让我很兴奋。

  我走出去之后,张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平静下来“老板,这个小子好像和我没有任何的牵扯,不必要为他浪费一个人情吧!”

  在我刚刚没有注意到的一个幕帘后面,这时传来一个沉重的声音“算了吧,有人来这里打过招呼,让我略微关照一下他。”

  张恒皱了皱眉头,脑子里不断思考“那…老板,以后我们需不需要对着一个小子再照顾一下。”

  那个沉重的声音叹一口气“不要了,一切顺其自然吧!只是普通的一个朋友而已,不必在乎他。这小子能在这太阳城呆下去,或者呆不下去全靠他自己。”

  张恒不解地皱了皱眉,随即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我则是熟练地进入换衣间,换了一套服务生的工作服,从二楼掉到三楼并不是我的活轻松一点,我之所以这么兴奋,则是因为在二楼主要是负责给人带路。

  而3楼则是包间区,安瑾在这里工作。

  果然在我们后勤的休息室,我见到了安瑾。

  她和一群姑娘们正在那里聊天,一看见我进来了,那群姑娘们也是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随即推搡安瑾一会儿,然后都很自觉的离开,走到我旁边的时候还给我诱惑的挑挑眉。

  “坐”安瑾看了我一眼,指了一下旁边的沙发“你把何涛打了?”

  我坐在她的旁边,她一颦一笑似乎牵引着我,让我一下子着了魔。

  “嗯。”

  J最‘`新y。章,d节*上酷x&匠}网(h

  安瑾有些不解,她皱着眉头“为什么?”

  “不为什么。他欺负你。”

  “呵呵,他欺负我?”安瑾像是听见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开始笑个不停,胸前的波浪也剧烈颤抖。

  “陆晨,你真是个孩子。欺负我?这个世界上欺负过我的人有多少,难道你要一个一个的打一遍,别天真了。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无奈,很多人你惹不起的。”

  我像是收到刺激一样,一下子站起来“会的,我会变得非常强大,然后,保护你。”

  安瑾看着我,眼神中莫名的悲哀,看着我,眼神很特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