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缥缈到了一个古塔前,亮了一下身份令牌进入了,接着道了古塔内的一个房间前,“缥缈求见婆婆!”

  “缥缈来了,很稀奇啊!来,进来坐!”一个拄着龙头拐杖的老妇人出现了,老妇人满头银丝,但面色红润,不见一丝皱纹。

  林缥缈提着金色的山河地理裙进入了古塔内的房间。

  “婆婆,缥缈这次是有事情请婆婆帮忙。”进入房间后,林缥缈开口说道。

  、酷匠r●网~唯一%正版5,其他◎e都u}是w盗)q版}

  “这真是奇怪,多年过去,没见缥缈你求过人帮忙,跟婆婆说说看。”白发婆婆开口说道。

  林缥缈坐下后,就说了夜殇的事情,将夜殇的情况前后始末都说了一遍。

  “夜殇……这个名字婆婆熟悉,想起来了,神魔城堡传来的信息,为他申请神魔护法。他出身起点低,不到二百岁达到这个成就,不说是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更别说还是功德半帝之身,怎么可能是人族叛逆呢!这简直是开玩笑。”白发老妇人开口说道。

  “现在很多人,做事比较偏激,这大帽子扣下来,也是很难扛,所以缥缈想见大宗老。”林缥缈开口说道。

  人族为首的百族联盟宗老会宗老层次也不同,有普通宗老、执法宗老和大宗老。只有执法宗老有见到宗老的资格,林缥缈目前连宗老都不是,所以没资格,需要人引荐,这白发老妪就是执法宗老之一。

  “这百万年是执法宗老邵均执勤,他做事比较偏激,这事到他手里,绝对是宁可错杀一千,不会放过一个,所以还真得见大宗老,如果功德半帝属实,那大宗老直接下个手书就完事了,这样的年轻人,重点培养都来不及,怎么能自残手足呢!”白发老妪开口说道。

  此时在另外一座古塔内,白秋元跟一个红袍老者汇报着情况,也说了林缥缈的态度。

  “执法宗老,如果不抓紧处理,恐怕就会有人干预,古启和灵树会不会找人干预不好说,那林缥缈一定会找人说情,一旦有人干预不能处理,那么就是一个隐患,这夜殇跟龙族有没有瓜葛真得不好说,这炸雷一旦炸了,麻烦极大。”白秋元开口说道。

  “如果直接灭杀,那么会激起一些不必要的冲突,会影响稳定,这样吧!你明早提人,将他放逐到天荒之外,那不是人族境地,他是生是死、是不是隐患都不重要了,他本尊和分身都放逐,也不存在什么后续问题。”红袍老者思考了一下说道。

  红袍老者是这百万年内执勤的执法宗老邵均。

  “这恐怕不行,人是古启、灵树和秋元三人一起送进大牢的,秋元自己去提人,提不出来。”白秋元开口说道。

  天荒城的大牢制度很严格,谁送的人,只有谁能提走,当然除非是执法宗老和大宗老的命令。

  “太保你带着人和白长老拿着本座手书一起办此事。”邵均对着站在一边候着的男子说道,那是他的大弟子太保。

  “师尊放心,弟子会和白长老把事情办好。”身材比较魁梧,脸上满是煞气的太保欠身说道。

  夜殇正在打坐,牢房门打开了,白秋元和太保出现在牢房内,铁流也在。

  “古长老不在?”夜殇站起身问道,他知道自己被坑了,白秋元显然是避开了比较维护自己的古启和灵树,是要下黑手。

  “夜殇,执法长老有手书传来,事情由白长老和太保统领处理。”铁流开口说道。

  “行!但我要知道处理结果,结果都没有,那我只有在牢房内不出去了。”夜殇知道决定命运的时候来了,自己想证明是功德半帝都没机会,因为白秋元下手太快,太狠!

  “师尊有命,对你的处理结果是放逐。”太保开口说道。

  “放逐!好吧!能接受,想怎么放逐就怎么放逐!”听到是放逐的处罚,夜殇没有反驳,不是立马诛杀那就是还有机会。

  出了古塔地牢,夜殇发现,收拾自己的阵容还真是强劲,白秋元和太保带着的队伍,有两人他看不出修为,还有四位都是九阶帝王境修炼者。

  “押走!”白秋元开口喊了一声。

  这时夜殇看不清修为的两人朝着夜殇走来。

  “不用押,我自己走!”夜殇笑了笑。

  随后在白秋元和太保的带领下,队伍就朝着西方飞行,半个时辰后到了地头,天荒城的西城墙。

  白秋元打出了几个手势,城墙上原本流转的阵法,暂停了一个区域。

  “夜殇,对面就是天荒,有着各种天赋逆天的族群,都是我人族的对手,更有着人族的天敌魔翼族,魔翼族战斗力强,有着猎杀人族分而食之的习惯,且各个战力惊天,能不能活着就看你的造化了,另外跟你说啊,你要快点跑,这海上桥梁只有这半个时辰是安稳的,晚一点跟风火劫中毁灭神风差不多的寂灭黑风就会出现。”白秋元说完右手一挥,一个能量漩涡出现,将夜殇裹住,就从城墙阵法的裂缝丢了出去。

  夜殇脸色变了,这白秋元太狠了,这哪里是什么放逐,这就是杀人,还是借刀杀人,用人类天敌的手来灭掉他夜殇。

  将夜殇丢出去,白秋元就开启城墙的防御阵法。

  落地后看着巍峨斑驳的城墙,夜殇知道白秋元的话没假,城墙上的痕迹中充满了毁灭气息,一旦寂灭黑风出现,他扛不住,城墙上全是这样的痕迹,那说明寂灭黑风是大范围的,跟毁灭神风只是攻击一个区域是不同的。

  没有办法,转过身夜殇施展了时空领域,最快速度飞行,他必须尽快飞出天荒城所在的海上桥梁,如果慢了,那等罡风来临,就要倒霉,他还不想死,他还得为自己讨回公道。

  “这就是命,得罪了白长老,还真是没什么好下场。”太保看了一眼白秋元转身离开,那眼神中有着鄙视,因为他也不齿白秋元的做法。

  黑夜过去,黎明到来,天荒城还是那个天荒城,只是地牢中少了一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二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