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街上到处都是手拿刀剑的青年侠客,官府也知道白府的小姐要招亲,所以只要这些人不捅什么乱子,他们也懒得过问。甚至金陵府的好些文武官员,也在招亲的队伍之中。时间定在八月十五,还有一个月时间,还有很多闻名的侠客在往苏州府赶来。杨欢看到那么多人毫无顾忌的手拿刀剑,索性也把缠着的破布扯开,放进包袱里,和其他人一样,手拿宝剑,晃荡在大街上。

  怡春院,金陵最大的青楼之一,如春来这里已经半个月了,自从赵破地大闹含笑楼之后,她就时常走神。这儿的环境比青山府好多了,她有一个自己的小院,叫暖春阁。门外拜访的客人很多,虽然刚来没多久,但艳名直追秦淮八艳。想那八艳大都已经嫁人,故突然来了这么一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俏佳人,各路风流公子,江湖豪客络绎不绝。

  才华横溢的侯方域也慕名前来,此刻正在暖春阁里和如春探讨琴韵。忽听院外一阵噪杂声,抬头看去,只见一锦衣公子在前,后面跟着两个书生打扮的人,还有两个江湖中人打扮。为首的锦衣公子也不谦让,进门就坐在侯方域和如春之间,讥讽的说:“听说金陵城里来了个新佳人,没想到被侯公子占了先。”侯方域见对方是兵部尚书的儿子,在金陵这可不像其它六部那样是闲职,身份在那摆着,虽然不悦但仍微微欠身说:“我一穷书生,哪敢在丁公子面前捷足先登,只不过是先听闻如春姑娘美名,早了一步而已。”这马屁拍的丁公子非常受用,裂开大嘴嘿嘿一笑,暗想:“算你小子识相,不然让你好看。”,胖手一抖,折扇打开,自以为潇洒的扇了几下,对如春姑娘说:“继续,继续,人多热闹,热闹。”说完自己又嘿嘿笑了起来。其他跟来的公子哥也都找地方坐下,刚才的高雅气氛荡然无存。

  赵破地躺在长条石上晒太阳,在隔壁正听得起兴,琴声忽然停住了,接着隐约听到贱贱的笑声,这笑声特别熟悉,以前他也这德行。摘掉眼罩,起身来到墙边,脚下用力,在墙上蹬了一步,爬上墙。,抬头看去,什么也看不到。

  侯方旭此时颇为尴尬,他一介书生,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坐也不是,走也不是。如春轻叹了一声,让婢女给客人上茶,接着开口说道:“多谢各位公子赏脸看望小女子,今天我身体不舒服,请各位改日再来吧。”丁公子一听这是下逐客令,这是谁的地盘?小爷们的地盘,还能容得你一个青楼女子放肆?他抿了一口茶又吐出,说:“这什么茶?,去给爷上壶好茶。”婢女不得已接过茶杯,看着如春,如春面色微红,已是动了怒气。

  正在此时,“哐当”一声,门被踢开了。因为受力过大,门扇来回晃荡。众人看向门外,只见一条腿伸了进来,紧接着一个龅牙豁鼻的汉子出现在大家眼前。“噗。。。。。。”侯方域一口茶没咽下全吐出来了,这人谁啊?长相实在是不敢恭维!

  丁公子听见声响,脸色一变,扭头一看,一愣,又笑了,这货怎么长这样?比我丑多了!哥哥哎,终于找到自信了。如春看见此人,好像在哪见过,不过想不起来了。跟丁公子一起来的两个江湖打扮的公子哥握了握拳头,来人身上散发着杀气,使他俩不自然的紧张起来。再看这人脚步沉稳,太阳穴鼓起,是一位高手,可惜自己没带剑,要不然或许可以露下脸。

  马赛克早已习惯了别人的这般反应,即不生气也不害羞,从怀里掏出一根类似牙签的东西,边剔那黄板牙边打嗝。长的丑不是老马的错,可在美女面前这个样子就是错了。所有人都在想:“这谁啊?哪边的?”侯方旭看了看丁公子又看了看如春,那意思是说:“这人我不认识,别误会。”丁公子看了看那两个有江湖气息的青年公子,意思是说:“兄弟们,你们运气好,在美女面前露脸的机会可不多啊!”那俩青年公子看了看那丑大汉,又看了看丁公子,装作不清楚丁公子什么意思一般,其实意思很明显,就是在说:“丁兄,我俩也想露脸,只恨没带剑啊!就是带剑也不一定敢出手啊!你还是多看看美女吧,别再瞅我哥俩了。”就在这时,只见那丑大汉矮身从八仙桌这边钻入又从另一边站起,就在一刹那间,没人看的清楚。丁公子算是明白了,人不可貌相,这人是个高手,搅局来了。既然讨不到什么好处,兴致也全扫完了,那就走吧。经过丑大汉身旁时冷冷的看了一眼,端着架子走了。侯方旭也起身告辞,匆匆离开。马赛克在后面嘿嘿笑着,双手抱拳说:“不送、不送,慢走、慢走,下次再来。”

  如春听到这丑大汉的口音是青山府附近的,心中立马想起一个人来,开始走神。心中欢喜,脸上又开始浮现红云。刚想过去询问,却发现客厅除了自己和婢女,再找不到其他人影,一阵怅然失落,对贴身婢女耳语道:“兰儿,今日的事不可告诉旁人。”兰儿轻声回到:“放心吧小姐,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如春听得如此,放心的笑了起来。

  酷}匠z、网唯+w一正版tw,gR其Hq他…q都f是盗(版q:

  原来赵破地破城门有功,身手也不错,被袁宗第看中,想让他协助守青山府,大军要挥师北上。赵破地哪是这块料,不过好事落到头上不要也不是破地哥的风格。他虽未答应袁宗第的请求,但表示愿意带领忠义堂的人协助守城。此时赵飞虎和李桑田、赵破天在城破之时已不知所踪,冷血堂名存实亡,只剩下几十个忠义堂的弟子。赵破地在攻破知府衙门的时候,又回到忠义堂,带着几十个忠义堂的热血汉子造反,这些人平时都是吃饱了就打架斗殴,调戏小媳妇的主,干这种事情特来劲。一路杀到含笑楼,只有老鸨和其他的妓女,如春却不见了。被赵破地逼得没办法,老鸨只得说出让他去后院的那两栋小楼看看。赵破地在那里和马赛克撞上了,顿感亲热。原来冷血堂的人,只有马赛克和赵破地交好,老马拉着赵破地找到杨欢,把情况说明,几人合计了下,团结就是力量,顺着线索,一起下江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