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感慨了,你对宇文家族动手了,那就要有个计划,效果和善后都需要考虑。”无锋开口说道。

  “那我也不跟你客气,现在的问题是宇文极,他不跟我战斗,见到我出手他就跑,他的神行步法火候很深,没有交手的气机影响,我奈何不了他,所以他敢出来的话,你帮我拦截他别跑了,我非要弄死他。”苍宁很生气。

  “行,这两天我跟着你一起,遇见他,就弄死他。”无锋点点头。

  苍宁点点头,内心很欣慰,虽然被宇文极摆了一道,但见到了夜殇和无锋够朋友的一面,这足够了。

  “需要我做什么?”夜殇开口问道。

  “这几天我不在血战台,你每天去血战台转转,镇一下场子,如果有捣乱的、挑战我们血战台威信的,你帮我弄死。”苍宁拿出了一面令牌推到夜殇身前。

  “行,不是帝级的我帮你摆平,是帝级的我没办法,人家三两下就摆平了我。”夜殇将带着一个战字的令牌收了起来。

  “我讨厌以大欺小,如果有帝级的跟你找事,到血战台闹事,你就能量灌输到令牌内,我来处理。”苍宁对着夜殇点点头。

  聊了几句后,苍宁和无锋就离开了,苍宁军对宇文家族进行打击,他们必须看着,别出问题。

  宇文极安排家族重要的人撤退后,思考了一下就回到了缥缈皇城,一些事情他是必须要处理,能解决是最好的。

  宇文极到了缥缈皇朝看见的是宇文家族的产业一片狼藉,他没想到苍宁真下黑手,这样下去就没有缓和的可能。

  想了一下,宇文极到了城主府。

  到了城主府,宇文极发现林萱儿在,就赶紧去见林萱儿。

  “战皇大人,您赶紧制止一下苍宁,她现在疯了,不断得攻击属下的产业,杀人放火,无所不作。”宇文极欠身说道。

  “那是为什么呢?”原本在城主大椅上闭目养神的林萱儿睁开了眼睛。

  “属下……属下可能得罪了她,所以她疯狂报复。”宇文极想了一下说道。

  “你是为了琉璃圣骨脸都不要了,你打了苍宁的脸,苍宁反击,这就是她的不对么?你这都是什么理念?是不是这些年本座对你放任处之,你做事就没有边际了?还是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林萱儿的双眼内满是寒芒,她反感能惹事,又不能处理事的态度。

  宇文极躬躬身,“属下知道错了,但是请大人帮助属下这一回。”

  “首先,你输掉了流云山庄,那本座给你的安身立命处,你不要了也就不要了,本座不计较;接着又拿着琉璃圣骨去赌,你没想过输么?赌有赢有输,你输了不认账,去打血战台魁首的脸?还是你这大长老打算用没有信誉来抽我缥缈皇朝的脸?”林萱儿站起身来,在她心里,如果是苍宁来找她,那么还说得过去,可宇文极来了说苍宁的不是,这不是她能容忍的。

  苍宁是她林萱儿的属下,在公事上她会一视同仁,除去属下这个身份,苍宁还是她的亲人,是她的姐妹。

  “战皇大人,属下知错,还请大人给一次机会。”宇文极眼角抽动了一下,他知道林萱儿怒了。

  “没有机会,看在你跟随本座多年的份上,本座不杀你,也不跟你要琉璃圣骨,是谁的就是谁的,将来归属是谁的本座也不管,但你宇文极不再是缥缈皇朝的长老,城主府禁止你进入,好自为之,退下!”瞪了宇文极一眼,林萱儿娇斥一声。

  林萱儿的这句话不只是宇文极听见了,缥缈皇城的人都听见了,因为林萱儿的这句话利用了天地规则传递,是对外的宣布。

  宇文极躬身退出城主府,林萱儿震怒他不敢辩驳,林萱儿如果要杀他,他无还手之力,他不敢有反抗之心。

  离开了城主府,宇文极快速的飞行,到了宇文家族没被清扫的产业去收取资源,然后撤退,他知道没有了缥缈城主府大长老的身份,他将无法在缥缈皇朝立足。

  有大长老的身份,也就是苍宁敢跟他对着来,没有其他谁敢动手,可被缥缈战皇剥夺了他城主府大长老的身份就不一样了,只要苍宁喊一声,七府主内就会有帮忙的,看他不顺眼的人也多呢!

  宇文极快速的收取产业资源,避免损失,但苍宁军的速度更快,此时彭万里和雀舞也带着人马加入了清扫的行列。

  '最t@新F章PT节上酷d匠网●

  苍宁军是虎狼之师,行事风格迅猛,清扫的速度极快,宇文极就没抢到几家的资源。他要躲着苍宁军的三位军主,苍宁军的任何一个军主都战不过他,但他想要快速杀死也是做不到的,这期间,苍宁和其他苍宁军的君主就会赶来,那将是他的噩梦。

  眼看着苍宁军一处处抢先,灭了麾下的产业,宇文极心里怒极,“苍宁你个贱人,我一定会杀了你。”

  骂了苍宁两句后,宇文极离开了缥缈皇城。

  “你敢动她,下一次你就没有机会活着离开。”在宇文极身后的虚空内出现了一道人影,是林萱儿。

  宇文极离开城主府后,林萱儿就隐藏在暗中,她是不放心,担心宇文极有什么动作,苍宁没有预防,也担心宇文极走极端到夜月山庄闹事,就一路在暗中跟着,听到宇文极要杀苍宁,她很生气,她一直知道宇文极做事不够堂堂正正,但也没想到这么的没底线。

  见宇文极走了,林萱儿思考了一下,接着到了夜月山庄,到了夜月山庄的她,脸上的寒意尽去,带着淡淡的微笑。

  “到底哪个是我呢?”进入夜月山庄的林萱儿自言自语了一句。

  “萱儿姐回来,你听见战皇大人的通告了么?跟我们预想的一样,看来她做事还是很公正的。”夜殇看见林萱儿开口说道。

  “应该的,你难道觉得她做事不公正么?”林萱儿看着夜殇,笑着问道,她想知道夜殇对缥缈战皇的评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二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