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过三巡,卢山岳和陆峰放下了刚来时的矜持,三人俨然好兄弟一般。夏枝溪看火候差不多了,给两女使了个眼色。只见二女脱下身上的薄纱,身子紧紧贴着陆、卢二人。二人不自然的向后撤了撤身子。夏枝溪开口道:“陆兄、卢兄,这是间大客房,里面有两间套房,待会喝多了,就直接在这睡下吧。”陆峰感觉下腹一阵火热,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欲望,但还是推辞道:“多下夏兄弟好意,陆某待会还要回去。”只见陆峰身边的女子仿佛不胜酒力般的倒在陆峰身上,娇滴滴的说道:“陆大侠,小女子不胜酒力,能否扶我去里面房间休息。”陆峰看了眼女子,又看了看夏枝溪和卢山岳,只见卢山岳的身边的女子也倒在了他的身上,和自己一般。夏枝溪笑着说道:“有劳陆兄了。”陆峰不好推辞,扶着女子尽力里间。进房之后,只听嘤咛一声娇吟,接着是两人倒在床上的声音。

  卢山岳定力要比陆峰差了些。夏枝溪看在眼里说道:“也有劳陆兄送这位姑娘回房休息了。”卢山岳也不推辞了,扶着姑娘,一手揽住胸口,走进了里面的房间。也是扑通两人倒在床上的声音,接着传出了女子“啊,哇哦。。。”的声音。

  酷!\匠x网B%正版G首W发

  白剑山庄的大门被人敲响,守门的弟子打开大门没看到人影,低头一看,有一封信,赶紧关上大门给白千福送去。怡春院的大客房里,夏枝溪慢慢起身,在身边女子胸口摸了一把,搂着她出了门来,只听见里面的两个小房间里,满是女子的喘息和娇吟声。

  清晨,陆峰醒来,发现怀里躺了一个裸体女子,吓得推开。赶紧起身,却感觉腰酸背痛,回想起来,昨晚可能被下了春药。出了房间,正好碰到卢山岳,见他脚部虚浮,眼圈发黑,和自己一般,两人对视一眼,一起走出怡春院。

  四个月后,已进入深冬。虽然江南的冬天不如北方的寒冷,但赵破地还是感觉南方的冬天不是人呆的地方,湿冷湿冷的,没有北方冷的爽快。如春这几天打扮的格外的漂亮,因为终于等来了自己的情郎。这个没良心的,来了那么久,却不露面,害的老娘整天精神恍惚。赵破地确是有苦说不出,心想:“你以前可是对我不怎么待见啊,谁知你会突然喜欢上我?又没跟我说一声。”

  琴声悠扬,韵律优美,可惜遇到赵破地这货什么高雅之事都白搭。如春只感觉腰间突然一紧,已经被人抱住,接着整个身子都被抱起。赵破地抱着如春大步走向卧房,认如春百般挣扎也不抵事。三个时辰之后,如春伸出莲藕般的玉臂抱住赵破地的脖子,看着他还算英俊的脸庞心想:“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个不学无术,又坏坏的家伙?”

  一个月后,赵破地经如春介绍认识了金陵小霸王丁公子,这俩货相见恨晚,臭味相投,聊得相当投机,酒过三巡之后,赵破地一手搭着丁奇葩的脖子,一手敲着桌子说:“丁兄,能不能帮兄弟个忙?”

  “你说,说”丁奇葩嘴巴说话都不利索了。

  “给我弄点箭怎么样?

  “箭?”

  “对,就是射兔子的,过几天兄弟想进山打野味,到时候分你点。”

  “行,没问题。”

  李自成和张献忠的农民军已成气候,攻陷大明的大片河山。关外的清军也虎视眈眈,像狼一样,时刻紧盯着岌岌可危的大明,寻找机会,发起致命的一击。江南,远离这些战场,除了少数的官府中人,百姓没有丁点的战争危机感。

  两个月后,城外十里一处占地颇广的山庄,门上有一块匾额,上书三个大字:逍遥楼。今晚杨欢要第九次进去打探。逍遥楼蓄养了几百死士,守卫极严,之前的几次虽然都全身而退,但每次都带伤而归。好在这些死士大多是关外来的八旗子弟,里面的顶尖高手不多,否则杨欢早就折在里面。

  这儿平时只有左护法和四大金刚中的两个。夏枝溪和苏幻雪跟随李神猴住在城里的宅院。四大金刚现在只有其三,赵飞虎自小青山那次事情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连赵破天和李桑田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暖春阁旁边的小院里,此刻或站、或坐、或趟,挤满了人。赵破地正坐在地上,捣鼓他的鸟炯,把枪管锯短了,腰插两把。青山龙四兄弟在整理赵破地从丁公子那买来的箭矢,今晚的行动每人至少要带五十支箭,每个箭袋都要插满。马赛克在擦拭自己的宝剑,腰里束了一个带插孔的腰带,里面插满了飞镖。

  花如意从青山府带过来二十个原忠义堂的兄弟,这些人生的结实,肌肉发达,外门功夫已经有了一定的火候,他们听说二爷要在江南火拼,都争先恐后的要来助阵。奶奶的,谁敢动二爷一根汗毛,老子们都要跟他拼命。忠义堂的兄弟自从知道二爷是堂主雷天明的亲生儿子之后,就把他当成新任堂主了,况且,平时吊儿郎当的二爷更对这些人的胃口,所以对赵破地更加忠心耿耿。老花还带回来一根消息,一根月前,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崇祯皇帝上吊身亡。现在都乱套了,听说吴三桂要投降满清鞑子,老李说不定哪天也得完蛋。

  花如意腰里别了一把剑,手中握了一杆长枪,身上背了一把弓,也不嫌累赘。其他二十个兄弟,全都是清一色的秋水雁翎刀,身背弓箭。

  逍遥楼,值班的兄弟在巡逻,这半年多来,几乎每个月都有胆大的贼人闯进来。护法有令,增加一倍的巡逻力量,特别是地牢。杨欢翻越墙头脚尖刚刚落地,就被发现,这太给面子了吧,还有暗哨啊!好吧,那爷爷今天就早点走喽。杨欢转身欲逃,只听身后“嗖嗖嗖”的响声。杨欢看也没看,脚下用力,在墙身上借力翻出了围墙。跑出去十来步后,回手把刚刚接过的箭矢扔了回去。只听几声惨叫和呼喊声,杨欢加快脚步来到了山庄的另一侧,接着翻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