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道虚觉得这次夜殇是死定了,因为这牵扯到人族大局。另外他猜出通道或者是传送阵可能在星月城,还要调查是因为要谨慎,混沌界域是一个天界势力没有沾染的区域,资源深厚,这对天极宗太重要。

  上一次因为在混沌界域的人手有限,所以只能走下策,只能掠夺本源之气,但是如果有稳定的空间通道或者是传送阵,那么就可以达到长期统治,这对天极宗是一个极大的机会。

  夜殇还在贵宾楼内,可以说自由上受到了限制。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白秋元查龙语还是没有结果,这情况下,他目前只能放弃。

  放弃了继续寻找龙语,古启三人就要回天荒城。

  林缥缈没有出现,是罗元道举办的送行酒席。

  “林缥缈架子太大了,怎么了,百族宗老会,她都不放在眼里?”白秋元有些不满。

  “我们战皇大人,还有其他事情处理,晚一点会来的。”罗元道不吭不卑的说道。

  “好了,喝完酒我们就出发。”灵树长老开口说道。

  酒宴完毕,古启、灵树长老和白秋元带着夜殇就出发了,朝着传送阵走去。

  到了传送阵,就要上传送阵的时候,缥缈战皇林缥缈出现了。

  》更F!新…最快上酷lD匠网

  “这时候才来送行,是不是有些晚了点?”白秋元开口说了一句。

  “白长老想多了,夜殇,本座是来送你的,不要有顾虑,星月湖你放心,天荒城那边,本座马上也会去。”林缥缈看着夜殇说道。

  “谢谢战皇大人,夜殇的事情,让大人放心了。”夜殇对着林缥缈拱拱手。

  “不需要说谢谢,因为本座不只是缥缈战皇,还是你的朋友,你可以踏实的去。”缥缈战皇拿下了面纱。

  看着缥缈战皇面纱下精致的脸庞,夜殇惊呆了,不只因为这是一副绝世红颜的脸,还因为他认识,是跟他相处了很长时间的萱儿姐。

  对着夜殇点点头,林萱儿转身离开了,她来,就是给夜殇一个安心。

  上了传送阵,夜殇跟着古启三人就开始传送。

  夜殇很安静,他内心放不下的事情可以放下了,缥缈战皇是林萱儿,那星月湖就稳如泰山。

  离开了传送阵,林缥缈到了城主府,接着喊来了苍宁。

  “将苍宁军团的一支军常驻在星月湖附近,有对星月湖动手的直接格杀勿论。”林缥缈下达了战斗命令。

  这时候呆在星月山庄的林萱儿离开了,目标也是传送阵,夜殇的事情,她不能放任不管。

  古启三人带着夜殇不断的传送,传送了一天时间,上了一个夜殇看不清修为护卫看守的传送阵。

  帝级传送阵,夜殇看出来了,那是帝级传送阵。

  再次传送一下后,四人进入了天荒城。

  出了传送阵,夜殇被天荒城气息震住了,因为他还有见过这样的环境和气息。

  “先丢进大牢,我们去宗老会复命。”白秋元开口说道。

  “丢进大牢合适么?”灵树长老看了夜殇一眼后说道。

  “不丢到大牢,难道还当上宾供着?如果乱跑,那打探到我们天荒城的信息怎么办。”白秋元坚持自己的意见。

  看着古启也要说话,夜殇伸展了一下身子,“多谢两位长老,大牢就大牢,没什么的。”

  听了夜殇的话,古启没再说什么,反正到了天荒城,事情总要有着处理,就算是给夜殇塞到大牢,也没什么。

  白秋元带路,到了城中的一座古塔,随后进入地下。

  “见过三位宗老。”刚进入地下,一个穿着黑甲的男子出现了。

  “将这个人关起来,严加看守,不能出任何人意外。”白秋元开口说道。

  “不要用什么手段,他是我们人族,另外一些事还没有定论,目前只是将人放在这里,铁流你明白了么?”古启开口交代了一句,他担心铁流真拿夜殇当犯人看,施展一些刑罚。

  “铁流明白。”铁流点点头。

  古启三人就离开了底下出了古塔。

  “今天比较晚,明天我们召集大家一起商议,看看执法宗老是怎么说。”灵树长老开口说道。

  古启点点头就离开了,白秋元也没说什么。

  “小伙子你年纪轻轻的弄出什么事,至于三位长老一起将你送进大牢?大牢内关着的可都是重犯,都是罪大恶极。”铁流开口说道。

  “都是罪大恶极?看来我还很幸运,有这样的规格待遇。”夜殇笑了笑。

  “古长老有交代,那本统领也不会为难你,给你一间舒服的房间,你呆着。”铁流上下打量了一下夜殇,觉得有些奇怪,因为被送到古塔地牢的,就没有一个平静的,不是觉得冤枉,就是怒骂。

  “谢谢,舒服一点的牢房,也不错。”夜殇对着铁流拱拱手。

  铁流将夜殇送到了一间牢房,牢房内很干净,不过周边挂着的都是黝黑的锁具。

  将门用大锁锁好,铁流就离开了。

  阵法牢房!铁流手里的大锁扣上之后,整个牢房四壁和牢门上就有了阵法纹理显现,能量在上边流转。

  感受了一下,夜殇知道他只要触碰就会受伤,那阵法能量强度极高。

  想想夜殇就明白了,这是人族联盟的重地,牢房关押的都是敌对阵营的巨头,或者是人类自身穷凶极恶之辈,够得上这个层次的,哪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既来之则安之,夜殇拿出一坛酒,喝了一口之后就打坐修炼,最近身躯刚刚突破,所以还需要熟悉和稳固。

  林萱儿就是缥缈战皇林缥缈是夜殇始料不及的,不过也是令他高兴的事情,因为后方一切安稳,他可以放心的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自认没有做对不起人族的事,自认自己无愧于天下,夜殇也不怕什么,自身是功德半帝,如果还能被按上叛逆的帽子,那他也没什么可说的。

  夜晚的天荒城是安静的,安静的可怕,没有灯红酒绿,有的只是一座座灯塔。

  林萱儿从传送阵走了出来,接着朝着最高的古塔走去,她是不放心夜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