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都是要造反吗?”陈知府听到下人来报,气的把茶碗摔在地上,进来禀报的人吓得站在一旁,哆嗦不已。他挥挥手,下人像得到特赦一样躬身退出门外。“苍天在上,还能好好让人做官吗?”陈知府像卸了气的皮球一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现在闯贼大兵压境,本来他未雨绸缪,想在李自成义军攻城前调离青山府,眼看就要成功了,可谁知未来领导的孩子在自己的地盘上让人给打了,你说气人不?必须把面挣回来,好好安抚刘公子和牛千户,希望在调离之前,那些穷犊子们不要这么快打进来。

  冷月门百草厅,一百多官兵和衙役把这围住了,有些忠义堂的兄弟和衙役相熟,凑上去问出什么事了?衙役说自己也不太清楚,好像赵二爷把知府大人的公子给打了。一忠义堂的兄弟听后赶紧跑去找堂主雷天明,心想:“二爷平时也就打个鸡揍个狗,顶多耍耍流氓调戏个小媳妇,没想到这么有种,把陈禽兽给打了,打得好!给咱忠义堂长脸,过瘾!”

  已到深夜,今天已经是第三次了,毕竟不是年轻小伙子了,雷天明和徐素衣都已疲倦,相拥而眠。听到房外噪杂的脚步声,隐约听到有人在找自己,于是在徐素衣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下,看着她熟睡的脸庞,不舍的起身穿衣。雷天明听到脚步声走远,打开门缝瞅了瞅,快速闪身出门,穿过花园来到前院。众人看到堂主,纷纷跟在其身后,正好迎头碰上吴捕头。简单寒暄后,吴捕头客气的说:“雷堂主你也别让我们为难,把二公子交出来,兄弟们也好回家。”雷天明在路上也了解了事情大概,心想这臭小子三天不管,上房揭瓦,不过这次干的还算条汉子,是我雷天明的种!可又为赵破地窗下这么大祸而为难,该怎么收场呢!雷天明双手抱拳,微笑着朗声道:“吴捕头,你放心,等门主回来,我给他说,让他亲自把二公子送去府衙。”吴捕头知道冷月门不好惹,雷天明在江湖中也是响当当的汉子,不好撕破脸面,于是就撤出门外,但并没有走,外面有同知大人坐镇,锦衣卫的人也在,他想走也走不了。

  赵破地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所以和花如意在一家小酒馆折腾到下半夜,想回去看看,于是先来到含笑楼,看到门口有几个捕快在来回走动,心知不妙,不敢上前。又来到百草厅,这俩货傻眼了。“至于吗?不就打个架吗?至于惊动这么多官差吗?还能好好的玩耍吗?”赵破地心里嘀咕。

  锦衣卫甲实在憋不住了,来到几十米外的树底下撒尿,还不时看看四周有没有人。没办法,哥是京城来的,有修养,不像那些衙役,随地小便不避人。看到十米外的黑暗中有俩人在东张西望。锦衣卫甲感到自己的引水工程可能被这俩货看到,顿失火起,大吼一声:“出来,深更半夜鬼鬼祟祟的干嘛?”他的一嗓子引起了其他锦衣卫和衙役的注意,纷纷朝这边观看,还有几个走了过来。花如意一看不好,拉着还发愣的赵破地就跑,围过来的锦衣卫看到一个没穿外衣的男人和一个猥琐的身影,大喊:“抓住他们,就是他俩。”众衙役听到喊声纷纷围拢过来,把这俩活宝围在中间。

  雷天明听到外面的动静,赶紧带人出来,看到赵破地和花如意这俩货被围在中间,心中甚是焦急。不知哪位仁兄紧张过渡,“呛啷”一声,把刀拔出来了,紧接着听到“呛啷、呛啷、呛啷。。。。。。”拔刀声四起,气氛紧张,一触即发。赵破地和花如意看到雷堂主带帮手过来了,而且有一个兄弟还第一个把刀拔出来了,爷们,够义气,那还等什么,打吧。

  乒里乓啷一阵打,“啊。。。”忽听一女子惊叫声,咋滴,人群里还有女人啊?众人好奇的向声音来源地望去,只看到一中年美妇被撞到在地,又在混乱中被踩了几脚。雷天明看的真切,是徐素衣!他开始手下不留情,不顾一切冲向徐素衣。呦嘿,还玩真的呀?吴捕头看到雷天明出手甚重,大吼一声:“兄弟们,下死手。”

  :i酷+。匠网N唯、Y一正RJ版5,%其ct他QN都a是t盗'r版

  赵破地看到娘亲混在人群里伤倒在地,放弃了逃跑,拼了命的往徐素衣的方向冲。可惜衙役太多,每走一步都很难。雷天明终于扶起了徐素衣,突感身体钻心的疼痛,低头看到一把剑已刺穿胸口,剑尖还在滴血。他对徐素衣惨笑一声,一掌震飞刺他的锦衣卫,伤重不支,单腿跪倒在地。徐素衣惊慌失措,徒劳的捂着滴血的伤口,略带哭腔的边捂血边说:“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死的。。。。。。”赵破天终于来到娘亲身边,看到雷叔躺在娘亲怀里,胸口露出一寸来长的剑尖,鼻子一酸,感到悲伤,哽咽的说:“雷叔,雷叔。。。。。。”徐素衣泪眼婆娑地望着赵破地,伤心的说:“不要喊他雷叔,他是你的亲爹。”赵破地愣在当场,徐素衣焦急的说:“快喊爹,快呀。。。。。。”赵破地还没转过弯,艰难的开口:“爹。。。。。。”雷天明努力的露出笑容,看着赵破地,艰难的说出几个字:“好,好孩子。”又用眼角的余光看向徐素衣,头一歪,没气了。忠义堂的兄弟围在雷天明身边不让衙役们靠近,看到堂主已死,悲从中来,不要命的和衙役门开打。

  徐素衣心中悲痛不已,看着儿子清秀的面容温柔的说道:“地儿,以后要学会照顾自己,别总是惹事生非,以后爹娘不在身边,就没有人再护着你里。”说完留恋的看着儿子和雷天明,蓦地,从怀里掏了把匕首刺向自己的胸口,缓缓的倒在雷天明的身上。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赵破地接受不了这一切,发疯似得呼喊着“娘亲、娘亲。。。。。。”

  花如意看到情况急转直下,再不走恐怕就来不及了,猛拉赵破地离开。这二货愣劲上来了谁也拉不走,没办法,花如意把赵破地打晕,运足内劲,趁大家都惊呆在雷天明和徐素衣的死当中,几个起落,逃离百草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