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后,白剑山庄的大门外,摆了一个十丈见方的擂台,各路江湖好汉,才子贵胄齐聚在擂台四周,密密麻麻的有上千人。这些人大概分成五类人,第一类是各门派的后起之秀,想借此机会博得名声,赢取美人归;第二类是官员和巨贾之子,有点小能耐,希望和白家结交,在这乱世,能保一家平安;第三类是看客,各个阶层的都有,纯粹是看热闹,这类人最多,占了大部分;第四类是江湖中名不见经传,看似看客,却也不是单纯的看客,混在人群中不起眼,但偶尔漏出的目光和其他人不同;第五类是捣乱来的,说是捣乱是因为他们的目的不是单纯抱得美人归,而是和第二类人一样,希望通过联姻达到某种目的。

  擂台正南面,一群锦衣华服的青年,有人骑着高头大马,有人坐着马车,还有人是做轿子而来,各种炫,在近擂台一里地远的时候,纷纷停下,有下人、家仆挤开人群,硬生生弄了一块地方,供这群青年公子驻足。惹得旁人怒目相视,人群一阵骚乱。

  秋高气爽,艳阳高照。卯时刚过,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走到擂台中央。举目环视了四周,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下面的人看到有人来到擂台中央,反而更加激动,甚至不断的向前涌动,噪杂声更大,听得台上中年人皱眉不已。于是他开口说道:“各位好汉,我乃白剑山庄大管家白千福,请大家安静一下,第一场笔试开始,请各位按着顺序一个一个上台写付字。”声音洪亮,压下了全场的噪音。杨欢暗想:“此人内力充沛,当是一个顶尖高手。”

  只见陆续有人上得擂台,也有一些青年剑客飞身登上两丈多高的擂台,赢来台下一片叫好。只听台下有人议论:“这就是兵部尚书丁大人的儿子丁公子吗?”路人甲说:“好像是的,你看那排场,一定是他。”路人乙说:“就是他,金陵城没有第二个人长这么丑还愣是到处装潇洒的。”路人丙说:“小声点,别让多嘴的人听到。”路人乙环顾左右,感激的朝路人丙一笑。

  另一处,路人丁说:“这人谁啊?武功这么好。”路人戊撇撇嘴,拉长了声音说:“他你都不知道?襄阳剑客知道不?”路人丁摇摇头,路人戊无语,低估了句:“没见识。”只听一人接口道:“襄阳剑客陆峰?”路人戊眼睛一亮,来了兴趣,说道:“兄弟有见识。”抬眼一看,从斗笠下隐约看得见一张龅牙豁鼻脸,吓得一激灵,以为大白天见鬼了。马赛克对路人戊一笑,路人戊赶紧挤开人群,走向另一个地方。老马无语,和杨欢相视一笑,另一边赵破地贱贱的捧腹不已。

  M酷;匠r网.3正;版&首◇发p

  擂台上摆了十付笔墨纸砚,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已有百十来人完成佳作。白千福一一浏览,筛选了几十付。又查看了署名,从筛掉的作品中,特意拿出几个金陵城有权势人的作品。交给白剑山庄的弟子,送到府内让老爷和小姐再筛选。

  又过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又见到白剑山庄的两个弟子拿着一张帖子上了擂台,只见白千福还是用手先压了压,然后开口说道:“诸位,我现在念名字,听到名字的准备下一场比武,没听到名字的表示已落选。”刚才还噪杂的擂台周围立刻安静了下来,还有个别人在小声议论,立马招来周围人的白眼。白千福很满意此刻众人的表现,接着念起了名字:“夏枝溪、王忠明、卢山岳。。。。。。”被选中的人兴高采烈,落选的人失落不已,不过所有人都没有离去,等待着接下来几十年难遇的大比武。

  比武开始,白千福朗声说道:“现在比武开始,以和为贵,切不可伤人性命,否则即使胜出也要出局。”话音刚落,就有两人迫不及待的上场。霹雳乓啷一阵打,一人中拳倒地,刚想起身,刀已在脖颈,只好愤愤的下台。得胜者朝台下拱手,引得一拨人叫好起哄。两个时辰之后,第一局最后一场比试,只见一个满身肥肉的锦衣公子费力的踩着一个人的肩膀爬上擂台。只见他右手持剑,左手捏了个剑诀,口里喊了声:“看剑”只见另外一声应声倒地。这胖公子大喊:“起来,本公子要与你大战三百合。”只见倒地那人一个鲤鱼打挺起身,看不出刚才是哪里受了伤。胖公子“唰唰唰”一通王八剑法,另一人配合着做受伤状,并配上“啊、啊”的惨叫声。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台下众人刚开始以为是人不可貌相,此人武功高强,后来看的明白,都哈哈大笑,这哪是比武,简直就是唱戏。看的赵破地唏嘘不已,心想这人谁啊?比我还不要脸!此胖公子不是别人,就是金陵小霸王丁公子。丁公子见台下众人大笑,也不嫌害臊,朝大家拱手,还不停的嚷嚷着:“见笑了,见笑了。”

  这次比试供筛选出三十人,接下来要抽签,然后胜出的十五人同样抽签两两对阵,余下的一人任意选择一位胜出的比试。之后同样的方法选出前三甲,再互相比试。

  抽签结果出来,丁奇葩对阵王忠明。台下,丁公子找到王忠明,先是续关系,父辈均是武官,接着丁奇葩愿意出白银五百两买王忠明自愿退出。王忠明本就是来历练,根本没想过夺得美人归,况且他现在和李蝶衣已经郎有情妾有意。但他看不惯丁公子这种人,所以不打算这样就答应下来。丁奇葩急了,说:“八百两”王忠明看着他只是微笑不说话,“一千两”王忠明还是不说话,丁奇葩脸色沉了下来,心想:“在老子的地盘上刷哥的流氓,门都没有。”

  接着说道:“一千两你答不答应?”王忠明见丁公子是真急了,顺势答应下来。丁奇葩又转为笑脸,一手搭在王忠明肩膀上,说要晚上怡春院请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