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不是心疼父亲么!”夜青颜给夜殇捏着肩膀说道。

  “你父亲可是家底深厚,夜月山庄跟抢的差不多,他和你苍宁姨一起坑人家,是赢来的,一块圣灵石都没用。”林萱儿开口说道。

  “父亲就是厉害。”夜小罗给夜殇倒了一杯茶。

  “父亲,我们叫姨娘的都是您老婆,这段时间您是不是又不老实了?”夜少蕾开口问道。

  “你个混蛋丫头什么都敢说!一会跟你母亲说,看看怎么收拾你。”夜殇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就朝着夜少蕾丢过去。

  “哎呀!父亲我不敢了,可别跟母亲说。”夜少蕾伸手接过水果,又放到了水果盘里。

  “你这混蛋丫头,可别乱说话了,给你萱儿姨道歉。”夜殇对着夜少蕾点点头。

  “对不住!我这想逗父亲开心一下,冒犯萱儿姨了。”夜少蕾对着林萱儿欠欠身。

  “没什么的,看到你们这样,感觉真好,你叫少蕾,你不怕父亲么?”林萱儿脸上浮现了一抹红晕,随后马上就岔开了话题。

  “怕父亲……我只怕母亲和几个姨娘,父亲就算了,他不会骂人,更不会打人。”夜少蕾跑到了夜殇身边,拉着夜殇的手臂,“父亲您说是不是?”

  “你们姐弟四个都很懂事,为父对你们关爱少,疼你们都来不及,哪里舍得骂你们。不过你们严格要求自己,不要让家人失望。”夜殇伸手拍拍女儿的肩膀说道。

  “你就宠着吧!都被你娇惯坏了。”杨蕾几人端着菜都过来了。

  “怎么就娇惯坏了?九师姐你们对孩子的要求够严格了,我再骂几句,孩子还活不活了。”夜殇笑着说道。

  “要求严格没坏处,多努力一些,会更有成就。”司空初羽放下酒菜说道。

  “我不在意这些,只要他们能修炼到君王,生命无忧就行,实力?他们都有实力,那要我这个父亲做什么的?有我这个父亲在,我就能扛起这片天,他们快乐生活就足够。”夜殇开口说道。

  “多谢父亲,我们会努力的。”夜青颜四人都对着夜殇欠欠身。

  $酷匠Q{网?正^}版首*L发%

  “说得有点重了,大家都坐吧!”夜殇笑笑。

  “孩子们懂事,主要也是有榜样,有榜样在,比什么说服教育都有效的。”曼陀罗开口说道。

  苍宁和无锋来了,夜殇将无锋介绍给了大家,虽然贵为帝君,但无锋还是伯父和伯母的称呼。

  酒是九域世界的酒,菜色是九域世界的菜色。

  夜殇给父母敬酒之后,给杨蕾和司空初羽也倒了酒,“刚才说话的声音有点大,给你们倒酒赔罪了。”

  “没有什么的,你说得有道理,教育孩子,我们是言传,但你是在身教。”司空初羽摇摇头,她明白夜殇,也理解夜殇。

  “萱儿姨、苍宁姨,看见没,我父亲怕老婆。”夜青颜对着林萱儿和苍宁笑着说道。

  “这是你不懂,这是你父亲心疼老婆呢!将来找夫君,就得找你父亲这样的,要记住!”苍宁笑着说道。

  “那完蛋了,恐怕要让父亲养一辈子,因为在我眼里,天下男人都跟父亲比不了。”夜青颜开口说道。

  “咳咳!这打击面可有些大。”无锋咳嗽了一声说道。

  “啊哈哈!侄女给伯父斟酒赔罪了。”夜青颜给无锋到了一杯酒。

  一顿酒席吃得是宾主尽欢,无锋离开了,不过苍宁没走,跑着去林萱儿的阁楼住,主要是想和林萱儿聊聊天。

  “总以为自己了解,可实际不然,今天见到了他另外一面,感觉很震撼。”苍宁开口说道。

  “是啊!本座也有些感慨,以前看到的是一个优秀的,素质高的修炼者,今天看到的是一个孝顺的儿子、谦和的夫君,一个慈爱如山的父亲。”苍宁开口说道。

  “以管窥豹,就能看出做人的成功。”林萱儿开口说道。

  停下了修炼,夜殇每天陪着家人,坐着兽车到处走走,因为人多,苍宁又弄来了两辆兽车,林萱儿也与夜家人一道,在飘渺城转了转。

  宫羽凡得到消息了,杨天烈也一样,他们都很兴奋,因为觉得抓到了夜殇的弱点。

  陪着家人几天,夜殇就将家人全部送上了传送阵。

  “父亲,这次来的人,哪里也不要逗留,直接回混沌界域,短时间内不要离开空中之城。”夜殇对着夜无忧说道。

  “为父明白的,放心吧!家里没有任何问题。”夜无忧点点头。

  夜殇安静下来后,等候着进入诛邪之地的消息。

  得知夜月山庄静下来,宫羽凡和杨天烈找来了占卜师,不过没等占卜呢!就有城主府的命令传来,是缥缈战皇的圣谕,她不管两人和夜殇的争斗,但不允许七府主没下限的打别人家人的主意,违者斩。

  “父亲,战皇大人怎么会下这样的命令?”杨宇很是不解。

  “有什么奇怪的,应该是苍宁那个贱人的原因,她现在和夜殇穿一条裤子,所以为夜殇请一道圣谕也是正常的。”杨天烈开口骂了一句,但圣谕他不敢违背。

  让夜殇比较意外的是,罗飞前后拜访过两次。

  夜家人没走的时候,他备了一份厚礼上门拜访,态度也是很客气。

  夜家人走了,他也来拜访了夜殇一次,没有任何事,就是找夜殇喝茶。

  “萱儿姐,这罗元道是真厉害。”呆在林萱儿居住阁楼内的苍宁开口说道。

  “是的,以前就说过,如果除去战斗力这个因素,他才是第一府主,审时度势能屈能伸,都做的很到位,这你要学习。”林萱儿点点头。

  苍宁点点头,这点她承认,在儿子本尊被斩的情况下,不追究还能让儿子去交好,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最起码她是做不到。

  “其实这和气运有关,罗元道比宫羽凡和杨天烈气运强,所以避开了和夜殇这功德大圣的冲突,可宫羽凡和杨天烈傻,非要跟夜殇过不去,甚至说和你为敌,这不是傻么?本座甚至觉得这是打本座的脸。”林萱儿开口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二更到!

  写这一章满感慨的,我也是父亲,也是儿子,所以对父爱如山这个词感觉很强烈,父母真都不需要孩子有什么成就,健康快乐就好,看到本章书的,没在家里的,给家里通个电话,其实家人才是我们世界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