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克也在重新审视这里,当年他也参与了围攻八剑派,当时只是冷血堂的一个二流杀手,别说杀人了,八剑派随手拉一个弟子都有可能比自己强。和他一同前来的几十个冷血堂杀手死伤大半,他装死躲过了一劫。曾有人翻过他的身体,看到他的尊荣,满脸血污,比死人还吓人三分,谁都没有怀疑。欧阳震天老爷子的功夫他印象特别深刻,平日里那些另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冷血堂杀手,在他手底下都撑不过三招。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欧阳震天睁开眼睛,头也不回的向山顶走去。来到山顶道观,大门紧闭,门前的广场也没有人影。杨欢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个时候应该是子衿他们在此练武的时间。杨欢抢先一步推开大门,只见里面填好的坑,又被塔翻。快步走进狗蛋的房间,里面没人,又来到冯子衿的房间,想了想,一把推开,桌子上只有薄薄的一层灰尘,应该就在这几天才离开。只听得马赛克瓮声瓮气的喊了一句:“杨兄弟,你来这看!”话音刚落,杨欢推开门,直奔大殿而来。只见大殿内有血迹,干涸时间不久,事情应该就发生在三天之内。

  杨欢心急如焚,非常担心狗蛋和冯子衿她们,让青山龙三人照顾好太师叔,自己带着马赛克匆匆下山。先去了趟百草厅,得知城里并没有什么异常,拒绝了混世魔王的热情挽留,又匆匆赶往平安镖局。师叔不在,李蝶衣不认识杨欢,但听冯姐姐讲过。她歪着脑袋盯着他看,想知道这个相貌并不出众的男子,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仙气十足的冯姐姐如此牵挂。杨欢被看得发毛,再次询问李蝶衣冯子衿她们的情况。

  这丫头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说:“三个月前见过一次,之后姐姐就再没来过。”杨欢听后,失落无比,告辞李蝶衣,离开青山府。

  小青山紫霄峰,杨欢虽然从小在小青山长大,但从来没有来过紫霄峰。这儿的风景和凌云峰差不多,只是山势稍微缓和了点。到了山顶,往下看,被一片云雾笼罩,和凌云峰如出一辙。再往前走,突然听到“当。。。当。。。当。。。”的撞钟声音,紧接着两队白衣蒙面的女子鱼贯而出,纷纷持剑,怒目而视。

  为首的女子大喝一声:“淫贼,还敢来紫霄阁,今天我要为师妹报仇!”说完也不等杨欢和老马答话,举剑刺来。其他众女散开,布下十二象形阵法。老马心想:“我的个乖乖,这些女人真不好惹,话都不让说就开打,这都什么事。”杨欢苦笑了一声,施展轻功,左躲右闪。此阵威力甚大,如水之翻浪,层层叠叠,杨欢背靠马赛克,示意他下山给太师叔报信。杨欢剑鞘平举,马赛克跳起,在剑鞘上借力翻出阵外,头也不回的向山下跑去。

  为首的女子见一龅牙豁鼻的丑陋汉子逃往山下,施展龙型剑,有蛰龙翻浪升天之势;另一女子施展虎型剑,有离穴抖毛之威,拦住老马的去路。此二人就是单拉一个老马都不一定是对手,何况来了俩,心里的苦就别提了。以为紫霄阁是家,没想到人家根本没拿你当亲人。五六个回合下来,老马身上已被划了五六道口子。

  看正版)¤章节(v上酷r匠●网g

  杨欢见情况危急,也顾不得许多,左足向前垫步,右手举剑,高与肩齐,气沉丹田,“气贯山河”使出,若闪电般令人惊。救得马赛克,却无耐冲不出阵型。杨欢心想:“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以后上紫霄阁一定要选个好日子!”马赛克瓮声瓮气的对杨欢说:“杨兄弟,就我这长相,能吓流氓还差不多,不会你做了啥对不起人家姑娘的事吧?要不怎么下手这么狠呢?”

  “马兄,你要再怀疑我,我可不管你了。”杨欢很无语老马听杨欢如此说,赶紧闭嘴,身上的衣服都被划成叫花子了,再破点就真要被眼前这些女子以淫贼罪就地正法了。

  就在此时,一个空灵清脆的声音响起:“师姐,住手!”杨欢抬眼望去,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冯子衿,虽然带着面纱,可他从声音和眼神就可以确定。见冯子衿安然无恙,一颗心算是放下了。

  马赛克也听出了是冯子衿的声音,看那站在台阶上的丽影,裙角随风飘动,如仙子一般,心想:“哎呦,姑奶奶,您可出现了,再晚一会,我老马就晚节不保了。”

  冯子衿在目光扫过马赛克和杨欢,看向杨欢时停留了一下,转瞬就看向别处,对领头女子说:“大师姐,他就是杨欢。”杨欢立刻感受到十几道寒冷的目光向自己射来。只听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你就是杨欢?”

  “是”

  龙潇潇上下打量着面前这清瘦的男子,和昨天来山上的那个杨欢有点不一样。又开口问道:“昨天你在哪里?”

  “昨天还在来青山府的路上,今早才到小青山。”杨欢如实回答龙潇潇看了看杨欢,又瞅了瞅马赛克,把剑插入鞘内。老马一颗心算是放进肚子里了,感觉身上火辣辣的疼,这次发觉不仅衣服破了,皮肉也被刺破了。

  原来三天前,十几个人上了小青山八剑派,在打斗中调戏了几个女弟子,有一武功很高的人,用的是八剑派的凌云剑法,身形和杨欢差不多,更重要的是有人喊他杨欢。静虚感觉来人武功高强,且人数多,遂带领弟子回到了紫霄阁。没想到这些胆大的贼子竟然跟着来到了紫霄阁,扬言要把紫霄阁的女人都娶回家。

  自从袁宗弟的农民军驻扎在城里,李员外就不再是李员外了。以前的万贯家财,大部分被搜剿一空,诺大的宅子也被占用了,现在一家老小带着佣人几十口住在临街的一个旧院子里,虽然也挺宽敞,但和从前没法比。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李员外的精神也慢慢好了起来。今天早早的起床,在院子里种花喂鸟。忽听小妾的房间里断断续续的有呻吟声,而且越来越大,丢下手中的东西,向厢房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