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酷匠网正E《版首=发*

  把木剑放到肩膀上,走到冯子衿跟前说道:“师伯,师伯。”冯子衿听到声音,收起长剑笑问道:“狗蛋,怎么不好好练功,来我这做什么?”狗蛋听着师伯悦耳的声音堆起满脸的笑容说:“师伯,我师父又不知道跑哪去了,您能教我练功吗?,就那样,那样”冯子衿顺着狗蛋指着的方向,看到大师姐和二师姐在练功,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道:“狗蛋,你是不是又想学飞啊?”狗蛋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师伯,那个,那个你看看我,这么结实,咋就飞不起来呢?”冯子衿指着他练剑的地方说:“去,在那儿好好按照你师傅教你的练,时间久了,自然就会了。”狗蛋看着师伯变得严肃的表情,不情愿的回到原地接着练习自认为毫无用处的凌云第一剑。

  “哎呦,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快里面请,小红,小红,来你看谁来了,赶紧招呼着。”老鸨敲着兰花指,捏着手绢满面含春的笑着说,赵破地嘿嘿一笑,在老鸨屁股上摸了一把,贱笑道:“妈妈还是那么有味道。”老鸨啐了口他说:“赵公子,几天不见怎么腿瘸了?”赵破地摆摆手说:“不提了,不提了,如春姑娘在吗?”这时小红来了,身后带了一群莺莺燕燕,赵破地一指身后花如意说:“把这位爷伺候好了。”姑娘们立马围上了花如意,花如意心里高兴,他最喜欢跟少主一起,爱好相同,对脾气!虽然脾气大了点,但在他面前还是很少摆架子的。赵破地一把搂住老鸨笑道:“怎么,是不是把如春姑娘藏起来了,舍不得啊?”接着一阵淫笑,老鸨推了推他,裂开身子笑着说:“赵公子说的哪里话,只是今天你来晚了,如春姑娘有客人在。”赵破地听了哈哈一笑道:“没事,我等。”只听得老鸨那个心里一紧,她哪敢真让赵破地在这等,那待会还不得翻天,于是满脸谄笑说道:“如春姑娘这一时半会也忙不完,要不我再给你找个姑娘,包您满意。”赵破地摆摆手,双眼四处瞄了瞄,对老鸨说道:“妈妈你忙,我先坐会。”老鸨看着情况也就转身招呼其他客人了,只是吩咐了小红等众姐妹把赵破地和花如意照顾好了。赵破地看到老鸨走远了,起身一瘸一拐的来到一个灰袍老者身旁说:“雷叔,你怎么来了,我就来玩会,待会就走。”说完看老者没有说话,走出含笑楼,赵破地朝花如意招了下手对雷天明说:“等等雷叔,我这就走。”一瘸一拐的跟着出了门外。赵破地就是冷月门门主赵飞虎的小儿子,整天拈花惹草,上次就是因为调戏平安镖局总镖头的女儿被打上了腿,却让手下说是被人追杀,所以门主派了忠义堂堂主雷天明去救急,后来弄清事情原委赵破地被赵飞虎一顿痛骂,关了半个月,不是赵飞虎变了性子,而是现在兵荒马乱,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本来干的都是暗地里的勾当,一旦被特别关注,会惹下不必要的麻烦。

  赵破地除了他爹之外只怕一个人,那就是雷天明,他老爹的拜把子兄弟,为人耿直,他都不明白这样的人怎么能和他那个阴狠狡诈的爹混在一起。回到冷月门旗下的百草厅,又被赵飞虎臭骂一顿,蔫蔫的回到自己房中,看到冷血堂堂主一剑封喉李桑田和大哥赵破天经过,偷偷的溜出来跟了上去,看到他俩去了议事厅,赵破地转身来到议事厅旁边的房间,议事厅门前的两个守卫习惯了二少爷四处溜达的习惯,只要不在门主议事的时候闯入议事厅,他们不会过问,看见赵破地近了隔壁的房间至装作没看到。说话声音很大,而且木质房间隔音也不是太好,赵破地听的清清楚楚,只听他大哥的声音说:“爹,孩儿昨晚去小青山八剑派查看,遇到一个年轻高手,还没来得及打探就被发现。”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哦,八剑派现在还有这样的高手?破天,你说说他的武功。”赵破天把昨晚的情况细细说起,只听一个粗狂的声音响起,赵破地听的真切,这是雷天明的声音,平时管他比他老爹还严格,只听雷天明说道:“这个人的武功我好像也见过,那是。。。。。。”雷天明把那天在贾谷镇谷口遇到杨欢的事又说了一次,雷天明的武功赵飞虎清楚,一身铁布衫自己都怯三分!只听李桑田道:“门主,要么今晚我和破天再走一趟,会会那个八剑派高手。”赵飞虎点头说道:“好,你俩要小心。”门吱呀打开,李桑田和赵破天离开,只听赵飞虎说道:“天明,今晚你和我去含笑楼走一趟。”赵破地心想,靠,不让我去妓院,自己带着雷叔偷偷去,鄙视!看我不告诉娘亲!想想又偷偷笑了,好像抓住了他爹的把柄似得。

  虽然城外到处都是饥民,但并不影响城内有钱人的享受,饥荒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词语,一处不一样的风景,一个可以和古书上印证的事情,至于北方的蛮夷入侵和南方的难民起义对他们来说好像还很遥远,含笑楼前车来人往,几个乞丐上前去乞讨被含笑楼的打手凶神恶煞的赶走,弯腰俯首谄笑着把客人迎进门,几个身穿锦衣长袍的年轻人摇着折扇一步三晃的昂首走进大厅,对打手和外面站着的几个浓妆艳抹的小姐看也没看一眼。马车上的窗帘轻轻合上,车里坐的是赵飞虎和雷天明,拉车的马打着响鼻慢悠悠的走在青石铺砌的街道上,约么半盏茶的功夫马车来到含笑楼的后门,这是一处占地颇广的宅院,赵飞虎拿出令牌交给门卫,守门的汉子只匆匆一瞥就把令牌交给赵飞虎,接着引领马车进了院子。两人走过三重院,同样拿出令牌交给守卫,守卫也是瞥了一眼说:“赵门主请。”赵飞虎接回令牌又走了一重门,从一个两层古色古香的小楼里走出一华衣丽人,轻挪莲步,面含微笑的说道:“赵门主请,左护法在里面等着你呢。”雷天明和华衣丽人留在了外面的客厅,赵飞虎进入里面的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