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呼~”异次元在大口大口贪婪的吸食着“新鲜”的空气,毕竟在古墓里面吸收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所以只好到外面吸食更好的PM2.5空气,那细小的颗粒物,对于我们修炼者可是没用的哦,难怪别人都想修炼,还可以多活命,还不快哉?~~~我挥舞着手中紧握的血狱沧刀,刺裂这破碎的时空!这剑的威力,狠!“哈哈哈哈...”我仰天大笑,可能是为了自己的实力上升了而自豪,其他自己不是开心的笑,而是略微的有许痛苦悲伤,因为我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我内心在乱窜,心脏也在扑通扑通的跳跃着,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见到自己的母亲。

  “诶,喧子你又在思恋自己的家乡自己的家人么?”异次元看懂了我的内心的想法,其实他早就知道我其实也算一个孤儿,一个没有亲人陪伴,只有一个老爷爷,异次元是在我睡觉的时候,听到了我说的梦话...“笨蛋啊,你找不到自己的家人,那你不知道让家人来找你啊...”班长也有点讽刺调侃的说着,嘴里还在喃喃的念叨着。

  “对啊,好像还有个比赛叫黑羊擂台,全国直播的,说不定你父母会看到你呢”异次元也应合着班长说的话。

  “靠,真的,我居然没有想到”我好似恍然大悟一样,兴奋的从石头上跳了起来。

  “快回家吧,明天学校放假就结束了..”班长幽幽的说着。“乒乓乒乓”这个声音好像是剑和剑切磋的声音,没错,正是!各种剑剑摩擦的声音,估计是一个绝顶高手,人根本不在附近,但声音却异常响亮,树林子里的麻雀都飞走了一群。

  我们正好有许无聊,懒得回家去了,先看一看到底是哪位绝顶高手在切磋武技。

  我们沿着声音的波动,找到了切磋武技的地方,“沙沙沙”这是风吹着沙子冒出的滚滚沉烟,在这场风尘下,站着一位貌美的武侠剑客,手里拿着一个青蓝色的巨剑,“嗖~嗖~嗖~”那位武侠剑客出招了,“第一劈”那个人吐出了生涩的话语,只看见他的对手一直在后退,看来是凶多吉少了,难道第一劈就这么厉害?打的对手节节败退。

  “欧阳枫,好毒的剑,不愧是剑魔!”欧阳枫的对手身穿的衣服已经是破烂不堪,被剑刺的血流不止,衣服很快染成了红色。

  欧阳枫!他可是与剑仙合称剑魔剑仙,剑仙虽仙,但更毒!而欧阳枫之所以被称为剑魔,是因为他的剑,没错,剑的名字就叫蓝毒,他曾经还是偷偷的修炼过独孤家族的祖传宝物,以前和剑仙是好兄弟,可不知道因为什么,而情谊毁灭,之前还是好兄弟的时候,欧阳枫偷学的是独孤九剑,而剑仙则是偷拿了轩辕剑!当时的独孤求败缉拿他们两兄弟,到现在都没有收获。

  而他现在的这个对手,就是独孤家族的独孤谋,为什么独孤家族不是属于四大家族?他们的实力很牛的,剑法简直是超神,因为独孤家族人少,但每人的实力都在很多人之上。

  “欧阳枫,后会有期...”独孤谋说完,便狼狈的逃离了,但欧阳枫也没有追上去。

  “出来吧,躲在草丛里的人”欧阳枫冷冷的说道,如果不是他的容颜,我早想打死他了,这么帅还怎么高冷。

  没想到竟然被发现了,果然他不是一个平凡之辈,我心中一惊。我们只好跳出那个草丛堆。

  “说吧,你们跟踪我到底是有何贵干!”欧阳枫冷眼相待。

  “喧子,怎么办啊”异次元偷偷的对着我的左耳说道。“我怎么知道”我对他翻了个白眼。“子喧,我认为.....”班长大人话还没说完,欧阳枫就先动手了,“还在那叽叽歪歪,我不管你们有什么事,总之先受死吧”欧阳枫冲了过来,手中的剑瞄准着我的心脏中心!好准!

  “靠,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吧,喧子,班长赶快出手吧”异次元现在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手中紧握着散发绿色光芒的剑——翡梦邪刃!我也容不得马虎,这可是瞄准着我的心脏啊,稍稍不小心一下,就有可能和他们说拜拜了。

  “血狱沧刀出来吧”“沧轮之刃出来吧”我和班长异口同声的说道,而就是这样,竟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灵力波动,简直比刚才去过的山洞还要雄厚,“怎么会这样”我有些低估的说着。

  @酷匠网《I正en版a首m发8

  猛的一下,竟然不受控制的丢出了两个技能,炎,狱火重生!寒,冰骇刺骨!,这两个技能竟然融合在了一起!而且一个是冰一个是火啊...这两个技能震出的灵力波动,压迫着欧阳枫,看来这个技能的威力是如此的厉害,就连是天邪境巅峰的欧阳枫,都手足无措。

  “轰”我们的合击技能向着欧阳枫轰了过去,“嘶”好大的威力,直接把方圆百里轰出了一个大坑,“哈哈,我还没出手就已经赢了”此时异次元也已经在大笑了,“小心一点,我觉得他没有这么快会死,他都达到天邪境了,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班长说的有理有据。

  “没错,看来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蛮聪明的嘛”等浓烟消过去以后,那个外貌依旧清爽的男子还在!

  “怎么可能,完好无损!”我和班长又是异口同声的说道。就算不死也不可能完好无损吧,起码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啊?!“呵呵,不错,你消灭了我的一次法宝机会,我的蚕丝盔甲...我怒了!”欧阳枫也是非常愤怒了,他的蓝毒也在靡靡作响,剑已经变的一绿一蓝了。

  “夏子喧,怎么办啊”异次元也是急了,把我的全名喊出来了,重来都没看见他这么急过。

  “什么!夏子喧,你是夏子喧?!”欧阳枫突然发疯了一样,冲到我的身边,抬起了我的手臂,看向了我手臂的上方,“没错,没错,你就是夏子喧,这个是你的胎记,我果然没有记错!”说着说着,抬起来我的手给他们和我看了看。

  “我就是夏子喧啊,你怎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舔膝说:

  qq:2875407001是啊夏子喧到底怎么了?下章见吧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