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饭过后,第二次比武开始。看了几人的比武后,王忠明暗道庆幸,上场的这几人武功都在自己之上,如果不是碰到丁公子这个奇葩,说不定也得止步在这一局。只见台上夏枝溪一招“仙人刺衣”挑破对方的衣服,已达到力剑合一、神剑合一的境界,若单论武功也许还在李桑田之上,杨欢如是想。随后看到夏枝溪拱手抱拳,以示敬意,并没有一点骄傲,颇有大侠风范,台下又一阵叫好声。青山龙见杨欢看的入神,开口说道:“杨兄弟,此人是逍遥楼的人,是楼主座下四大金刚之一。杨欢听得青山龙言语,若有所思,看来今天不能只看热闹了。

  擂台上又上来两人,刚上场就听台下喊声不断,身边有人窃窃私语:“这人是谁啊?”另一人道:“好像是武当派的卢山岳。”

  @看正-\版_O章M?节《上u8酷匠网B

  ”卢山岳?就是武林三公子之一的卢山岳?”

  “不是他是谁啊。”

  只见台上一袭黑衣的卢山岳一招“天罡指路”斜刺对手,霸气威武。紧接着剑点三星把对手逼得连退三步。那个意气风发,像开了挂一样。第七场比试,丁奇葩早早的爬上了擂台,“王忠明”

  “王忠明”

  丁奇葩在台上神气活现的走了几步,得意的贱笑。只见一少年匆匆上台和白千福说了几句,又匆匆下台。白千福走到擂台中央高声说道:“各位,既然王少侠突发疾病,不能比武,那就继续下场比试。”看了一眼正在贱笑的丁奇葩,慢慢接着说道:“那就让丁少侠和第十五位苏少侠比试。”话音刚落,只见一白色身影在空中翻了两翻轻轻落下。众人定睛一看,此人生的玉面粉琢,美得不像男子。只见这美男子冲台下拱手抱拳,众人都不自觉的整整自己的衣服,自惭形秽。杨欢看着有点眼熟,可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马赛克把斗笠压的更低,心想:“都是爹娘养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丁奇葩看着这个美男子,千算万算,没算到还有这么一出,真是失算。两人走进,丁奇葩问道一股淡淡的香味,眼睛不时上下瞄往苏少侠的脸部和胸部。苏少侠见对面的胖公子用淫邪的眼光看自己胸部,挥剑就刺。只听丁奇葩大喊一声:“慢”苏少侠的剑已到了丁奇葩的咽喉,堪堪停住,丁奇葩面不改色,面向白千福说:“福叔,她是个女的。”

  “什么?这人是个女的?”

  “怪不得长得这么美呢!”

  “就是女的也一定是个美女。”

  台下议论纷纷,苏少侠尴尬的站在台上。白千福仔细看了看面前的美男子,对他和蔼的笑了笑,伸手把他头上的发簪取下,一头如瀑黑发散落肩膀两侧和身后,一绝色美女出现在众人眼前。此时台下炸了窝,比看比武的兴致还高,兴奋的搓手,推搡,刚才的自惭形秽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惊艳。杨欢想起一个人来,那夜小青山上身穿粉色衣服的女子,不过年龄应该比擂台上的女子大一些,妩媚了些。

  苏幻冰女孩子身份被识破,对白千福欠身施礼,又冷冷的看了那个胖冬瓜一眼,准备飞身下台,只听白千福喊道:“姑娘请留步,你本女子,来此擂台比试应当是扰乱,还请姑娘和我家主说清初,再走如何?”话说的委婉,给双方都留了台阶。可苏幻冰只是一时贪玩,偷偷的女伴男装上台,这要是让姐姐知道了,还不得又要挨训。于是对着白千福嫣然一笑,一脚用力一蹬,另一只脚尖点地蹿出去两米多高。白千福一式“虚步掌翻”拦住苏幻冰去路,只见擂台上一老一少,一灰一白你来我往。两人出手极快,众人跟着台上的两个人影不停的摆动脑袋,都为那白衣美女捏把汗。白千福本就性情和蔼,不想伤人,再加上苏幻冰的武功的确很高,十余回合后,难分胜负。

  “福叔,让我来。”只见一白衣青年提起纵身来到台上,双手持剑,剑指天空,衣袂随风飘舞,好一个玉树临风的青年。

  白千福虚晃一招,退出来说:“少爷小心,别伤了这姑娘。”

  “放心吧,福叔。”白傲之微笑着说,手下不停,双手剑劈刺,向苏幻冰攻来。苏美女没见过双手剑法,一时难以应付,使出绝招“回身剑”。眼看剑尖已抵胸口,白傲之硬生生翻身后仰,摔了一个响。台下看的真切,叫好声不绝。声音还未完全消失,只见白傲之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双手持剑,脚步错位,身形快速变换,“唰唰唰”“叮叮叮”苏幻冰的双手震得发麻。白千福暗暗点头,少主这一招虽然难看了点,但确实是破解的好方法。此时白傲之心还突突的狂跳,心想:“看着姑娘生的如此娇美柔弱、清丽可人,如一朵刚出水的洁白莲花。谁成想,武功这么高,害的本少爷出糗,爷刚才不是输给你的武功,而是输给你的美貌!你、你、还有你们,笑话我啊,爷不和你们一般见识。”

  马赛克和青山龙见杨欢愣愣的看着擂台上的绝色美女,心想:“杨兄弟也是同道中人啊,英雄难过美人关,哈哈。。。”

  此时的杨欢虽然惊艳于苏幻冰的美丽,但只是一刹那,更吸引他的是她手上的那把剑和她的武功。想起当日小青山上两个纤细的身影,此时台上的姑娘所使的武功就是那日高个纤细黑衣人的武功,而且功力相当。还有那把剑,当时就觉得眼熟,好像太师傅的凌云剑,今日再看,剑鞘上的铭文,还是被杨欢捕捉到了,凌云剑!

  苏幻冰绝招使出之后,虽然使对面的玉面公子摔了一个大马趴,但还是被他破解,渐渐地落在了下风,三个回合之后,当啷一声,剑掉落地上,手腕内侧太渊穴被白傲之在错身之际点中,而未有毛皮损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