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一渡冷冷的看着黑衣蒙面刺客,心想:“好小子,若在平时老夫或许还可以放你一马,可今天这么多贵客在场,若是不给你点颜色看看,白剑山庄的颜面何在?”他身旁的白一飞饶有兴趣的看着刺客,一手抱着要,一手端着下巴。他访遍中原武林,就是想找高手切磋。他有种直觉,面前的黑衣刺客武功,恐怕不在自己之下,这给了他极大的兴致,就像发现了一件宝物一般。

  就在此时,只见黑衣刺客把剑抱在怀里,转身打量了一一打量了四人,先对着陆峰说道:“你就是人称襄阳剑客的陆峰陆大侠是吧?传闻你锄强扶弱,从不仗势欺人,今天也不会一哄而上,围攻我吧?”陆峰听后,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接着黑衣刺客面对卢山岳说:“江湖人称武林三公子之一的卢少侠,听说是武当山这三十年来鲜有武学奇才,不会也想一哄而上,来打我这个籍籍无名之人吧?”卢山岳被说中了心事,脸上一红,也向后退了两步。黑衣刺客转身面对夏枝溪道:“逍遥楼神枪李神猴的徒弟,光听这名字就要吓死人,我不勉强你,单挑还是群殴随你。”说完藐视的看了他一眼,气的夏枝溪想立马上去狠狠教训着不知死活的人。黑衣刺客转身面对苏幻冰道:“姑娘,这把剑原来的主人是一位老人,谢谢你暂时保管,现在该是物归原主的时候了。”苏幻冰看向姐姐,这把剑是苏幻雪送给她的,还记得当时见到这把宝剑,感觉杀气太重不想要,可姐姐说这是江湖人人都想占为己有的宝剑,苏幻冰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其实当时右护法也想要这把宝剑,苏幻雪知道宝剑如果在自己这,不保险,就送给了妹妹,右护法也不好意思和一个小女孩抢东西,事情也和她想的一样。苏幻雪见妹妹看向自己,抬步走到妹妹旁边,对黑衣剑客说道:“你是八剑派的人?”

  “是”

  “把剑放下,我让你离开。”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酷匠N网首/发

  说完苏幻雪出手和黑衣人打在一处。几招过后,黑衣人拔出凌云剑,摆出“横扫千军”的架势,“苏护法,接剑。”白一渡把剑凌空抛给苏幻雪,她飞身拿剑,在空中翻了两番,姿势甚是优美,白一渡不禁多望了几眼。

  就在苏幻雪飞身接剑的时候,黑衣人攻向夏枝溪,出手极快。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夏枝溪措手不及,苏幻冰见状,挥掌从侧面攻击,杨欢闪身躲过。夏枝溪躲过一劫,吓得一身冷汗。刚才的那股气顿时愤消失的无影无踪,心想:“没想到这人出手这么快,若不是冰儿出手相救,。。。。。。”

  黑衣人心知最好的机会已过,脚尖点地蹿出去两米多高,又在夏枝溪肩膀上借力,欲翻出墙外。此时一把扇子高速旋转着飞来,黑衣人深吸一口气,堪堪躲过,落在卢山岳身后。卢山岳大惊,迅速转身,只见黑衣服跟本没有对他下手的意思,而是迎面对上了白一飞。只见一个单手剑,一个双手剑,一个黑影,一个白影,除了苏幻雪、白一渡,其他人都看不清招数。几招过后,黑影和白影短暂分开,然后再次打在一处。卢山岳暗想幸亏刚才没有动手,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这两下子,与打斗的两人比,十招之内就会输。

  襄阳剑客脸上看不出有任何变化,但心里却惊起了巨浪。白剑山庄果然名不虚传,就是这黑衣人自己也远不是对手,二十招之内自己必然会输。

  白一渡睁大了眼睛,此人剑法凌厉,仿佛当年的李十三,没想到八剑派如今还有武功如此高强之人!

  苏幻雪看着场中打斗的两人,心想:“没想到此人的武功比上次又高明了些,以后当要小心些。”

  一愣神的功夫,白一飞和黑衣人已经飞跃墙头,众人赶紧走出院门,又见两人飞跃房顶,越打越远。

  白一飞和他大哥性格不同,白一渡沉稳、事故,随他老子白小楼;而白一飞痴迷武功,放荡不羁,浪迹天涯,很少打理山庄事物。这几年他走遍中原大地,鲜有遇到对手。今天在家门口碰到黑衣人,竟然有了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怎肯轻易放过,两人牟足了劲,都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赵破地躺在白剑山庄外的一颗大杨树上,看到一黑一白两个人影,从房顶落下,又上房顶,来回几次,出了白剑山庄,对不远处另一颗树喊话:“哎,老马,咱撤吧,这货自己跑出来了,不用咱操心了。”说完,四肢抱树滑下一段距离,离地面还有两米高的距离松手,跳了下来。另一边,只见一个人影从树上直接落下,两人碰头,向另一面走去。过了一会儿,五六个人影消失在黑暗中。

  白一渡等人来到庄外,人已经不见了。白倾月深深的望向两人刚才消失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约莫一盏茶的功夫,白一飞回来了,身上的衣服一条条的,活像个乞丐。

  怡春院,放现在来说,就是会馆,有钱人耍乐的地方,当然没钱来装逼的也有。白剑山庄被黑衣人这么一闹腾,白一渡取消了晚宴,改为明日再宴请。客人陆续离开山庄,各自回住的地方。卢山岳虽然经常下山,可那是和师傅一起,这次和两个师弟一起,感觉轻松方便多了。离开山庄他并没有立刻回客栈,而是被夏枝溪拉着来到怡春院,当然,陆峰也被拉来。架不住夏枝溪的蛊惑和热情,看起来极不情愿的走了进去。

  老鸨见夏枝溪进来,丢下其他客人,非常热情的招待着他们三位,吩咐一女子把他三人领进意见颇为宽敞的客房。不一会功夫进来三位颇有姿色的姑娘,薄纱紧衣,勾勒出曼妙的身姿,里面的纨衣隐约可见。

  刚才的一幕被另一间客房的丁奇葩看见,拉着王忠明嘿嘿贱笑,王忠明也跟他一起凑在门缝往外看,只见三女进去的房间里赫然坐着今天擂台上的前三甲。丁奇葩回身坐下,刚才贱贱的笑容消失,露出了少有的正经神情,只听他叹息一声说:“没想到这三人也和我一样,是个破烂货,可惜倾月了。”说完自顾自的倒酒,随即一饮而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