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南飞,雪花飘落,大雁北回,春暖花开,不知不觉杨欢坠落谷底已有一年有余,已经十六岁了,嘴角也长了层绒毛。天已黑透,和往常一样,杨欢吃了些野果返回洞中,打开石门,看到师叔祖盘坐在石床上,先是一愣,心想师叔祖终于现身了,接着跪在石床前道:“弟子拜见师叔祖”刘福通微笑着看着这个黝黑的少年说:“你虽资质平平,但刻苦努力,这和你师傅云山一样。”说完起身下了石床接着到:“你已练成本派第一层的武功,从今天开始可以练凌云第四剑“气贯山河””。杨欢也感觉这一年自己武功大进,可没敢想“横扫千军”已经练成,因为很多师兄在三四十岁都还止步在这一层。刘福通走出石室接着说:“跟我来”杨欢紧跟着师叔祖出了石洞来到瀑布这儿。晚上看不清瀑布,只听到轰轰作响的水流绵绵不绝。刘福通望向瀑布慢慢的说:“你,听到了什么?”杨欢看了看衣袂飘飘似仙的师叔祖,又望了望看不清的瀑布挠了挠头说:“师叔祖,弟子愚钝,只听到水声。”说完望向师叔祖,刘福通好像没听到一般,过了好一会又问:“你,感觉到什么?”杨欢此时只感觉到晚上这儿其实也很美,但知道师叔祖问的肯定不是这个,想了想回道:“师叔祖,弟子感觉到晚上的瀑布响声更大。”说完只见师叔祖侧身捏了个剑诀,浑身哔啵作响,是那种骨骼的脆响,收势,刘福通说道:“凌云第四剑“气贯山河”要先练内劲,和第一层的剑法不同,只有练到自身的内劲如瀑布流水般不分昼夜流淌全身,才算练成,“气贯山河”才能发挥它的威力”说完看到杨欢傻傻的似乎不明白的样子,也就不再说话。

  从此以后,杨欢每天晚上都会来到瀑布旁,师叔祖也再没有出现过。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转眼三年过去了,杨欢嘴唇上毛茸茸的胡须开始变得黑了,衣服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了,只好找了藤草树叶点缀。这三年里杨欢走遍了谷底方圆几十里,追过老虎,逮过兔子捉过虫子,抓过喜鹊,武功一直没有进展的他想尽了办法打法岁月,实在是孤独了,就对着祖师爷的法身说话,诉说着自己这不满二十年的人生。杨欢祖父曾经跟随过总兵李如松出兵朝鲜抗倭,归来后因伤退伍归田,在小青山下置田娶妻,在杨欢刚出生那年过世,杨欢五岁时因杨欢的爹与乡里的大户挣田地被陷害栽赃致死,杨欢八岁时娘亲也病重,临终前托付给杨欢祖父的战友,也就是小青山的八剑派长老李十三,李十三把杨欢交给稳重老实的周云山。刚上山的时候杨欢郁郁寡欢,想念娘亲,后来有很多同龄的小伙伴一起练武和玩耍,渐渐的习惯了山上的生活。八剑派每三年一次比武,虽然南北两派有隔阂,但南派需要依靠北派来影响自己的弟子好好练武,而不至于经商荒废了武艺,同时南派的富有,包揽了北派的生活消费,虽然北派长老推辞过几次,但本就是一派,掌门都是一个,总不能开两家灶吧,所以慢慢的就接受了。南派的弟子在通过凌云第一剑的考核过后就允许下山,而北派的弟子只有通过凌云第三剑的考核才被允许下山,否则会被按照门规责罚。杨欢曾经偷偷跟着南派好友张大山下山几次,都被师傅发现,杖责十下,面壁一个月。后来再也没敢下过山。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转眼又是两年。杨欢在瀑布前的石头上练剑,忽而乌云密布,继而一道闪电穿过乌云,向一柄利剑刺向大地,然后隐隐雷声阵阵,豆大的雨点啪嗒啪嗒落下。瀑布声、雷声、雨声,声声不息,杨欢感觉身体里好像有东西在游走,剑越练越快,就像瀑布声绵绵不绝,像雷声深沉悠远,夏天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当太阳重新照射到瀑布时,杨欢才发觉,自己的衣服早已撕碎,现在几乎是赤身裸体,好在这山谷不会有人在。

  oS最新v章节"'上P酷/匠网jh

  狗蛋无聊的蹲在贾谷街口大树下卖狼皮,这几天很郁闷,他明明看见了野人可大家都不相信,村里的人说在这方圆几十里的地方有老虎、豹子还有猴子,就是没有听说过有野人的。远处隐隐约约有几个骑马的过来,狗蛋站起来望了望又重新蹲下,就像从来都没有站起来一样。这里叫贾谷镇,坐落在两山之间的一块山谷平地,离平关府不到五十里地,此山谷是本地进出的交通要道,每隔十天半个月都会有商贾从此经过歇息或住宿,这个小镇就是因此而慢慢形成的。马队经过贾谷镇街道并没有停下,而是快马奔过,惊得行人纷纷躲向两旁,然后投来愤怒的目光,看清来人后又都低头走开。马队穿出街口时为首的锦衣少年一勒马缰,看到靠在树下傻不愣登的狗蛋,“喂,傻小子,还记得我吗?”锦衣少年笑呵呵的问,狗蛋看了看骑在马上面容英俊的少年,又看了看他身后的五个骑马的人,把目光转向别处,没有回话。后面的一腰胯长刀的人看这个愣小子不答话厉喝道:“野小子,好大的胆子,我家少主问话怎么不答?”狗蛋吓得哆嗦了一下,锦衣少年看到狗蛋的动作哈哈大笑,俄而又对那胯刀说话的人到:“阿四,别吓着他。”又露出刚才般的微笑对狗蛋说:“傻小子,这次给我带路,我给你一两银子。”说着掏出银子在手里颠了颠看向傻蛋,心里戏谑的想:“上次半两都几个人抢着去,这次。。。。。。”狗蛋看到银子,咽了口唾沫,却摇了摇头。锦衣少年有点意外,收起了刚才的笑容,伸出两根手指提高了声音说:“二两”狗蛋艰难的又咽了口唾沫,盯着锦衣少年站起来说:“先把银子给我。”锦衣少年慢慢的笑了,掏出碎银子抛给狗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