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长老你的意思,东昊山输了?”冷冽话语中有些诧异。

  “输了,很彻底!可以说这次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经典战役。”秋长老点点头。

  “东昊山输了,那问题来了,那他们是光棍点接受夜殇的条件,还是死要面子,就这么不计代价硬抗呢?”纳兰长老笑着说道。

  “结果很快就会出来,神魔城堡这边的任务出结果后,就是他们抉择的时候,不得不说着夜殇太狠了,现在收拾多少城了?一百几十城,这打劫了多少资源?感觉这小子现在是富得流油。”秋长老开口说道。

  跟纳兰长老和冷冽交流一下,秋长老就离开了缥缈皇城。

  对于夜殇很惬意的在东昊山区域内大肆杀戮抢劫,东昊山的核心人员气苦,甚至都不敢出门,因为担心夜殇这杀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来了,出来后给一枪要了命也是正常的。

  东昊云杰的分身没有再出去蹲守夜殇,也告诉了东昊绝,不要做无用之功,因为就没希望。

  秋长老没有对东昊山进行煎熬,六天过后就派人通知东昊云杰,任务失败,不收佣金,也不再接受关于夜殇的任务。

  这个消息对东昊云杰是个打击,因为彻底没有遏制夜殇办法。

  思考了一下,东昊云杰召集了东昊山的高层开会研究怎么处理此事,东昊山必须做出选择了,要么认输接受夜殇的条件,要么就是放弃一些城池,只固守几个能守住的城,其他城池就只能是自生自灭。

  开会的时候少了一个人,上次开会还在的二长老不在了,本尊和分身全灭。

  东昊山大殿内死气沉沉,这次的战争使得东昊山元气大伤,脸面和实力都被夜殇打压得不成样子。

  东昊云杰叹了口气,接着说了目前的局势,甚至将请神魔城堡出手的事情都说了。

  “那现在就是在脸面和硬抗之间选择,如果硬抗,那山主和少山主本尊和分身只能固守四个城池,我们东昊山就毁了,慢慢的没有人再记得东昊山。”则面如死灰,他不愿意低头,可东昊山是他们的根,都有家族发展的。

  “停止战争,我们就要拿出一半统治疆域,这对我们东昊山的颜面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一个天君级的长老说道。

  “我们现在还有颜面么?不妥协,就守着四城,我们东昊山的脸一样没了,而且可发展空间小,没有人才入门,若干年后我们东昊山也没了。”另外一个长老发表了态度。

  “妥协吧!不战我们还能有一半疆域,战下去东昊山就真没了。”东昊云杰做出了决定。

  其他人也都点点头,只有东昊绝有些不甘心,东昊山以前是单帝君,现在是双帝君,可还被一个帝王带着几十人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这是耻辱,可这耻辱现在他必须接着。

  有了决定,东昊云杰就到了缥缈皇朝,到了星月山庄求见夜殇。

  “夜殇本尊去修炼了,分身在你们缥缈皇朝,有事情,我可以帮着转达。”曼陀罗对着求见的东昊云杰说道。

  “一半疆域我们给,这次的战争可以结束了。”东昊云杰开口说道,这句话说完,他好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过去的年月东昊云杰就没受到这样的屈辱,但今天没办法。

  “那行,我传信让他回来,也找一下见证人。”曼陀罗开口说道。

  跟夜殇在一起的曼陀罗分身通知了夜殇,说了东昊山的态度。

  得到这个消息,夜殇想了一下,停止了攻击,然后回到了缥缈皇城。

  夜殇回到夜月山庄的时候,夜月山庄有不少人,缥缈皇朝的高层有几个都在。

  兰长老、罗元道被知道消息的苍宁请来了,无锋也在场。

  在大家坐下后,又来了一人,这人到来所有人都站起身拱手见礼,这人一身金色的战衣,上边是山河地理图。

  战皇!是缥缈战皇林缥缈,这次出来的是本尊,戴着面纱,发饰是金色的,一块水滴形的玉石悬挂在发髻前。

  “夜殇是我缥缈皇朝的领主,所以这个见证人和公证人本座来做。”林缥缈坐在了主位。

  “战皇大人来了,那可以谈正事了,一半疆域你们东昊山认出对吧?”夜殇看着东昊云杰问道。

  “是,东昊山要结束这场战争。”东昊云杰点点头。

  “姬刀,疆域图!”夜殇对着姬刀喊了一声。

  姬刀过来后,手臂一扬,一副疆域图放在了大桌子上。

  “我们都是大男人,绕来绕去的没意思,你自己划出一半觉得我能接受的区域,我们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夜殇看着东昊云杰说道。

  看着疆域图,东昊云杰心里满是酸楚,因为手里的笔划下去,东昊山的基业就毁掉一半。

  夜殇也没追他,接过了曼陀罗递过来的茶水就喝了一杯。

  深呼一口气,东昊云杰拿着笔将东昊山疆域划成了两半,“靠近缥缈皇朝和缥缈皇朝相接的区域,是你的了。”

  “好!”看了一下疆域图,夜殇点点头。

  没有脸多坐半刻,对着林缥缈欠欠身,东昊云杰带着东昊绝走了,虽然付出了大代价,但也算解决了东昊山的危机。

  2更I新最√快《m上y酷PU匠X(网Q

  矛盾解决,夜殇也不吝啬客气,起身将东昊云杰、东昊绝送出了夜月山庄。

  “多谢战皇大人前来做公证人。”回到了山庄内的夜殇对着戴着面纱的林缥缈拱拱手。

  “你是缥缈皇朝的领主,有这样的事,本座自然要出面,总不能让人觉得我们缥缈皇朝没人。”林缥缈开口说道。

  “夜殇多谢战皇人对星月湖的庇佑。”夜殇将疆域图朝着林缥缈身前一推。

  “你这是?”林缥缈露在面纱外的双眼中有些诧异。

  不只是林缥缈有些诧异,苍宁、兰长老和罗元道也不明白什么意思。

  “我要东昊山的疆域没什么用,就是拿来送人的,送给战皇大人,感谢大人对星月湖的的照顾,对我夜殇的照顾。”夜殇手指点了点地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