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拒绝好么?”苍宁开口问道。

  “没什么不好,这杯羹就不分给他们,他们又能如何?”林萱儿哼了一声。

  “好的,小姐霸气!”苍宁笑着说道。

  “诛邪之地到底蕴含着什么,本座也是不懂,要知道鬼祖成名比我们现在神魔榜上的一批人早太多太多了,大魔王能斩杀他,是实力比他强,但论算计、论手段,鬼祖没人敢小瞧。”苍宁开口说道。

  “苍宁明白。”苍宁点点头。

  “你能明白就行,修炼者不能有畏惧之心,但谨慎总是没错的。”林萱儿提醒着苍宁。

  酷}E匠网:永√久P#免费@》看小n说iE

  “这次是以城主府为主,还招收一些散修进入,散修的选取小姐有什么态度么?如果有其他势力的散修要进入怎么办?”苍宁开口说道。

  “事是这么说,但具体甄选还不是看我们的安排?我们让散修进入,就不会有我们缥缈皇朝不给别人机会的帽子扣过来,虽然我们不怕,但能避免就避免。”林萱儿开口说道。

  东昊城神魔城堡内,来了一个青年男子,青年男子身后背着一把长剑,气势极为犀利,人就是剑,仿佛是欲要刺破天穹。

  他到来后,秋长老就出现了。

  秋长老将其带进了地下城堡。

  “东昊护法怎么来了?”进入地下城堡后,秋长老开口问道。

  “我来是询问一件事。”青年男子坐下后说道,他是东昊山的少主东昊绝,在神魔城堡是护法身份。

  “嗯,东昊护法说说,看看是什么事。”秋长老开口说道。

  “我弟弟战死,他多年前分身陨落后,就没有修炼分身,这次战死的是本尊,我找人占卜过,他最后出现的地点是神魔城堡,那么就是说他执行的是神魔城堡的任务死亡的,本座想知道这次任务的详细情况。”东昊绝开口说道。

  “不错,他是执行神魔城堡的任务死亡的,但这次的任务比较特殊,本座不能告诉你。”秋长老开口说道,修炼者一般都灵魂水晶存在,死亡后水晶就暗了,所以亲人和朋友会知道。

  “什么任务,我这个护法不能知道?”东昊绝看着秋长老的双眼没精芒闪动。

  “因为牵扯到了神魔城堡内部的事情,所以本座也不能说。”秋长老开口说道。

  “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他是被坑死的。”东昊绝的脸色很难看。

  “东昊护法慎言,你是护法,你该了解我们神魔城堡的规矩,接任务是自由的,可以拒绝,没有强迫。”秋长老的有些不满,因为东昊绝的话等于是质疑神魔城堡。

  “那我就问一下,什么情况下我能知道这次任务的详情?”东昊绝换了一个话题。

  “长老有资格知道任务详情,可知道又如何?你不能泄露消息。”秋长老开口说道。

  “就没想泄露,我会自己解决他。”东昊绝的声音内满是杀意。

  “那等东昊护法先成为长老再说吧!”秋长老不想再说什么,因为这话题谈不下去。

  东昊绝走了,秋长老暗骂了一句,骂的是冷冽,因为冷冽给她送来的任务很坑,等于是得罪了东昊绝。

  东昊绝很愤怒,死去的是他弟弟,他必须复仇,可他也知道,想要得到线索这强来不得,神魔城堡什么实力他清楚,或者说东昊山可以夷平一座神魔城堡,但后果呢?东昊山覆灭,神魔城堡有灭杀帝君的先例。

  这天夜殇再次得到神魔城堡通知,接着其就到了神魔城堡内。

  “夜殇,令牌拿来,要给你换一下。”冷冽看着夜殇说道。

  随后冷冽将夜殇的令牌换了,换成了执法令牌。

  冷冽也跟夜殇说了一下执法的权限,执法可以使用神魔城堡的一些信息,当然了属于机密是没资格知道。

  这对夜殇来说足够了,他现在缺少的就是对天界的了解。

  “前天秋长老来了,上次被你击杀的是东昊山的少主之一,而东昊山有一位是神魔城堡的护法,他盯上这个事了。”冷冽开口说道。

  “晕!这又是麻烦事。”夜殇愣了一下。

  “还没暴露,即便是护法,也没有权利查任务明细,东昊山那位还不知道他们的人死在你手。”冷冽笑笑说道,他看出来夜殇是震惊,但不是惧怕。

  “也就是说,暂时不会有麻烦上头,那就好。”夜殇轻松了一下。

  “是暂时没泄露,但那东昊山的护法,一旦通过了长老考核,嗯,你知道的。”冷冽咳嗽了一声。

  “通过长老考核一般是什么实力?”夜殇开口问道。

  “四星帝王就可以参加考核,如果战斗实力强,能过。”冷冽开口说道。

  “那就是说东昊山的那位护法,目前是初阶帝王,那就不要紧,我还有时间。”夜殇笑笑。

  “有信心就好,这件事是本座给你招来的,到时候本座看看怎么处理,当然你自身有实力最好,有实力谁敢找麻烦呢!”冷冽点点头,他欣赏夜殇的这种态度。

  “这是关于诛邪之地的手札,晚辈看过了,多谢冷长老的帮忙。”夜殇将诛邪之地的手札拿出来还给了冷冽长老。

  “该知道的你知道了,另外昭华皇朝的人到了飘渺城,可能是冲着诛邪之地来的,你进入后小心一点,另外再跟你说几句,进入诛邪之地对别人来说,就是获得气运加身的历练和探险,但你不是,功德之身进入会被排斥,因为那是邪恶之地,总之你要小心谨慎,鬼祖留下的空间世界,绝对没那么简单,按照记载,鬼祖有一件重宝可能留在了诛邪之地。”冷冽提醒着夜殇。

  “夜殇记下了。”夜殇对着冷冽点点头。

  离开了神魔城堡后,夜殇笑笑了,第一次,第一次感觉到功德之身是负担,会有负面影响。

  另外鬼祖这个人被大魔王斩杀后,还有这样的影响力,也让夜殇佩服,也没有谁能确定鬼祖是不是完全陨落,逆天人物的安排谁也不敢罔自揣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二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