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苦的要数刚才乱说话的那些人,被紫霄十二象形阵法围在中间冲不出来,刚刚的那股骄傲的神情荡然无存。都说漂亮女人都娇气,可有这样娇气的吗?你看看,这身上还能叫衣服吗,都被划成布条了,入肉三分,浑身血淋淋的,火辣辣的疼。要是再不放老子们出去,我们就脱光了!

  十几招过后,杨欢渐渐不支,险象环生,心想:“这老秃驴的武功深不可测,这么打下去非挂了不可,那雄浑的掌力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掌下来能把人拍成肉饼。”

  “欢儿小心!”

  妙通见一白衣女子挥剑刺来,收回刚击出去的一掌。杨欢见师姐舍命相救,心中甚是感激。两人都不顾自己安危,和老秃驴打在一处。妙通心中说不出的苦,此二人的武功加起来也不及自己,无奈二人都舍命护着对方,出手不顾自己生死,剑法威力历时增加了三成。妙通鼓足内力,挥掌挡住冯子衿刺来的剑,掌风拂去了她面上的白纱,绝世面容惊呆了所有人。

  夏枝溪离的最近,一瞥过后,心想:“江湖传言果真不虚,这女子比江南第一美女白倾月还要略胜一二。”卢山岳见了之后惊为天人,一脸的猪哥像。马赛克趁他楞,削他裤。一剑把他的裤带削断,吓得他顾不得形象,一个后仰,然后懒驴打滚,躲到一边。一手紧抓裤子,一手拿剑,狼狈不堪。

  妙通见此时已难取胜,虚晃一招,退出圈外,领着众人下山。静寂、静虚制止了欲下山去追的弟子,返回紫霄阁看望受伤的静默。

  狗蛋终于可以出来了,这几天把他给憋坏了。当日夏枝溪他们来八剑派调戏了二师姐和小师妹,狗蛋不但没有帮忙,反而傻愣愣的在那看呆了。刘媛媛特别生气,非要关他半个月。待再次见到众人时,羞得一直抬不起头。

  杨欢打算带着狗蛋回八剑派,先休息一段时间,奔波了大半年,也累了。静虚带着冯子衿师姐妹下山来送,刘媛媛扭着狗蛋的耳朵不停的教训。来到半山腰,静虚带着其他师姐妹回去,只有冯子衿和刘媛媛留下来继续送他师徒俩下山。耳边黄鹂鸣春,花草向荣,温柔的风轻拂每个人的脸颊,太阳也害羞的躲在林间,洒下斑驳的光影。

  一个月后,清军南下,携攻取北京之威,一路攻城掠地,此刻离青山府只有不到百里。城内只有老弱病残不到五百军队,真正有战斗力的不足百人。守城千总带着几十人的护卫弃城而逃,许多辎重都留了下来。

  赵破地走进府衙库房,见到处扔的都是大刀长枪。来到火器营,几百只火铳、三眼铳靠在木架上,十几门佛郎机炮静静的躺在炮架上。这些败家玩意,竟然什么都没拿走。赵破地让兄弟们把火铳、三眼铳全部拿走,大炮用马车拉走。

  额亦那带领的千人队已经在这儿停留两天了,明朝那几个降官真是废物,拖累了大军的行军速度,使都统的大军要明天才能赶到。远处有几个黑点快速向这边移动,慢慢清晰了,是巴雅齐。额亦那催马上前,只见巴雅齐浑身是血,滚落下来。额亦那下马上去搀扶,只听巴雅齐断断续续的说:“青山府十里、十里外,离此地三、三十里去小青山山的方向,有一队人马。”说完晕了过去。

  赵破地半个月前就听说清军入关,攻入北京城,哀叹几个月前李自成的农民军还气势汹汹,怎么这么不禁打,入京才四十来天就完蛋了!他让手下几十个兄弟把值钱的东西都运到了小青山,把南派道观收拾了一下,暂时作为存放地。

  今天他带着四百多老弱病残分两队,小心翼翼的向小青山出发。没成想出城没十里地就有探马来报,说碰到了一队二十多人的鞑子斥候,话音刚落,就看到远处一阵尘土飞扬,二十几骑已经追过来。

  这些清军斥候根本就没把眼前这些人放在眼里,不停的在一百米外的距离外来回跑动。吓得那些农民军转身就想逃。巴雅齐在看清楚这四百多人的装备后,准备返回。此时从其他三面包抄过来几十骑,拦住他们的去路。只见原本的那些准备跑路的农民军,乱七八糟的散开,慢慢的向前推进,伸出有三个孔的奇怪东西,嗙嗙嗙。。。。。。一阵声响,二十多人的队伍瞬间连人带马倒下去大半。巴雅齐大惊,拼命逃跑,最终只有他一人侥幸逃脱。

  Bu更☆新O最快上酷nm匠th网+d

  本来那四百多老弱病残没什么战斗力,经过刚才的一役,军心大振,没想到这破玩意这么好使,除了声音大点,杀人都不用费力气。赵破地骑在大马上兴奋的嗷嗷直叫,这二货从来就不知道个怕,带着那不像军队的军队拖拖拉拉的向小青山进发。

  远远的已经看到小青山了,队伍比早上出发还精神,有个五十岁的大叔腰里挂着朴刀,手里拿着三眼铳,还兴致勃勃的唱起了陕北的信天游。北方生起了滚滚灰尘,紧接着是大地在颤抖,阵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像海浪一样,冲击着每个人的小心田。

  众人停止了前进的脚步,抬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赵破地腿肚子有点打颤,虽然有过几次生死战,但那都是偷袭人,这次是被人偷袭,他奶奶的不一样!鞑子骑兵越来越近,有些人开始丢下手中的武器四散逃跑。没有人笑话,也没有人阻止。四百米、三百米、两百米,风沙卷着灰尘遮蔽天日。赵破地大手一挥,十二门弗朗机炮被推上前来,迅速装药点火,“轰轰轰。。。。。。”一阵炮声响过,清军不断有骑兵倒下,战马惊得四蹄跃起。紧接着四散逃跑的众人,乱糟糟的开始使用三眼铳,砰砰砰的声音不断惊得战马嘶鸣。赵破地握紧了秋水雁翎刀,深吸了几口气,挥刀斩断不断射来的箭矢,带领五十多骑冲向清军的千人队。赵破地的行动惊呆了逃跑的农民军,不断的有人停下脚步,回身射击,两军厮杀在了一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