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么一盏茶的功夫,赵飞虎出来叫雷天明一起进去,只见一个头发花白脸戴人皮面具的老人坐在正中的太师椅上,雷天明见过左护法几次,他不喜欢这个人,感觉很阴森诡异。

  杨欢跟随赵飞虎的马车来到含笑楼后门,看着他们拿出令牌进去,暗想:“此处把守这么严格,不像普通妓院,而且也没听说过有占地这么广的妓院,这里肯定不寻常。”杨欢查看了下地形,从一处偏僻的地方翻墙而入,却看不到马车的踪影。他顺着墙角来到一个灯火通明的小楼前,缕缕琴声传来,委婉连绵,有如山泉从山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继而有歌声飘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宛转悠扬,犹如秋天清晨带着微点露珠的树叶飘洒在身旁。琴声稍停,一个婀娜的身影站起,向窗外看来。杨欢低身躲避,不想碰到了墙角的花坛,当啷一声,在这个静静的夜晚显得像故意似得响的那样清脆。吱呀门被打开,一个俊俏丫头走出门外,看到外面没人,把倒了的花坛扶正又走回屋里,说道:“小姐,没人,可能是猫吧。”琴声又响起,杨欢已离开含笑楼。

  月亮渐渐升高,散发出的光芒像披着白色的纱衣,娴静而安详,圆圆的脸庞穿透云层,掠过高山,避过树梢漏出温和的笑容,周围布满了星星,仰望天空,是那样的璀璨。暖风徐徐,白天的高温还没有完全散尽,蝉鸣依旧,狗蛋实在是困了,抱着木剑,蜷在木床上沉沉睡去。他听师叔说这几天可能还会有坏蛋上山,晚上他来了精神,不停的在院子里和院外走动,劝都劝不住,众女拿他没办法,就由着他,累了自然就老实了。果然,月上柳梢头,人睡午夜后。冯子衿一个人坐在崖顶的山石上发呆,杨欢出去一天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不知道会不会出事,不知道从何时起自己已不再心如止水,会没来由的担心一个人。夜已深沉,冯子衿慢慢的起身往山下走。

  酷/,匠网正Y版首n发

  赵破天看到所有的房间都已灭灯,不知道从哪里查起,捅破一个房间窗户纸,隐约看到一个少年四仰八叉躺在床上,一把木剑斜放在身上,房间里除了床之外没有任何家具,然后挨个查看,没有任何发现。和李桑田碰头,均没有见到昨天那个八剑派高手,离开道观,看到从崖顶下来一女子,白衣长发,美貌惊人,李桑田咽了下口水,咕噜的声音被赵破天听到,李桑田平时不爱女色,今天真是反常,不过看这女子如此美丽,他也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心想:“江湖传闻,紫霄阁弟子个个生的貌美如花,真不假啊!比含笑楼的如春姑娘还要水灵三分!”

  冯子衿停住脚步,看着两个蒙面黑衣人,四目相对,黑衣人转身飞快向山下跑去,冯子衿并没有追去,也没有喊醒师傅,只是默默地走进道观,打来清水,洗漱完毕后侧躺在床上睡觉。

  两人一口气跑到山下,迎面走来一人与他俩擦肩而过,赵破天稍一迟疑,转身从杨欢头顶越过,拦住杨欢的去路,然后挥剑刺来,李桑田同时从下面出手,杨欢看清两人攻势,脚下用劲,一拧腰拔地而起,翻身越过赵破天,赵破天一剑未中,迅速转身,杨欢的剑却已近在咫尺。李桑田垫步上前挡开杨欢的剑招,赵破天供下盘,李桑田攻上盘,顷刻间十余招过去。

  杨欢蹭蹭蹭快步闪开一段距离,气沉丹田,一招“气贯山河”使出,速度很快,像是两个人在使剑,李桑田惊讶的脱口而出:“气贯山河!”,然后虚晃一招向山下奔去,赵破天看到杨欢的剑法大变,已感不妙,此时耳边响起李桑田的惊呼,遂一起向山下奔去。原来六年前李桑田跟随门主赵飞虎围剿八剑派时见过李十三和东方震天使出“气贯山河”,速度快的惊人,还被刺中一剑,如果不是当时人多,又有突然出现的神秘高手相救,自己就死在小青山上。“难道八剑派的武功这么好练?这么年轻就练会了?不对呀,要那么好练当年八剑派就不会只几个老头会了,想不通。。。。。。”李桑田边跑边想。赵破天看到李桑田那跑步,比兔子还快,心想:“奶奶的,这可不像咱李大堂主平时的作风啊,那谁不是自称一剑封喉吗,谁会想到碰到高手会跑的这么快,哈哈。。。。。。”两人心思各异,但下山的速度出奇的一致,这次他们算是摸清了杨欢的底细,虽然有点狼狈。

  冯子衿睡的很浅,听到院子里走动的声音就醒了,看到杨欢回来就迎了出去,一身粗布衣服的杨欢,身上沾着碎叶和灰尘,面容也有点憔悴,落在冯子衿眼里,她温柔的说道:“你遇到那两个黑衣人了?”杨欢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才说到:“遇到了,是昨晚来的那些人。”冯子衿看到杨欢面色难看,关切的问:“你伤着了没?”杨欢一屁股做在院中的石凳上说:“没伤着,倒是真的累着了!”冯子衿一听,心里的紧张顿失,捂嘴浅笑,心想:“这人都这副摸样了,还有心说笑。”再想想狗蛋平时的行为,叹息一声,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杨欢抬头看着冯子衿的浅笑,也露出疲惫的笑容,心里暖暖的,久违了的感觉,这让他想起了师傅和师兄弟们!冯子衿见杨欢看着自己有点发呆,便转身走开,有点困意的说:“不早了,赶紧回去睡吧。”杨欢清醒过来,看着冯子衿的纤纤背影自嘲的笑了。

  第二天一大早杨欢来找静虚师叔,没想到冯子衿也在,对望了一眼,冯子衿一双大眼眨了眨,对着消瘦的杨欢微微一笑说道:“刚好师傅有话和你说,你们聊吧。”说完给静虚施礼走出房间。杨欢也给静虚施礼,静虚让杨欢做在冯子衿刚才坐着的位置,慈祥的说道:“杨欢,听子衿说昨晚你和冷月门的人交手了?”杨欢回道:“是的,师叔。”静虚又问:“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杨欢又回:“师叔,弟子想让你们暂时离开八剑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