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我的话形容得有点不对,公正和公道其实相对的。”听了林萱儿的话夜殇摇摇头。

  “看来你还有不少自己的见解,那咱们坐下说,我听听你对公道两个字是怎么认定的。”林萱儿坐下说道。

  “对于公道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判定,其实这跟做人做事的方式有很大的关系,先说说我对这个看法,不瞒着萱儿姐说我是一个界域域主,在管理方面我会尽力做到公道,但我有兄弟、有朋友,他们惹事了我会自己教育,甚至说问题大了我自己去处罚,但不会任由其他的去打骂,当然了品行差,也不会是我朋友和兄弟。”夜殇笑着说道。

  “说得很有见地。”林萱儿点点头。

  “每个人都有感情,公道之外还有情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夜殇再次补充了一句。

  5最;)新z章节n上7D酷u☆匠qs网

  “这次冲突双方是宇文极和苍宁,都是战皇的部下,不去说苍宁曾经伴随了战皇多少岁月,宇文极人品不行,是根本上的问题,所以他被剥夺了大长老的身份。”林萱儿笑笑,她觉得夜殇和她的想法一样。

  “这个王八蛋黑了我们一段琉璃圣骨,这事没完。”曼陀罗还有生气。

  “不重要的,其实我的身躯内就是琉璃骨,如果我进入了帝境,那我身躯内就是琉璃金骨,我差他那一段?”夜殇笑笑说道。

  “嘘!夜殇这话你可别乱说,被哪个心思阴暗的盯上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怀璧其罪,讲的是最多失去的是宝物,你被算计的话失去的是什么?”林萱儿挥手打断了夜殇的话。

  “我知道了,以后不乱说话。”夜殇点点头,得到了关于琉璃身和琉璃骨的消息后,夜殇就自己判断了一下自身,他的骨骼晶莹剔透,那就是琉璃骨。

  “你这家伙啊,以后真得慎重。”林萱儿提醒了夜殇一句,另外她也明白夜殇真拿她当朋友看,要不然不会说这个事的。

  “阿罗,你陪着萱儿姐,我去血战台看看,苍宁让我帮忙做的事,我要给做好。”夜殇站起身说道。

  “她交代你做什么事?她自己不做?”林萱儿开口问道。

  “苍老板这次是真生气了,所以要跟宇文极没完,现在估计追着宇文极收拾,她想让我到血战台帮着镇一下场子,如果有人捣乱,那就弄死。”夜殇开口说道。

  “我听苍宁说,你刚加入血战台,你去了血战台的人能认你?”林萱儿开口问道。

  “那我试试这个令牌好使不。”夜殇给林萱儿看了一下苍宁给他的令牌就走了。

  “苍宁这个朋友交的可以,朋友之间就该互相守望。”林萱儿看着夜殇的背影有些感慨。

  曼陀罗笑笑,“我们不也是你朋友么,你有事的话,夜殇也不会推迟。”

  林萱儿点点头,她知道血战令是什么,那是血战台的最高令牌,还是她亲手炼制的,苍宁将这个令牌交给夜殇就是完全的信任,夜殇也没辜负苍宁的信任。

  看着曼陀罗,林萱儿拿出了一块儿黑色的石头第给了曼陀罗。

  “这是什么?”看着身前的石头,曼陀罗有些诧异的问道,因为石头上散发着很强烈的气势。

  “毁灭原石,夜殇身上有黄泉石我能判断出,这个跟黄泉石是一个效果,你现在的境界是半帝,死亡属性修炼者,到帝境特长是死亡领域,单纯的死亡领域威力对付一般的帝境修炼者足够,但难免有强势的对手,你炼化了毁灭原石,那么死亡领域的威力会晋升很多,你可以试试。”林萱儿开口说道。

  “那多谢萱儿姐。”曼陀罗对着林萱儿拱拱手。

  “客气了,这件事不要跟夜殇说,我们大家是朋友,我不想因为这些,让他觉得是人情,那跟我初衷违背。”林萱儿开口说道。

  曼陀罗点点头,她知道了林萱儿的意思。

  到了血战台,夜殇和符武在雅间喝茶说着话,夜殇说了苍宁的意思,也给符武见了苍宁给的那一块令牌。

  “符武见过大人。”见到令牌后,符武站起身来对着夜殇欠手见礼。

  “符老兄你这是做什么?”夜殇伸手扶起了符武。

  “血战令为血战台最高令牌,见令如见魁首。”符武开口说道。

  “苍老板这也弄得太严重了,符老兄,我不懂这里的规矩,需要我出战,你就通知我,其他事我不管。”夜殇开口说道。

  符武点点头,他内心还有些不太明白,苍宁怎么将血战令给了夜殇。

  拿着血战令,调空血战台的库房都可以,那里平时最少也有三千万以上的圣灵石。

  符武离开了,夜殇就在雅间内打坐。

  此时缥缈皇朝正进行着一场大格局的改变,原本属于宇文家族的房产,基业被扫掉,全部给城主府收回。

  虽然对宇文家族打击得很彻底,但苍宁没在当中捞一点好处,这是原则,缥缈皇朝不是她苍宁的。

  清理完宇文家族在缥缈皇城的势力,苍宁和无锋带着苍宁军直接到了宇文家族的统治的区域,占领了主城宇文城,不过宇文城已经贼去楼空,没有什么重要的人,宇文家族的核心人员和资源全部消失。

  “老不要脸的,跑得很快。”苍宁恨声说道,没抓到宇文极这让她很恼火,因为这样的情况下,她就欠夜殇一个交代。

  “苍宁,不用恼火,这次的效果足够,夜殇也不会在意这件事。”无锋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我知道,只是生气宇文极能不要脸到这个程度,当时我也是没防着他这一手。”苍宁开口说道,她真没料到宇文极能干出说话不算数的事。

  “这个不能怪你,是他放弃了颜面,这里处理一下我们就回去,这件事你也需要跟战皇大人汇报。”无锋开口说道。

  夜殇在血战台呆到了傍晚,看过了战斗后才回到夜月山庄,在夜月山庄门口,看了一身黑袍的罗元道和罗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