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灵魂擒拿住后,中年男子将其收进一个金色的法宝中,“这需要慢慢炼化。”

  “这是?”夜殇有点看不懂了。

  “小伙子你还年轻,不懂那些老家伙的手段,鬼祖的灵魂就栖身在这具金身圣灵当中,因为突然出现的纯净灵魂打乱了他的部署,不过他也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就可以完成夺舍和侵蚀,到那时候你会首当其中,深受其害。”中年男子拉开椅子坐下,指了指夜殇身前的茶壶。

  “那我这就多谢前辈了。”夜殇拿着茶壶开始泡茶,他知道这中年男子没恶意。

  “哪里有什么前辈后辈,其实就是修炼的年月多一些罢了,你可以喊一声老哥。”中年男子纠正了一下夜殇的话。

  喝茶的时候,中年男子没说话。

  喝了一杯茶后,中年男子站起身,“修身、修德,尊重本心前行,路很长,但也会很顺。”

  “鬼祖称呼老哥为陈皇,不知道老哥是神魔榜上的哪位?”看中年男子要离开,夜殇开口问道。

  这时候中年男子身影已经消失了,但有声音传来,“榜上无名,不过神魔榜是老哥随手写的。”

  夜殇身子震了一下,这是什么概念?

  神魔榜的撰写者,那最起码要知道所有神魔榜上高手的实力,自身实力应该在神魔榜高手之上。

  一切恢复了,世界正常运转起来,甚至说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金灵也迈开步在夜殇身前身后走动,他也不知道刚度过了一场危机,如果没有陈皇出手,他将来就会被鬼祖的夺舍。

  也不整理生命之火了,夜殇离开了帝师楼,回到夜月山庄。他心里有些不平静,一个控制大范围静止的领域,太强大了,静止之下,那是想杀谁就杀谁。

  苍宁来到了夜月山庄,林萱儿也到了,跟夜殇坐在一桌。

  看着夜殇有些走神,苍宁伸手在夜殇双眼前划动了一下。

  夜殇揉揉眼睛,“大家都来了?”

  “你这想什么呢?”曼陀罗开口问道。

  “没想什么,苍老板来了!”夜殇开口打着招呼。

  “今天我来,可是带来了一些好消息。”苍宁开口说道。

  “什么好消息?”曼陀罗有些急切的问道。

  “这次你们为缥缈皇朝立了功,猎杀了那么多的邪灵,晚些时候天道自然会有一些反应,不过气运这些东西,是摸不着看不到的。”苍宁开口说道。

  “天界规则的笼罩有循环期,当笼罩这区域,是气运还是功德就会有降临。”林萱儿补充了一句。

  “这一千生命之火战皇大人没收,她不占别人便宜,至于你们要再次进入诛邪之地不是不可以,下一次要上交三百生命之火做为代价。你一千都拿出来了,也不差那三百,没有什么不同意的,我就替你答应了,战皇大人会找合适的时机会送你们去一次。”苍宁笑着说道。

  林萱儿扭头看向一边,什么替着答应了,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过还算合理,没有漏洞。

  “好,萱儿姐,我们有机会进入。”夜殇挥动了一下手臂。

  “还有一些事,战皇大人让我传达。”苍宁提起了下文。

  “不会没收这一千生命之火,就提其他的要求吧?强人所难的事我们不干。”曼陀罗站起身说道。

  “阿罗,你别激动,看看苍老板怎么说。”夜殇拉着曼陀罗坐下。

  “夜殇,你们现在的老巢应该在绿水城区域的星月湖,战皇大人的意思是以星月湖为中心,周围辐射百万里归星月湖管辖,让你们自由发展,不受缥缈皇朝限制,但不能伤害缥缈皇朝。”苍宁开口说道。

  “看来还是暴露了,那说说缥缈皇朝的要求。”夜殇呼出一口气说道,他最担心的就是星月湖和星月城暴露。

  “刚才说了,没要求啊!不过你还有一个选择,星月湖如果想要得到缥缈皇朝的庇佑,那么要交圣灵石,当然了你可以不交,星月湖什么事缥缈皇朝不干涉,被攻打自然也不管。”苍宁撵动了一下手指。

  “看不出来,缥缈战皇还是财迷。”曼陀罗嘀咕了一句。

  “阿罗,慎言!”苍宁伸手拉了一下曼陀罗,她可是知道缥缈战皇就坐在这里呢!

  “这有什么,话还不让人说了?”林萱儿笑笑,她自然知道曼陀罗是心直口快,也不存在怕谁。

  “苍老板,交圣灵石求庇佑这很合理,那是什么价格呢?”夜殇开口问道。

  求人庇佑不光彩,可他夜殇不需要,但混沌界域需要。

  “百万圣灵石,庇佑万年。”苍宁开口说道。

  “一年一百?”曼陀罗诧异的看着苍宁。

  “嗯,战皇大人是这么说的。”苍宁点点头。

  “干了,我收回刚才的话,战皇大人真不是财迷。”曼陀罗不好意思的笑笑。

  “夜殇你的意思呢?”苍宁看向了夜殇,因为能做主的人是夜殇。

  “是人情,别人的善意不能拒绝,接了,不过你告诉战皇大人,缥缈皇朝需要,在不违背原则、不违背道德的情况下,夜殇会出手。”夜殇呼出一口气说道。

  P最新》章4w节D上a#酷%v匠√)网a

  “夜殇你不太高兴?”苍宁开口问道。

  “世间人情最难还,战皇大人有这个善意,我很感谢也很感激,如果是万年千万圣灵石就好了,那不存在人情。”夜殇苦笑着说道。

  “夜殇,你想多了,战皇大人可能不是这么想的。”林萱儿开口说道,她没想到自己的决定给夜殇带来压力。

  “嗯,其实也没什么,缥缈战皇有战争,我出战就是,做好自己就足够了。”夜殇开口说道。

  “战皇大人说,如果你应了,这个给你,是缥缈皇朝的领主令,在缥缈皇朝跟府主令同级,其他势力见到这个令,也得退让!”苍宁将一面令牌递给了夜殇。

  “我就纳闷了,我们星月城建设得很隐秘啊,怎么就被人发现了?”曼陀罗有些不解。

  “缥缈皇朝想要知道什么,就没有什么能瞒住的。其实这是好事,战皇大人真是善意,没有其他意思,按照我了解的战皇,她有其他想法会直接明言,不屑施展什么手段。”苍宁替着林萱儿解释了一句。

  “我明白的,这是好事,星月城可以浮出水面了,萱儿姐的事情也解决了,今晚酒席庆祝。”夜殇拍了一下桌子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