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已经在缥缈城外的一段距离,苍宁转身就朝回赶。宇文极不战斗,她想杀宇文极短时间内做不到,不如回去收拾宇文极的根基。

  苍宁朝着回走,宇文极就远远的跟在后边,他自然也是担心苍宁胡来,那样他会损失惨重。

  转头看了一眼远远跟着的宇文极一眼,“你跟我耍不要脸,我苍宁不会忍着,晚一点我会在血战台下战书。”苍宁留下一句话,飞行速度增加。

  听了苍宁的话,宇文极知道自己惹下大麻烦了,这件事上苍宁不会罢手。

  “苍宁,我们可以谈谈,你说说怎么可以放手?”想了一下,宇文极开口了。

  “想解决事情,拿出琉璃圣骨,我可以不再追究,要不然你别想安生,我先铲除宇文家族的势力,然后再灭了你。”苍宁回身喊了一句,现在她是真得怒了。

  宇文极没有再接话,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是不会交出琉璃圣骨,那样会损失三分之一的战力,会伤及他的根本。

  麾下势力,宇文家势力受到打击,他有机会恢复,甚至说在缥缈皇城混不了,他可以到别处发展。但琉璃圣骨这样宝物,失去了就失去了,不会再有机会得到,损失承受不起。

  回到缥缈皇城,苍宁一路飞行,看见宇文家族的产业直接进去抢劫,然后放火。

  规则,现在她是违背了缥缈皇城的规则,可闹到缥缈战皇那里,也不是她理亏,是宇文极先不讲规则,先触犯了血战台的规矩。

  跟在后边的宇文极思考了一下,没有继续跟随,而是离开了。

  离开后的宇文极坐着传送阵先是回到了宇文家族,迅速的召集了家族的重要成员,接着下了通知,收拢家族所有资源,迅速离开,先到天将界域躲起来。

  天将界域是宇文极出身的界域,是宇文家族统治的界域。苍宁发疯,宇文极不得不做准备,事态太严重,苍宁打到宇文家族统治的区域也是正常的,不做一些预防,那将损失惨重抄了宇文家族的几处产业后苍宁到了城主府,虽然探查到林萱儿在,但苍宁没有去见林萱儿。下意识里苍宁不愿意给林萱儿带去麻烦,她觉得去说了,林萱儿就要处理,有些事会为难。

  到了苍宁军团驻地后,苍宁喊了另外一位军主须非。

  “带着人马,全面清扫宇文家族在缥缈皇城的势力和产业,不过所有资源上缴城主府。”苍宁开口说道,这是原则。

  打击宇文家族,苍宁是为自己出气,是为维护血战台的尊严,但没有为自己获利的想法。另外城主府的资源管理,也不是宇文极这个大长老自己可以调动的。

  “宇文家族……宇文长老的家族?”一身黑袍的中年男子须非开口问道。

  酷"P匠A网f正&S版首发R、

  “对,不用有顾虑,一切后果本座扛着。”苍宁开口说道。

  “后果不重要,属下就是确认一下,现在就去。”须非对着苍宁拱拱手,接着就去调集人马。

  须非是苍宁军第一军主,现在也是到了瓶颈,寻求突破,所以一般的事情苍宁也不会找他。

  须非调集人马就出动了,苍宁则是到了夜月山庄,一些事是她的失误,必须要给夜殇一个交代。这点上不论是从朋友的角度,还是从血战台魁首的角度,都是要打个招呼的。

  苍宁到了的时候,夜殇正在和曼陀罗说着话,他们两人商议是不是在缥缈皇城置办点产业,找一些能够持续有资源收入的事情做。

  “夜殇,今天这事是我的失误,已经在处理中。”苍宁开口说道。

  “苍老板,坐!事情没什么的,宇文极这一手也是大家没想到的,他这么做我是有损失,但他的损失更大,对他来说琉璃圣骨是命根子,对我来说,就是外物。”夜殇笑笑,他知道苍宁比较愧疚,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难得你能这么想,琉璃圣骨想抢回比较难,我可以压制他,但想杀他还是做不到,他现在只是跑,我无可奈何。不过拿不到琉璃圣骨,这件事那就不会算完,我放火烧了宇文家族的一些产业,现在苍宁军已经全面对宇文家族的势力进行打击。”苍宁说了他的一些安排。

  “苍老板这不合适,这样的冲突不是缥缈战皇大人愿意看到的,容易给苍老板你自身带来麻烦,停手吧!至于说这口气,我们晚些时候再想想办法。”夜殇开口说道,他不想因为这件事情,缥缈战皇震怒,让苍宁受过。

  “不要紧,如果战皇大人有决定,会召见我的。”苍宁摇摇头,她自然明白林萱儿清楚这件事的始末,有什么安排就会找她,不找她那她想怎么做怎么做。

  “既然这样,那我不再说什么,但苍老板记住一点,这件事在我这里不算什么,摆我一道我记着,但是我不着急,只要活着、只要努力,这件事他早晚要给我一个交代,你千万不要为这个给自身带来麻烦。”夜殇拿着茶壶给苍宁倒了一杯茶。

  “呵呵!这时候还能为朋友着想,无锋找兄弟的眼光没错,本座也没看错人。”苍宁笑了,她很欣慰,这才是朋友。

  “哈哈,那是自然。”夜殇点点头,他见苍宁笑了,心里也踏实点一些,他是真心不愿意给苍宁热麻烦。

  这时候无锋过来了,脸色不是很好看,“苍宁,你对宇文家族下手,需要我做什么?”

  “今天是怎么回事,你们两兄弟的态度让我这很欣慰啊,一个为我考虑,怕我粘到是非;一个多少年不愿意帮助我做事的人,也主动要出手。”苍宁开口说道。

  “你这是什么话,谁不愿意帮助你了?是因为这些年你没有麻烦,你欺负不欺负别人我不管,但谁欺负你,这不行。”无锋开口说道。

  “无锋,很抱歉,现在我才真正的明白你。”苍宁对着无锋拱拱手,因为无锋的话触动到了她内心一根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