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正i版{y章p节+上/7酷匠}网

  夏枝溪刚刚回到客栈,还沉浸在刚刚的刺激中。天刚蒙蒙亮就潜入青山府有名的财主家,上了他的小妾,那骚蹄子刚开始还反抗,到后来,办事的过程中故意弄的声响比较大,夏枝溪见到财主之后才明白刚刚那女子为何如此的疯狂。门外是一位身子佝偻,须发皆白的干枯老头!夏枝溪利落的穿好衣服,在女子身上又摸了一把,对门外大声说:“小爷我是小青山八剑派杨欢,爷爷走了,改天再来。”气的门外的老头直哆嗦,吩咐家丁捉拿这淫贼。

  卢山岳和陆峰也陆续回来,他俩和夏枝溪干的是一样的事,从金陵到青山府一路都有人打着杨欢的名号干这种勾当,不出几天,杨欢的大名将响遍大江南北!

  紫霄峰崖顶,冯子衿站在临崖的一块山石上,及肩的长发随风飘舞,看向凌云峰的方向。杨欢站在她身后,良久无言,有一种陌生感横亘在两人之间。“滴呖呖,。。。。。。”有鹰的叫声,高亢尖利。两人抬头,天空有只大鸟在空中快速掠过,通体雪白,背部和翅膀上有些许褐色斑点。中原很少有这种鹰,两人感觉有危险,一起向紫霄阁奔去。

  夏枝溪、陆峰和卢山岳三人站在紫霄阁门前的台阶下,身后跟着十来个武林人士。上次他们已经领教过了紫霄十二象形阵法的厉害,所以这次并没有轻举妄动。

  “我弥陀佛”一声佛语,声若洪钟,丝丝入而,震得众人耳膜生疼。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身形奇异,不似中原人的秃头和尚站在离众人百步远的台阶上。陆峰心想:“武林中国奇人异事很多,不知道这位又是哪位?”夏枝溪看到来人,面楼喜色,上千去迎接。卢山岳心里不满的嘀咕:“呦,这又从哪冒出来一位秃驴?说话用那么大力,臭显摆啊?”但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跟在夏枝溪身后。众女面色凝重,知道来的这个和尚内力深厚,紫霄十二象形阵法恐怕镇不住这些人了。

  大门开的更大了些,静默、静寂、静虚带着十几个徒弟来到众人面前。马赛克一瞅,这不是白剑山庄的比武招亲大会那些人吗?怎么和逍遥楼扯上关系了?杨欢也挺纳闷,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会跟逍遥楼的人一起为非作歹,当日一个个看着都是正人君子。

  只见那老和尚开口说道:“久闻小青山紫霄阁有两绝,一是弟子都是清一色的美女;二是紫霄剑法变幻莫测,名震武林,今日老衲前来领教。”

  声音高亢,内力充沛。静默看着这个年逾五十的老僧回到:“请问大师法号?”

  “老衲妙通。”

  静默、静寂、静虚听得皆心中一震,此人原来是原蒙古大汗林丹汗的国师,武功仅次于李神猴的绝顶高手,武林人称“妙手神通”,应该已是六十开外的人了。

  “原来是妙通大师,我紫霄阁向来不让男子踏入,还请大师海涵。”静默礼貌的拒绝了妙通。

  “你身后那两人不是男的吗?”一人大声说道,标准的羡慕嫉妒恨。

  “不会是养的野汉子吧,哈哈哈。。。。。。”另一人附和着,瞅着杨欢的眼睛都冒火。

  “这么丑都行!那我也行!”还有一人指着马赛克恶心的说着。

  马赛克火了,比众女还火,怎么说咱也是个高手,江湖上说出来也是一个角色,岂能容忍你们这些乳臭未干的小子侮辱。第一个跳出来,身形快速无比,“啪啪啪”三个耳光打在刚才说话三人脸上。夏枝溪他们防备着紫霄阁的人,未曾想到这个丑八怪的武功如此高强,未曾防备,让他偷袭成功。

  老马的这三巴掌,就像费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被热血青年刺杀一样,点燃了导火索。这帮刚刚一路从江南调戏良家妇女到青山府的伪君子鸡血上头,嗷嗷叫的冲紫霄阁众美女杀过来。龙潇潇娇哧一声:“列阵”

  唰唰唰。。。。。。,十二支剑把冲进来的这些江南后起之秀围在中间。

  静虚和妙通对上手来,高手过招,也就是一分钟就能定胜负。五个回合之后,妙通一掌打在静虚后背,蹬蹬蹬,静虚后退十几步,“哇”一口血吐出,身受重伤。众弟子赶紧上去搀扶。静寂和静虚分别对阵夏枝溪和陆峰,卢山岳和马赛克打在一处。

  凌云剑被杨欢留在八剑派太师叔那儿,他拔出有点生锈的师叔祖送他的宝剑,一招“四海扬威”飞身刺向妙通。老和尚见一年轻道士向自己扑来,并没有放在心上,谁知杨欢在空中变换招式“气贯山河”使出,剑影笼盖了妙通全身,老和尚大惊,竭力躲过,虽未受伤,衣服却被划破几处。

  妙通心想:“此人武功已不在当年李十三之下,八剑派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位高手?”杨欢见自己用尽全力偷袭,只是划破了这老秃驴的衣服,暗忖:“如果他刚才不是小觑与我,或许已无伤他的机会。”

  只见老和尚运足内力,漫天掌影,攻向杨欢。小杨后撤几步,左足踏前,宝剑平举,气沉丹田,“气贯山河”幻化出道道剑光。

  卢山岳气坏了,这丑八怪虽武功高强,但自己仗着剑法精妙,隐隐占了上峰。可这臭不要脸的竟然扫阴锁喉刺腰带!竟是些下流的打法。马赛克边打边来气,想我从小就受人欺负,学了一身武功多么不容易,虽然走过弯路,现在也改邪归正了!你个小兔崽子,学了身武功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武当派这么好的名声都被你败坏了,我让你不学好,我让你不学好!扫阴、扫阴,我锁喉!

  夏枝溪浑身是汗,心突突突的跳。暗忖:“看不出这老娘们武功那么高,小爷我得使看家本领了!”突然他变换招式由剑法改为枪法,从后腰抽出一个圆筒,插在剑柄,双手紧握,招式大变。

  陆峰面对着静虚,不敢有半分大意。两人一刚一柔,不分上下,虽下手都不如其他人狠辣,但稍有差池,就会败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