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亦那毫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厮杀,虽然刚刚中原人的火器,造成了几十个大清勇士的损失,但现在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就那几十个骑兵,估计也撑不了多长时间。花如意浑身是血,甚是骇人。看着源源不断的敌人骑兵冲过来,看着兄弟们一个个被砍下马去,从未有过的绝望陇上心头。血水湿透了衣服和刀柄,滑腻腻的,兵器碰撞的时候好几次险些脱手。

  额亦那有点跃跃欲动,他想亲自斩杀那个功夫最好的猥琐汉子。战马打着响鼻慢慢加速,挥出战刀,映着夕阳,拖出长长的影子。听到身后的风声,老花感觉到危险,仰躺在马背上,躲过了凌厉的一刀。花如意起身看到一个身穿铠甲,带着头盔的年轻将领打转马背再次向自己冲杀过来。老花看了一眼正在不远处苦苦挣扎的赵破地,心里长叹:“二爷,老花先走一步了!”接着大吼一声:“狗鞑子,纳命来!”在两马靠近时他突然消失了。额亦那的马中了邪一样,跪了下来,一下子把他跌出去老远。就看到刚才那个猥琐汉子从地上跳起,一把长刀狠狠的砍了下来。

  额亦那慌乱的用刀抵挡,兵器相交,发出刺耳的声音。只见那猥琐汉子诡异的一笑,左手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狠狠的插向了他的胸口,用力的搅动。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清军骑兵用战刀纷纷砍向花如意,一刀刀下去,老花只感觉自己的力量在慢慢的消失,眼前慢慢变得模糊,最后他望了一眼还在拼杀的兄弟们,缓缓的倒下。耳边似乎有人在喊叫他的名字,可是却睁不开眼睛。

  清军骑兵一阵骚动,从小青山方向杀来几人,边骑边射,迅速靠近。清军迅速分出一个百人队迎击,没想到来者武功甚是高强,刚一接触就有十来人被斩落马下。十几个回合就死伤过半,另一边逃跑的农民军也返回来用三眼铳不断地打冷枪。此时额亦那已被花如意刺伤,奄奄一息,清军见千总受重伤昏迷不醒,敌方又突然杀过来几员猛将,此时的优势已无,纷纷后撤,顷刻间消失在茫茫青山之间,就像来时一样。

  满身污血的赵破地下马,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抱住已经死去的花如意,眼泪不知不觉的滑落下来。“二爷,这小媳妇不懒,要不要逗逗她?”

  “二爷,待会别吱声,堂主现在很生气,我给你探探风声。”

  “二爷,请!”

  眼前不断浮现花如意和他一起调戏良家小媳妇,一起逛妓院喝花酒,和闯祸后给他背黑锅的样子,以后再也没有人陪自己胡闹了。想着想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哗哗哗的流过面颊,落在刚恢复生机的土地上。

  欧阳震天这一个多月身体恢复的很好,凭着自己深厚的内力和杨欢的帮助,手脚活动利索多了,一身功夫能使出三成,这让众人高兴不已。一天晚上,在杨欢帮他运功疗伤之后,说出了一个隐藏多年的秘密。八剑派当年在全国大部分地方都有秘密商铺,由于夏漫天的出卖,都被强取破坏的差不多了。有两处只有他知道,夏漫天没有杀他就是为了知道这两个地方。

  此时的小青山八剑派只有杨欢一个人,极力留下来的马赛克和狗蛋也被他赶走了,让他们和太师叔一起去南方的密点,路途遥远,相互有个照应。赵破地随后也离开了,他一个人带着剩下的七八十个大哥大叔消失在青山深处。

  青山府,陈银寿坐在宽大的椅子上,手指敲打着扶手,一会儿起来,一会儿又坐下。此刻他的心还没有平静下来,离开家有大半年了,终于又回来了,而且官居正四品知府,和他老爹当年平级,不过不是大明的官,而是大清的。

  此刻,他在府内宴请正都统隆英和妙通等人。府内丫鬟仆人早就没有了,现在临时招募也来不及,就从各家大户临时借用一些人,勉强撑起了台面。以前青山府有些名望的人大部分都来道贺,一时间冷清大半年,门可罗雀的府衙,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夏枝溪陆峰、卢山岳等人在宴会结束时表演了剑术、枪术、和轻功,赢来阵阵掌声。隆英举杯说:“顽寇现在退守小青山,就有劳各位英雄了,额亦那在城中养伤,他的骑兵可供你们暂时调遣。”

  夏枝溪赶紧举杯相谢道:“多谢隆都统!”

  “喝酒、喝酒。。哈哈哈。。”隆英醉醺醺的一饮而尽。

  天刚蒙蒙亮,杨欢和衣睡在大树上。他等了一夜也不见来人,索性闭上眼睛,休息一会。有调皮的鸟儿落在杨欢身旁的细小树枝上,叽叽喳喳,像似和他说话。阳光穿过树林,随树叶的摆动而不时变换身形。偶尔有野兽苍凉孤寂的嚎叫,鸟惊兔藏山羊跑。

  太阳慢慢的躲进了乌云,风好像更大了些,无边的野草整齐划一的左右折腰,给人一种美的享受。扑棱棱,一只喜鹊突然惊起,飞过枝头,冲向天空,接着两只、三只。

  杨欢睁开眼,俯身向山下望去,人已经来了。他吐出嘴里的毛英草,悄悄的隐身在密林中。山路狭窄,只能容两个人并肩走,一百多人排了六七十米长的队伍。山势虽然陡峭,队伍却始终保持着不变的距离,显示着他们良好的体力和彪悍。

  “啊。。。”

  看}k正N版?j章,◇节上、`酷匠网+√

  “啊。。。“随着两声惨叫,整齐的队伍变得有点骚乱,只见在最后面的两人中间倒地,脖子上插了一支箭。献血从伤口处汩汩冒出,倒地的人长大嘴巴想说什么,却怎么也发不出声,吐出的都是血沫。慢慢的瞳孔开始放大,头歪在了一边。

  继续上山,队伍变得紧凑了些。

  “嗖嗖嗖”三支箭破空而来,射中了三人的胸口。只见三个大汉倒在石阶上,翻滚而下,不时传来惨叫声,听得渗人。夏枝溪命十人去树林查看,其余人继续上山。陆峰隐隐感觉不妙,和卢山岳对望了一眼,跟在夏枝溪身后。不远处的树林,不时的传来惨叫声,大约十分钟后,一切重归寂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