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最y新}a章}W节{上!酷vu匠B?网;《

  太师傅没用掌门信物凌云剑,而是用了一柄唐刀,高昂着头颅,浑身是血,傲世群贼,每杀一人就高诵一句:“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俢子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仿佛回到了他当年随李如松将军东出朝鲜抗击倭寇的年代。众弟子听得太师傅言语都心中悲壮,手挥长剑带着怒火力削群贼!

  当时南派弟子遭到围攻后,并没有突围下山,贼人太多了,师兄弟们都被冲散了。东方震天放心不下老兄弟,带着几个弟子冲向山顶,其他弟子看到太师傅向山顶方向杀去,也紧跟其后。当两派弟子合在一处时,只有不到六十人。

  黑衣人突然间迅速撤出,众弟子紧绷的神经稍微缓歇,太师傅大声说:“不好,快躲进房间,贼子要放箭!”话音刚落,只听嗖嗖的声音传来,接着是师兄弟们的哀号声,箭雨密集,躲进房间的弟子不足四十人,看着院子里的师兄弟躺倒在地上哀号,身上不断的被箭矢射中,心如刀绞,这些都是从小的玩伴,亲如兄弟!

  太师叔东方震天惨笑道:“十三哥,你我当年没死在倭寇手上,如今却要死在这些屑小贼子手上,羞愧啊!”太师傅擦了擦手上的血水,沉声说道:“这些贼子不是普通的江湖中人,我看有一部分是官兵,江湖中人不会有这么多弓箭。”随后又惨笑说:“想我大明当年抗倭,扬我国威何等豪迈,尔如今内忧外患贪官恶吏遍地!残害忠良!鱼肉百姓!大明将忘啊!”黑衣人又开始往院里冲,手执长矛的在前,拿刀的在后从大门进入,旁边不时有拿各种武器的江湖高手从院墙翻身而入。

  太师傅怒吼一声:“孩儿们!列阵!”院中八剑派弟子迅速结成一个“壮志凌云”剑阵,两个“四海扬威”剑阵,一个“横扫千军”剑阵,其余人围在两位太师叔身旁。刀光剑影、喊杀震天。师兄替杨欢挡了一刀死在眼前,年仅十五岁的杨欢已到崩溃的边缘,此时听到师傅传音说:“快从后崖逃走。”杨欢看到有师兄向外奔去,腰身一紧,被师傅抓住抛向院外,外面师叔和师兄们已杀出一条血路,周云山看到杨欢又愣在原地不走,大吼:“快走!”杨欢咬紧牙关不顾一切的奔向崖顶,寻找一条秘密小路。可惜贼子甚多,在后面紧追不舍,回头看到师傅好像被人打中一掌,身体飞向空中,接着听到一身怒吼,太师傅和打伤师傅的人对上手了,杨欢和逃走的弟子止步又返回冲下山来和贼子战在一处,天黑看不清和太师傅动手的人是谁,只听太师傅不停怒斥,隐约听到太师叔夏漫天的名字。不知什么时候周云山重新爬起来对杨欢等众弟子大吼:“快走,给八剑派留下传人!”接着“横扫千军”八式挡住身边的黑衣人,杨欢等第九代弟子纷纷奔向崖顶,杨欢不小心失足,跌落悬崖,落入谷底。

  静虚见杨欢神情有异,知道他在回忆往事,待的好一会只听杨欢说:“当年围攻八剑派的不止一伙人,想这冷月门应该是其中之一。”这在静虚意料之中,因为江湖中没有一个门派有这个能力一夜之间毁掉八剑派,更何况还没留下什么线索。本来杨欢想从青山府查起,但今天的突发情况让杨欢改变了想法。天色很晚,杨欢告辞出来,冯子衿也向师傅请安出来,两人并肩前行各有所思,冯子衿没有会自己的房间,杨欢也没有,两人相视一笑,都知道对方想去哪里,没有说话,一前一后来到后崖。冯子衿做在一块已经磨得光滑的山石上面向紫霄阁若有所思,杨欢站在失足摔下山崖的地方向下看,冯子衿转头看向杨欢,见他望向谷底问道:“你就是从这个地方跌落山崖的吗?”杨欢点点头,冯子衿接着问道:“你的武功很高,听师父说八剑派不会超过三四个是吗?”杨欢也点点头,冯子衿接着问自己心中最大的疑问:“可师父说如果还活着,他们都应该六七十岁了,可你,可你比我还小!”说完看着杨欢的眼睛,好像生怕他又只点点头,或者说谎一样。杨欢也不再看向谷底,回望着冯子衿说道:“在谷底我因祸得福,练成了气贯山河!”冯子衿虽然也猜到了,可亲耳听到杨欢说出还是睁大了眼睛,张了张小嘴不敢相信。她知道凌云第四剑的威力,就是师傅都不是对手,听师父说,当年八剑派东方震天凭借凌云第四剑打败了很多成名已久的剑客,创下了八剑派诺大的产业,山下南派道观就是之一。杨欢见冯子衿惊讶的模样并不觉得突兀,因为他也没想到会这么快练成“气贯山河”,他认为最快也得再练个十年八年的,想想这要归功于石壁上的秘籍和师叔祖的教诲,虽然师叔祖总是戏弄自己,而且经常玩消失。

  第二天大清早,狗蛋垂头丧气,听师叔说昨晚来了刺客,师傅和刺客在房顶大战几十回合不分胜负,房顶啊,那么高,肯定是飞上去的,这么精彩的场面错过了太可惜了,好恨自己睡那么早,好恨自己啊!发泄完毕拿起木剑有板有眼的练起“壮志凌云”。冯子衿武功也有大的进展,自从上次和冷月门的人交手之后,向师傅请教,又自己悟出一些心得,紫霄剑法以前使不出的招式现在练成了,可以和大师姐、二师姐配合练习两仪剑阵了。狗蛋看到三个师伯在悬崖上练剑像翩翩起舞,时而跃起连刺,时而翻身斜刺,特别是那个最美的师伯还会用那长长的手绢一扔几尺。再看看自己练的武功,就这么像扎马步一样,唉,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还有师傅,整天就知道瞎跑,也不教我,唉,狗蛋想到伤心处练功就没劲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