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更N@新☆最快s上/《酷匠网O

  黑衣人丙见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青年道士这手轻功,也紧张的握紧剑柄,宝剑已随着杨欢的几个起落而不自觉的拔出一半,当听到身旁黑衣人乙已把剑在手时,把持不住差点笑出了声,感情还有比自己更紧张的,之后有悄悄的还剑入鞘。赵飞虎身边的两个黑衣人,一个身高约一米六五,一个身高约一米六,在这几个粗犷大汉中间特别显眼,而且身材纤细,像女子一般。高一点的纤细黑衣人眨着大眼睛,惊讶这人的武功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应该和师傅在伯仲之间,不过应该不是自己这些人的对手,生擒可能希望不大,也许只能杀死他了,随即流露出可惜的神色。矮一点的纤细黑衣人心中一紧,担心想:“这次要看好小姐,不能出了闪失!”

  杨欢站定场中,气不喘,面不改色,心中暗想:“希望能唬住这些人。”这是他晚饭后练习了几次才能这么从容,不是他不想正常走出,而是场中挖的到处都是坑,如果正常跃出,势必被冷月门的人看出破绽,所以也只能这样出场了!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一无奈之举,真真的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

  全场安静的落根银针也许都能听到,杨欢拔出师叔祖送的宝剑,在火光下泛出点点寒光,耍了两个剑花。赵飞虎看到杨欢拔剑,挥动大手,众人纷纷亮出武器,与杨欢交上手。“哎呦”,这怎么了,黑衣人甲刚落到杨欢身边,剑还没刺出呢,脚就陷进去了,还好不深里面也没有尖竹之类的暗器。“哎呦”只听黑衣人乙也大叫一声,原来他最后一个冲进来,站在最外围,不小心踏空崴脚了。其他人暗叫不好,刚交手就损失了两个。杨欢唰唰唰使出凌云第一剑“壮志凌云”,剑法虽简单,却快速异常,赵飞虎等人冷汗直流,不仅要挡剑还要注意脚下,不知道脚底下哪个地方有坑,所以也不敢贸然全围上来。电光火石间,杨欢已使出“壮志凌云”八式,赵飞虎左臂中剑,屁股上挨了一脚,摔了个大马趴,落地时双手单手撑地,谁知按了个空,只听“哎呦”一声,手崴了,手掌还黏糊糊的,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哎呦,谁这么缺德,大便啊!赵飞虎听到声音心里一紧,赶紧看向赵破天,只见他左臂捂着右手艰难的向场外走去。李桑田使出看家本领“一剑封喉”直击杨欢喉咙,黑衣人丙见机从后面攻击,杨欢一个旱地拔葱,然后双脚空中诡异的连踏两步,脚尖堪堪落在李桑田剑身上,而剑尖已刺穿黑衣人丙的喉咙在点点滴血,李桑田的左胸口也被黑衣人丙刺中,闷哼一声。杨欢在剑上借力,翻身挥剑刺向那两个纤细黑衣人。俩个纤细黑衣人大骇,没想到情势逆转的这么快,纷纷举剑还击。杨欢也没想到,这两个身材偏矮小的黑衣人武功,竟然不在李桑田之下。

  只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死了一个,重伤两个,轻伤两个,另外还有四个生死未卜,毫发无损的只有三个人,这还得包括逍遥楼右护法苏幻雪的妹妹和丫鬟。赵飞虎生出了许久未有的危急感。多少年来都是追杀别人,今天好像成了别人追杀的对象了,别说生擒了,就是自己不被生擒都算好的了!“这不是臭小子武功多高,而是这次太窝囊,到处都是暗坑,还能好好打架吗?”赵飞虎恨恨的想。不用吩咐,黑衣人甲和黑衣人乙强忍脚痛,扶着赵破天和李桑田,一瘸一拐的下山了。

  就在这时,天空飞来一白绫,一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子踏白绫落入场中,手持青蚨剑,唰唰唰连出三剑,杨欢翻身躲避,避开丈许。杨欢见她衣衫飘动,身法轻盈,容色极美,年约三十岁左右,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梨涡,神仪妩媚。只听一酥媚的声音说道:“好功夫,没想到八剑派还有这么一个少年英才。”说完咯咯笑了起来,好似在林中散步碰到了自己的情郎。赵飞虎看清来人,消失的信心又渐渐恢复,这美女是他的上司兼相好苏幻雪,逍遥楼的右护法,想当年自己就是因为痴迷她的美色才加入逍遥楼。

  两个纤细黑衣人看清来人,心中大喜,持剑退向一边。杨欢没有心情欣赏这女子的美貌,气沉丹田,“气贯山河”使出,立刻好似分身两个人,苏幻雪挥剑斜指,剑影重重,眨眼间一粉一青两个身影混在一起,一会儿飞跃火堆,一会儿跃到房顶,一会儿来到院中。赵飞虎没有进去,他知道以他的武功,此刻未必能帮得了忙,两纤细黑衣人也没有进去,他俩也清楚,就是脚底下的坑自己都没有把握摆平,帮苏幻雪那就只能在心里祈祷了。

  院中渐渐没了动静,院外三人感觉胜负已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院内只见杨欢的剑尖指在苏幻雪的胸口上,而苏幻雪的剑插入杨欢的左肩,苏幻雪愣愣的看着这个面容消瘦的男子,她知道他手下留情了,剑尖就顶在胸口上,自己仿佛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杨欢闷哼一声,冰冷的剑插入肩膀的那一刻他的剑没有再往前半分,那一刻他犹豫了,眼前那高高的耸起让他不知所措,那是一个让人尴尬的地方,心想:“如果是其他的地方,也许我不会这样手下留情。”苏幻雪抽出青蚨剑,飞身跳出院外。鲜血立刻从肩膀喷涌而出,杨欢点住伤口附近的穴道,望着院外的人影渐渐地消失。。。。。。

  黑衣人甲一行四人一瘸一拐的下山,忽然看到两个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体态婀娜,只露出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挥剑向自己刺来。他们转身想走,只见山上也有两个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挥剑欲刺,李桑田突然暴起,赵破天也强忍伤痛与白衣女子打在一处。黑衣人甲欲哭无泪,有你们这么侮辱人的吗,老子好歹也是一名刺客,也有刺客的尊严,要杀便杀,总是时不时用剑在身上戳一下,好好的衣服都成破烂了,你们在逗我玩吗?老子和你们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