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乙一个懒驴打滚冲出包围,刚站起身来,看到眼前还有一个,疑惑的回头一看,哎呦,姑奶奶,你们到底有多少人啊!李桑田四人边打边下山,在倒下前好像看到门主过来了,接着就不省人事。

  静虚和徒弟们看到山上来人,知道杨欢那边已成定局,遂四散跳进树林,向山上跑去。来到道观前,看到门前广场火把通天,大门敞开,杨欢盘坐在院中地上,双眼紧闭。冯子衿第一个冲过去,双手紧紧抱住杨欢,头发散落在杨欢脸上,杨欢缓缓睁开眼睛,微微一笑,晕倒在冯子衿怀里。

  杨欢悠悠醒来,天已经大亮,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只是因为昨晚已一敌九,内力消耗过大,所以现在感觉身体很是乏力。用手撑住床板想起身,刘媛媛听到声响,看到杨欢醒来,向窗外喊了一声:“狗蛋,去叫你三师伯,师兄醒了。”狗蛋推开门看到杨欢醒来,给师傅请安,然后撒腿跑出去找冯子衿。

  话说昨晚狗蛋和刘媛媛看到山下突然火光大亮,知道敌人来了,两个小心脏突突突的跳,后来很久不见师傅和师姐上山,天快亮了,刘媛媛心急如焚,担心她们出事了,回头却看到狗蛋这没心没肺的家伙竟然睡着了,刘媛媛在他脑袋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狗蛋惊得坐起,看到小师叔对他怒目而视,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打着哈欠和刘媛媛偷偷下山查看,迎面碰到了冯子衿,才放下心来。

  更新r最w快y%上酷匠网

  在紫霄阁众美女的悉心照顾下,半个月后,杨欢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不过还有一件闹心的事。半个月前冷月门的人上山刺杀,有四个黑衣人被抓,听见杨欢不杀他们,而且要放他们下山,哭天喊地的不愿意走,要改头换面,拜入八剑派门下。

  事情是这样的,静虚她们一番审讯过后,四个黑衣人如实地说出了冷月门的事情。冷月门六年前就加入了关外的一个组织,叫逍遥楼。后来才知道,逍遥楼是后金的势力,来中原的目的就是打探明朝的情况,并扰乱中原武林和社会,在关键的时候助后金入关。冷月门中多人知道后都想离开,他们虽然是杀手,干的都是见不得人的事,处处与官府做对,但那是内斗!现在加入逍遥楼,那是替后金卖命,那可不行,要世世代代背上骂名的!在民族大义面前,他们这些冷血的汉子出奇的一致!

  这几天是赵破地最开心的时候,没有人再管自己了。自从老爹有一天晚上带着一队人马偷偷摸摸出去,回来时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十个人走的,就回来六个,严格来说应该是五个,有一个已经是尸体了。再看看这五个人,就老爹完好无损。老哥受伤,手也扭了,还有,拉屎没纸还是咋滴,满身臭气。那个平时臭屁的李桑田,是趴在马上被拖回来的,听说左臂残废了,好像是被一个妞给挑了手筋,你说磕碜不,还一剑封喉,我看是一剑吹牛。还有两个冷血堂的人,平时都拽得很,鼻孔朝天,连我这个二少爷也不放在眼里,这次怎么不拽啊,有本事走两圈看看!你看看浑身破烂样,活拖拖一个叫花子,以后出门别说是冷月门的人,我都嫌丢人!

  赵破地换了一身锦衣,对着铜镜转了两圈,叫上花如意,直奔含笑楼。虽然李自成的义军快打到青山府,可城里的百姓和富贵人家好似不知,最繁华的大街上仍然是车水马龙,和城外的遍地难民营好似天堂与地狱的鲜明对比。

  “哎呦,赵公子,您可有好些天没来了,老奴可想死你了。”老鸨挥着手绢,满脸堆笑的对赵破地说。赵破地裂开大嘴嘿嘿的笑着,在老鸨的胸部狠狠的摸了一把,贱笑着说:“真的想我了?那我就不找姑娘了,就找你了。”老鸨赶紧推开他,连声说:“去、去、去,姑娘们都歇着呢,小红,赶紧过来招呼客人。”赵破地走进含笑楼找了个椅子坐下对老鸨说:“妈妈,别拿其他人打发我,如春姑娘呢?”老鸨谄笑着轻轻推了一下赵破天说道:“哎呦,看您说的,我怎么敢打发你呢,再说我也舍不得啊。”说完痴痴的笑了,赵破地听完也乐了,说:“那我可去找如春姑娘了?”老鸨听完,知道推辞不了,小心翼翼的说:“赵公子,今天如春姑娘有客,要不您改天再来?”赵破地听完这话,拿起茶碗咕噜咕噜喝了几口,起身对老鸨说:“妈妈,我也不难为你,我自己去找,出了事算我的。”说完蹬蹬蹬上了二楼,花如意不舍的放开小红,胡乱亲了一口,猥琐的跟着赵破天上了二楼。“唉唉唉。。。。。。,赵公子,赵公子。”老鸨叹了口气,哪位爷她都惹不起。

  如春门口有两个身材高大的汉子守卫,伸手拦住了赵破地,轻蔑的扫视了身前的这两个锦衣人。花如意知道二公子今天非要玩个痛快不可,所以干脆玩个大的,不用赵破地吩咐,一脚踢在一个汉子的肚子上,动作不停,又一脚踢在另一个汉子脖子上,身手迅速,两个汉子佝偻着身子,露出痛苦的神色。花如意特意摆了个姿势,躬身说了句:“二爷,请。”赵破地挺了挺身子,一脚踹开房门。

  青山府知府的大公子陈银寿,宴请提刑按察使刘大人的公子和锦衣卫牛千户,拉着青山府同知的儿子钱大宝作陪,吃完饭后,陈银寿说含笑楼有位叫如春的姑娘,艳比江南名妓,听的几位口水滴老长。陈银寿早早的就安排了妓院老鸨,给足了银两,买下了如春姑娘今晚的时间。

  酒至半酣,话兴正浓,突然,哐啷一声,门开了,一个二货站在门口。陈银寿刚喝一半的酒吐了刘公子一脸;刘公子正在桌下偷偷摸如春的大腿,被这声响吓的赶紧缩手,又被喷了满脸,怒目看向门口;如春闻声只是抬眼看向门口,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牛千户习惯性的摸身边的佩刀,却没摸到,随即想起放在了门口的衣架旁;钱大宝正在从后面摸着另一女子的屁股,正想往里面深入时,背后一声响,本已歪斜的身子更加歪斜,吧唧,一个漂亮的侧摔,那叫一个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