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殇每天就是稳固境界,不过他捡起来了一个习惯,就是每天早晨的时候,都会挥动轮回枪,伸展筋骨,施展是武者就基础的枪法,因为那枪法连修炼者都算不上。

  古启会津津有味的欣赏,灵树长老也很安静,就是一壶茶,或者是一壶老酒,就能坐半天。

  白秋元要抓龙语,没结果不会离开,那夜殇就等着。

  伸展完筋骨,夜殇就开始修行炼丹术,他现在材料很多,用了几天时间就将炼丹术冲到了帝级,以前他就是帝师,不过不够纯熟,因为修为顶不上。

  将炼丹术修炼到了帝级,夜殇拿出了材料,开始打造武器和铠甲,用了五天的时间,炼制了两把武器,夜殇就将炼器术也提升到了帝级。

  接着夜殇开始了大批量的炼制长剑、战刀和铠甲,君王级、天君级都炼制了不少,帝王级的长剑和战刀每样就炼制了几把。

  “小伙子,你明明是帝师了,为什么还要炼制低级的?真不了解你们年轻人。”灵树长老有些不懂了,压制不出好奇心就问了一句。

  “回前辈的话,我们家乡只有我一个是九阶修炼者,炼制帝级的给谁用呢?所以八阶的最合适,九阶的稍微备用一些就可以了,他们能进入九阶,那后来人的他们管,就不用我了。”夜殇开口说道。

  “想法很合理,不过不用太担忧,这次的事情,不见得是死胡同,最起码本座不信你是人族叛逆,虽然别人会有不同意见,但不至于直接一竿子将人打死。”古启开口说道。

  “谢谢前辈,现在没事情,能为家乡做多少就坐多少。”夜殇拿出了自己的八龙鼎开始修复。

  八龙鼎被诛邪之地本源撞穿,是一个对穿孔洞,夜殇拿出材料就开始研究。

  先炼制丹药和武器,后修复八龙鼎,是因为夜殇打算精心炼制一下,将八龙鼎的品级和质量都提升起来,因为八龙鼎是他的护身法宝,也太有感情。

  夜殇使用的都是自己积攒的最珍贵的材料,另外修复起来也是很难,因为八龙鼎有器灵,替换材料和阵法都要小心。

  古启和灵树长老两人就在一边喝茶观看。

  看了一天,灵树长老开口了,“古长老这是什么情况,这么修复,那不是比重新炼制难度大过了?”他是炼丹师,所以对炼器不是很懂。

  “这么修复确实比重新炼制难度大很多,但不是无用之功,因为他保留了那残损的大鼎最珍贵之处,保留了器灵不受伤害,不过手法太糙了,是最低等的炼器传承,甚至说连传承都算不上,就是一些天界的通用手法,用这么低劣的炼器手法炼制帝器,在天界还没有听说过。”古启开口说道,他是炼器师,从夜殇的炼制意图上就明白了夜殇的想法,也说出了他对夜殇炼器术的评价。

  “这情况?他的炼丹术也是一样,手法很糙。”灵树长老看向了古启,两人对视着,都有了一些想法,那就是夜殇出身极地没有传承,这不是撒谎,另外也看到了夜殇的潜质。

  高等手法和技艺可以提升炼丹和炼器速度,也能提升品质,所以没有人会有高等手法和技艺不用。

  夜殇的低级手法纯熟并圆润无比,那是长期使用的体现,这点古启和灵树长老自然能看出来,他们知道夜殇就没有高等传承在身,如果是叛逆,那么这些传承一定会有。

  “晚辈也不想手法糙,可是关于传承,哪怕是一般的,天界人都视若珍宝,晚辈得不到,曾经想尽办法换,可还是不尽人意,不过炼丹和炼器,我认为关键的一点是走心。”夜殇修复八龙鼎完事后,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想法对,本座突然有一种感觉,没有什么天赋、不知道用心的渣渣使用着顶级的炼丹和炼器手法,这算不算是一个讽刺?”灵树长老看着古启说道。

  “自然算,不过人各自命不同,有些人出身高,他们出身高是他们的先辈给予的余荫,是他们先辈付出过努力,有恒心的人会自己获得,夜殇你认为呢?”古启开口说道。

  “一样的观点,所以我努力,这样将来我儿子和女儿想要什么也不缺。”夜殇结束了炼制,洗了一把脸说道。

  “说得都是实话。”古启点点头说道。

  白秋元疯狂的要抓龙语,他调不动缥缈皇朝的人,就从天极宗调集了人马,找龙语的足迹调查,占卜师也是不断占卜,但每次占卜都是黑蒙蒙的一片,最好的时候是看见龙语的身影,但周围是一边朦胧,还是无法确定位置。

  龙语很谨慎,离开后就用了天赋秘法,避免被占卜,秘法失效就用幻阵阵盘,控制周围的环境,不被别人看出来。

  在天极宗下属的一个城池,一个庄园内,凌天下看着凌绝带的信息。

  “想不到他来到了天界,还发展得这么快。”凌天下的脸色比较难看,因为他的前途就毁在夜殇手上。

  跑到了天界,凌天下到了天极宗负荆请罪,说了经过,因为他的修为还不错,凌道虚并没有杀他,将他安排到了下属的城池内做管事。

  %最新‘#章◎S节T上酷匠#网

  “千回帝王是二星帝王,可还是被他擒拿了,可见他的实力很恐怖。”凌绝开口说道,他恨夜殇,因为夜殇毁了他的修炼路。

  “夜殇有弱点,为父去找宗主,告诉宗主夜殇的弱点,只要能摸到混沌界域,那夜殇就妥协,有什么要求他都得妥协。”凌天下开口说道。

  随后凌天下背着被责罚的风险去见了凌道虚。

  虽然很烦,但凌道虚还是见了凌天下。

  凌天下就说了夜殇的情况。

  “坏我们好事的就是他?真是该死,不过知道了他的老巢和根基在哪里是好事。你们回来的通道,是单向的,他能来天界,一定还有其他的通道,只要能找到通道,那事情就好办!”凌道虚看到一些收拾夜殇的办法。

  “那属下去查这件事。”凌天下主动请命,因为他想立功。

  “很可能就在星月湖,本座给你安排一队人,你去调查。不过不管结果如何,都不要有动作,我们要等这次事件尘埃落定再出手,这次夜殇是难逃生天。”凌道虚开口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四更到!今天更新完毕!

  六月对喜子来说,是不顺利的一个月,白天没电,夜里通宵码字,导致状态极差,没有爆发,愧对兄弟姐妹。

  不过喜子自认很努力,不管有什么客观原因,四更保底,从没变过,即便是身体不舒服,即便是生活中有琐事缠身,因为我信,越努力越幸运四个字,努力才会得到认可。

  今天电业局守信了,电来了,可以让我明天开始爆发,七月将是奋发图强的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