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旋地转,一位少年被重重的摔到了地上晕了过去。

  “喂!同学,醒醒!醒醒!“感觉到了脸上的拍打,少年幽幽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蔚蓝色的天空和一个充满阳光的笑脸。少年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绿绿的草坪上,身上传来一阵酸痛,浑身都散架了似得。

  “同学,你怎么睡在这儿啊,时候不早了,再不快走碧云学院的报名就要截止了.”

  少年再次的环顾四周,并打量着眼前的同龄男孩,火红的短发下是一双大而有神的双眼,身板挺直、匀称,浑身散发着热情与活力,就如同网游中的男孩初始人物一样。

  少年凝神思考:这是什么情况,我是死了还是在做梦?

  少年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

  不对啊,我都16岁了怎么现在看起来我的身体还不到10岁的样子?也就是说我真的穿越成功了?哇哈哈哈!我在异界的风流人生就要轰轰烈烈的开始。

  情不自禁的少年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嘿!同学你傻笑什么!还不快走,天色已经不早了。”红发男孩摇晃着少年的肩膀,眼中露出对同学的关心与热情。

  “对不起,我太兴奋了!”少年收起了傻笑,回到了现实当中。

  “我们以后就是同学了,哪用这么客气,快走吧!要是学院关门了我们就得露宿野外了。”不由分说红发男孩拉起少年的手就朝一个方向奔去。

  少年看着红发男孩拉着他健步如飞,生怕自己跟不上。想起以前的自己要是这样奔跑怕是早就气喘如牛了,哪里知道现在的自己这样奔跑起来也并不吃力。

  “对了,我叫乐天,你呢?”红发男孩转过头来说道。

  “我叫刘杰,请多关照!”刘杰并不是少年的本名,想到上辈子的名字并没有自己带来一丝好运少年心中就一阵酸楚。反正这是一个崭新的世界谁也不会追究我名字的真假。

  “哈哈!我们能一起到学校去报名也是一种缘分,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了。”乐天好爽的说道。他的一头红发,在夕阳的余晖了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谁也没有料到,此时的一句兄弟,造就了两位少年之间一辈子的真挚友情。

  “请问碧云学院是个什么的方?”

  “碧云学院你尽然不知道?往这条路方向上的只可能是去碧云学院的,你家里人没和你说清楚?”

  “...我的确不是很清楚。”刘杰头上冒出冷汗,难道我要告诉他我是从别的世界来的?

  “碧云学院是哈斯克特王国的初级学院,是执行国家六年义务教育的公办学院。每年的七、八月份都会招收适龄儿童免费入学,像我们这样的贫苦孩子只能进入这样的学校学习,甚至有的家庭人手不够,农活太多,不让孩子来这儿学习。”

  一听这个学校是免费的,刘杰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对于没有身份的他来说,能进入一个学院,安定自己的生活,是个不错的选择。

  就这样边跑边说,不知不觉中我们穿过了草坪,进入了一片森林。远处的天空只剩下一抹余晖。直到余晖完全消失,月亮出现的时候,远处才隐隐约约出现了一片小村庄。

  乐天兴奋的指着前方说道:“快看,那就应该是碧云学院了,天都黑了不知道报名结束了没有。”

  l更“R新$$最v8快上酷?匠e¤网

  什么!碧云学院竟然是一个小村庄?受过现代教育的刘杰怎么也没想到学院如此的简陋。

  等到他们走进一看,村口还真有块牌子上写着四个古朴的大字“碧云学院”。

  没有任何的阻拦二人就走进了这个学院,一位大叔单手举着半人高的大木桶从二人的面前走过,乐天赶忙跑上去问道:“这位大叔,请问碧云学院的报名处在哪?”

  “什么大叔,我怎么没看见。我是这个学校最玉树临风的阿力老师。”说着,他就放下木桶对着我们亮出了他臂膀上的二头肌。

  刘杰和乐天满天的黑线,心说:自恋狂。

  看见他们对自己的肌肉没有露出应有的兴奋之色,这位阿力老师只好对我们不耐烦的说:“你们来得可真够早的,报道时间早就结束了,这天都黑了你们才来。不过算了,反正我们这是免费的初级学院,什么事情都好说,多你们两个不多少你们两个不少,你们跟我来吧!”

  于是他们就跟着阿力老师来到了一片盖满茅草屋的院落,院口写着“男生宿舍”。

  此时的男生宿舍空无一人,让他们不禁产生疑惑,不会这个学院寒酸到只有我们两个学员吧!

  阿力老师带着他们走到第五排第八座茅草房前,门框上写着5-8。

  “这就是你们俩的寝室,赶快进去放下行李,再到屋后去抱上木桶跟我走。”阿力老师说道。

  刘杰和乐天推开房门,只看见两张床,两张桌子和两只板凳,其余一无所有,可以说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了。但是桌子板凳整整齐齐,床上桌面一尘不染,倒也显得整洁干净,简约大方。

  这时的刘杰才发现,乐天的背上还背了一个扁平的包袱,可能也就一两件换洗的衣服,而自己却什么也没有,只有身上穿的一件麻布衣、一条破短裤和一双草鞋。好像难民似的。

  跟着进来的阿力老师说道:“你看你,怎么什么也没带,唉!现在的家长一点也不重视教育,宁愿孩子在家种地也不愿让孩子免费来读书,连行李都不帮孩子准备。算了,你先将就穿着,等到学院发的校服和生活用品发下来就好了,快去屋后拿上木桶跟我走。”

  其实,阿力老师说的就是哈斯克特王国的现状,身为弱势小国的哈斯克特王国,人民都以农业为生,学不学习最终都是回家种地,谁愿意让孩子去读书?要不是一心为民的国王免除了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吃、住、学习的一切费用,可能没有一个家长会送孩子去读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