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嘴里叼着烟,吐了一口烟圈,很享受这种感觉。但是现在不是享受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我。

  一口把烟蒂仍在地上,我一脚把眼前这个岌岌可危的木门一脚踹开,我率先冲了进去,身后跟着十几个人,手上都拎着钢管,一看就是社会混子,凶神恶煞的。

  这是一个不大的出租屋,里面的摆设挺乱的,最主要的是一张床,床上面躺着一个男人,正惊愕的看着我。

  “陆晨!你干什么?”

  何涛一下从床上惊起来,身体有些发抖,手指着我,大声的骂“你个小崽子活腻了,蒋哥的地盘上,你敢动我。”

  “不敢动你?”

  我咧嘴冷笑一下,何涛走到面前,一把就把他从床上拽了起来“还睡觉。”

  我一拳找着他的脸上打过去,他头一扁,躲过这一拳。

  我一见自己这一拳打空,接着一脚踹到何涛身上,这下他没有躲开,扎实的一脚被我踹倒地上,我从旁边的人手中接过一米多长的钢管。

  毫不犹豫的一棍子打在他的头上,风声呼呼的,我也是用了全力。

  “这一棍是给安瑾的,我让你记住,你的爪子别动她。”

  何涛一声惨叫,头顶的汗开始往下流,他狰狞的看着我,“陆晨你死定了,蒋哥会弄死你,我不会放过安瑾这个婊子的,我要让她生不如死。我要让一千个人轮…”

  我一听这话,一股怒火不由自主的烧了起来,愤怒的情绪一下子让我失控,他话还没说完呢,我一把抡起手中的钢管,朝着何涛的头上抡了过去。

  就听见何涛“啊”的一声惨叫。

  我怒火冲心,放下疯了一样的抡起钢管,疯狂的砸何涛。

  就在我动手时候,门外一下子跑过来几个大汉,怒气冲冲的看着我。

  我看了他们一眼,手上的钢管没有停下,疯了一样的抡向何涛。

  此时的何涛的脸上和腿上都是血红的鲜血,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

  那几个大汉刚过来,我身后的十几个混混一拥而上,手上提着家伙,开始疯狂的斗殴。

  一时之间,整个房间内在全部是嘶喊斗殴声,还有惨叫声。

  我面色狰狞的一把提起被我打的不成人形的何涛,我冷冷的说:“你可以试试再动安瑾,我会要了你的命,你可以试试。”

  说完我一把把浑身是血的何涛扔在地上,发出嘭的一声。

  我转过头,身后的打架也结束了,我们这面十几个提着家伙的人,他们这面本来人就少。

  此时空气静悄悄的,只有外面几个大汉和不成人样的何涛痛苦的呻吟声。

  我呼了一口气,右手一摆,“兄弟们,撤。”

  我走在最前面,抽着烟,身后十几号人整整的跟在我后面,下楼时楼道两旁的人下意识的都会避闪,来我的眼神都带走恐惧。

  呵呵!

  你不要以为我是什么社会大哥,我的职业是学生,或许在另一坐城市我还跟别人混过,可以算个小混混。

  在那些黑道大亨的眼中,我自己什么都不算,最多只是给他们打工,砸砸场子,收收保护费之类的。

  酷匠网}永2久免Y费看小…●说Q

  像黑道之间的火拼,他们走私、毒品那些大生意似乎还用不到我这么一个十六的学生。

  而现在…

  我看着刚才那群跟在我身后的混混们,高兴地从我手中拿走那些钱,那些钱比我一个月工资都多,也是我身上所有的钱了。

  我不知道我爸妈是何方神圣,因为我从生下来就没有见过他们,我只是知道,我是一个被别人在马路上捡到了一个,没人要的杂种,至少,和我一起长大的那些人是这样说的。

  养育我的则是爷爷,他是老农民,从来没有见过大世面,唯一给我灌输的思想就是,只有学习才有出路。

  所以我就疯狂的学习,开始努力的学习,周围的人都叫我杂种,他们开始欺负我,打我,从小因为自卑,从来不敢还手,我只是疯了一样地学习。

  我的学习成绩则是一如既往的名列前茅,但是与之相伴随的,则是很长很长时间的欺辱,他们不停地欺辱,我打我,麻木的我不知道怎么反抗。

  逆来顺受的日子过习惯了,就在我的斗志完全丧失的时候,还在我的世界中出现了一个人。

  群哥!

  他大我7岁,我是偶然间认识他,他被人砍在血泊之中,丢在马路上没人管,我把他背回了房间,救了他一命,就在那个时候我们相熟了。

  那年我清楚的记着我还在初一,好不容易考上镇里的初中,爷爷却是病入膏肓,他离开我的时候,我非常茫然,除了哭也不知道做什么,因为我就是这样一直长大的一个懦夫,我唯一记住的,这就是他告诉我的,只有学习才是我的出路。

  所以我继续学习,小学所有人欺负我,骂我,打我,到了初中还是这样,我也一直忍着。

  爷爷走了,我的生活也没有着落,我流落街头的时候,是群哥找到了我,他把我送到学校的时候,看到别人欺负,我没有还手。

  他问我为什么,我说,不为什么,我是没有人要的一个杂种。

  我很清楚的记着他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然后指着我,让我去打那些人,我自然是不敢,他就一直去打我、逼我。

  然后他一直开始训练我,我渐渐的,我开始还手,当班上的同学欺负的时候,我也开始慢慢还手,他们是拉帮结派的,我一个人真打不过,但是,我唯一的优势,则是可以疯狂的拼命。

  打起架来我丝毫不顾及自己,疯了一样的打他们,打得浑身是血,他们都的叫我疯子,我很喜欢这个称呼,然后群哥开始带我去社会上混。

  在ts市,黑社会的势力非常猖狂,那里是黑道的天堂,所有的夜店,所有的夜市,所有的黑暗,全部由一些黑社会来统治。

  群哥是里面的一个小头头,手下有些人,他带着我,我们在ts市闹事,打架,砸别人场子,收保护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