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高手也能被斩杀?”夜殇有些愣,他觉得能放养空间世界的人,那一定强得离谱,不应该陨落的。

  “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有一山高,就是现在的神魔榜也不是完全准确的,一些高手不为人所知,但能力逆天,大魔王、天邪王都是能力逆天之辈,这些修炼者就不为寻常修炼者知道。”林萱儿开口说道。

  “称号大魔王、天邪王,都是心术不正的修炼者?”曼陀罗开口问道。

  “不是,称号就是称号,跟善恶没有太大关系,大魔王出身魔界,形势风格不问善恶、不问正邪,只问自己内心和喜恶,所以有这个称号,倒是没有什么恶行,天邪王是他兄弟,两人都是一样心性。”林萱儿开口说道。

  “以后要和萱儿姐多喝茶聊天,这太长见识了。”曼陀罗开口说道。

  “我是喜欢看一些手札,所以了解多一些,在这天界生存不能看表象,比如说神魔榜第五位,叫逍遥皇,这称号倒是够洒脱的,可却是无恶不作之辈。”林萱儿提出了一个人名。

  夜殇点点头,林萱儿说得很有道理,也很有警醒之示。

  “去诛邪之地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过前提是要活着。”林萱儿对着夜殇点点头。

  ?、酷,◇匠网正版Q\首!发

  “我明白,多谢萱儿姐。”夜殇点点头。

  随后林萱儿告诉夜殇,以后有炼器的定制单子,让红衣给她送过去就行,接着她就离开,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阁楼。

  “胖子,店铺的事情,你看着弄就行,我知道你做生意厉害,至于店铺的分成,你拿两成、萱儿姐拿三成。”夜殇开口说道。

  “我是很想无耻的答应下来,可不行,一个店铺的管理者最高的都是一成的份额这是规矩,所以你给我一成就可以。”沈胖子摇摇头。

  “也行,不勉强你,你去安排吧!蓝影这些天你就去跟着胖子,需要圣灵石的事情你去处理,既然合伙生意,你要将账目弄明确。”夜殇对着蓝影说道。

  蓝影点点头,请夜殇放心。

  红衣和蓝影虽然不是夜殇下人,但都愿意帮忙为夜殇做些事。红衣和蓝影初次见夜殇的时候,一个是一星君王、一个是二星君王,这些年本尊在时间加速法宝内修炼,两人的修为也是直线提升,一个是三星君王,一个已经达到了四星君王,主要也是因为夜殇提供的资源雄厚,层次也高。

  夜殇拿给了蓝影一个储物戒指。

  “哈哈,最后一点圣灵石给你了。”夜殇笑着说道。

  给封天大殿的分身留下了两千万圣灵石,又买了店铺,夜殇还真是没什么圣灵石在身。

  都去忙了,只剩下夜殇和曼陀罗,两人对坐着。

  夜殇跟曼陀罗打了招呼后,就上街了,他要找找关于诛邪之门的资料,打算多解一些,另外他知道有人要刺杀他,他要看看是什么情况。

  在大街随意走了一圈,快到天师阁的时候,夜殇发现了杀手,是帝境之下,身子在暗中隐藏,笼罩在身外的能量跟夜色结成一体,那是不成熟的帝境领域。

  夜殇觉得应该是神魔城堡的人,如果杨天烈自己找杀手,他不会找帝境之下,是帝境之下那在血战台战斗就可以。

  夜殇要进入天师阁的时候,杀手动了,根本不管飘渺皇城的规矩直接出手。

  飘渺皇城的规矩是要命的,谁不遵守,那被抓到是直接诛杀,可前提是被抓到,如果一击得手就退走,那就不会受到制裁,这也是宫玄月和杨宇上次敢对夜殇出手的原因。

  一道黑色的剑光对着夜殇杀来,夜殇身子一个闪烁避开,裂空枪抓在了手里,“杀我,你做不到,现在退走还来得及。”

  “你去死!”杀手身子闪烁,再次朝着夜殇扑杀,他身子仿佛和夜色结合在一起,就好像是模糊影子,扑杀之时也控制着天地大势朝着夜殇压去。

  半帝,这个杀手是半帝之境。

  夜殇战意护体,挡住了天地大势的压制,裂空枪一展,迎着杀手的长剑就挥了出去。

  嗡!随着闷响和震荡声传出,夜殇和杀手分开了,夜殇只是退了一步,而杀手退的比较远。

  力量上,在同级中就没有谁能跟夜殇叫板,这杀手自然也不行。

  后退了一点距离,这个杀手中的长剑一抖,无数道剑气朝着夜殇飞去,硬战不是夜殇对手,他就要施展技巧。

  灭魂斩!

  对方不退,执意要杀,那夜殇也不打算留手,凡事留一线,夜殇留了,是对方不珍惜。

  灭魂斩的月牙刃,不受剑气影响直接朝着黑衣杀手的神海切割。

  在灭魂斩发出去后,夜殇裂空枪一展,施展了毁灭真龙决。

  被灭魂斩的月牙刃攻击,黑衣杀手施展了灵魂防御,可这让他的速度受到了影响,所以被夜殇的汇真龙诀轰击一个正着。

  预测可能同为神魔城堡人,所以夜殇开始没下杀手,是给对方退走机会,可对放不领情,那夜殇也没什么客气的、毁灭真龙决发出后,夜殇裂空枪快速的刺出。

  加持着时空意志,夜殇的裂空枪快速无比,刺穿虚空,直接灌入了这杀手的脑袋,接着一个震荡将黑衣杀手的神海震碎。

  灭掉杀手,夜殇收取了战力拼后,持枪站立,而这时候沧澜府的巡逻队也出现了,直接刀剑出鞘,将将战场包围。

  “不要动,束手就擒,否则格杀勿论。”领头的巡逻队长开口吼了一声。

  “我是自我防卫,是对方突然出手要杀我。”夜殇收了裂空枪解释了一句。

  “跟我们到沧澜府再说,有些事不是你说如何就如何。”巡逻队长指挥着麾下人马就要将夜殇拿下。

  “等等!不要动粗,我跟你们走就是。”夜殇挥挥手,制止了上前的巡逻队,要去沧澜府解决那就去,他觉得姜天恒应该不会为难他,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为难他没有什么好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二更到!

  感谢老哥的精油,三天内,会有加更回馈,这几天太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