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夏沐暖的团队里有八个人:一号许陌,二号琪琪,三号阿谀,四号旭旭,五号若葵,六号心夏,七号阿吾,还有一个就是她自己。没任务的时候就各自分散在各地。

  u酷R匠网永久‘|免p费C看小说3T

  几人接到夏沐暖电话统一到了英国。

  “这个是博物馆的分布图,珠宝会在今天晚上七点的时候由英国伦敦最好的保安公司负责运送过来,明天早上九点开始展览;我准备在晚上十点钟行动,旭旭你的车子不能放的太近,在广场这边就好了。琪琪这次的武器不要准备杀伤力太大的,如果一旦被发现了我们尽量减少对博物馆里的破坏,还是以逃跑为主。阿谀你要负责搞定博物馆里的红外线与报警器,其他人解决那些守卫!”

  夏沐暖把分布图全部给他们看完,靠在沙发上继续说道:“这批珠宝是由一个珠宝商人威廉特意从香港运过来展览的,相信会吸引到不少英国的上流社会人物来观赏。”

  “切~有钱人就是爱显摆,摆明的就是叫我们去偷!”阿谀不屑的语气道。

  夏沐暖轻风云淡的一笑:“反正对我们有利无害,对了,琪琪,两个小恶魔怎么样了?”

  “已经安顿好了,绝对安全,不会出事的!”琪琪坐在了夏沐暖旁边。

  “恩”

  然后夏沐暖就从口袋掏出一张卡丢给琪琪,淡淡道:“这次任务过后,你们拿着这场卡,去哪里都好,别再回A市了。如果我不联系你们,你们就不准主动联系我!”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就阴冷了下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早就说过,我们已经被盯上了,这是我们最后接的一次任务,短期内是不会再接任务了,我们各自分散,保持电邮就好。等这段风头过了,我会再联络你们回来的!”夏沐暖眨巴眨巴眼睛扫了他们一圈疑惑道:“你们该不会以为我会为了你们牺牲自己吧?我在你们眼里有这么伟大吗?”

  阿谀收起平日吊儿郎当的模样,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这次的任务很危险吗?对方究竟是谁?”

  夏沐暖皱了皱眉头:“我怎么知道,我们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都是用电邮联系的!喂,你们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们是打不过我的!”

  “我相信阿暖!”一直沉默的许陌开口了。

  “好了,别啰嗦了,如果让我发现事后你们没有立刻离开英国的话,我们就立刻拆伙,永远都不合作了,还有,你们七个人最好一个都别死,否则我要你们剩下的人求生不能,求死无门!”夏沐暖站了起来,打了一个哈欠,困死了。继续睡觉吧~“是!”

  夜色降临,几个人开始分头行动,阿谀和夏沐暖最先潜入了博物馆里面。琪琪在电脑那边监控,旭旭在门口接应,还有四人在解决附近的守卫。

  夏沐暖和阿谀的手中有吸盘,可以专门吸住天花板,在上面行走,不发出一点声音,一般人根本就发现不了。夏沐暖从腰部拿出了烟熏弹与阿谀对望了一眼,拉下了两个人戴着的眼镜,按了一下开关,顿时烟雾朦胧,守在内场的两个守卫顿时要倒下来,夏沐暖和阿谀两个人轻身的跳了下来扶住了守卫,以免倒在地上发出了声音。

  夏沐暖指了指门上的锁,阿谀上前从腰部要出了一个解码器,按上去,没有一分钟就做了一个OK的手势!这个世界就没有他开不了的锁!

  夏沐暖轻轻的推开了门,戴着的眼镜可以清楚的看到会场中央有着无数条红外线,想要穿过,简直就异想天开。

  “一条价值4千万的项链用这么严密的保护措施,靠,还真TMD小气。”夏沐暖忍不住撅了撅嘴吐槽,更多钱的任务都接过,就没见过这么小心眼的人。

  “放心交给我!”阿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夏沐暖自觉的退到了一边,以免干扰到了阿谀。

  不过三分钟的时间,阿谀轻而易举的就破解了报警器和红外线,两个人同时走到了展厅的中央才发现展示柜里的项链正是他们要找的价值4千万的「月」!

  “这个密码!”夏沐暖指了指柜子上面的密码,撅起了嘴巴。

  阿谀咬唇做了一个OK的姿势,将解码器继续放在了电子锁上,按了一个红色的键盘,解码锁将会自动破解密码。夏沐暖抬手看了一下手腕上的夜光手表,还有十分钟了,皱了皱眉头:“快点,时间不够了。”

  “这得看密码的复杂程度了,又不是我能掌握的。”阿谀嗤之以鼻,就算你急死了也没有用。

  滴——解码器突然发出了一个声音,阿谀将解码器拿了下来,在电子锁上面输入了数字,柜子被打开了。夏沐暖将真的项链拿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假的放上去,然后还很有爱的摆成了一个笑脸的模样。

  阿谀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有心情玩?

  两个人动作快速的溜出了博物馆。夏沐暖对着通讯器道:“OK了,撤退。”

  夏沐暖将项链收好,阿谀的车子已经开过来了,几人都坐在了车子里,凝重的眼神看着夏沐暖。

  许陌开口:“阿暖上车,一起走。”

  “不必了,你们先走。记住我说的话!byebye~”说完夏沐暖就戴上了头盔,右脚一蹬,骑着机车飞驰而去。

  “怎么办?”阿谀回头看着许陌。

  “先离开英国再说。琪琪!”许陌眼神看向琪琪。

  琪琪立马拿出几张机票:“这里有七张各地的机票,我们一人拿一张,然后钱我也已经分成七分打到各自的卡里了,一人一份,大家保持联络。”

  几人接过机票,旭旭看着夏沐暖消失的方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酒店总统套房里——男人坐在沙发上,脸上依旧带着面具,身边站着一个男人面上也带着面具,低沉的声音道:“她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恩。”男人轻声恩了一下,没有多言,面具下的眼眸越发的冷冽而幽深。

  没过多久,大门就被人一脚给踹开了。夏沐暖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将项链丢在了桌子上,看着两个见不得人要戴面具的男人说道:“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帮你拿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