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殇强化的技能是毁灭真龙决,毁灭真龙决有着禁锢效果,还能伤到灵魂,对于魅影族人的天赋是有伤害的,因为每个幻影分身都是需要能量和灵魂之力支持。

  夜殇修炼,曼陀罗在一边看着,她很心疼,因为她知道夜殇这一路走来太不容易,她帮不上忙,只能陪在夜殇身边。

  夜殇修炼完毕,喝茶的时候,曼陀罗看向夜殇,说了她的想法,她要上血战台。

  “阿罗,在我心里,你的安全最重要。”夜殇开口说道。

  “我知道,分身去战没什么的,我也信自己,也不是谁都能威胁到我的安全,这样也能磨练一下自己。”曼陀罗眼神很坚定。

  “好,那你就去,灵魂防御你没问题,等我战斗完这一场,玄黄甲你拿着。”夜殇看着曼陀罗说道。

  “你要将玄黄甲给我,我很高兴,可你不知道,我身上的这件罗裙是防御宝物,是我的本命战衣,想破开防御也没那么容易的。”曼陀罗笑着说道,她是真高兴,因为夜殇处处关心她。

  “阿罗,那我再说一句,我们有孩子,我们有完美的家,我们折损不起。”夜殇看着曼陀罗叮嘱了一句后,继续修炼毁灭真龙决。

  站在居住的阁楼前,站了一会后,林萱儿笑笑,“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输!”

  夜殇上一场的战斗,林萱儿一直从头看到尾,所以清楚夜殇的实力,她很清楚,即便是有战斗力极强的天君出现,也只是压榨出夜殇的一些隐藏实力和潜力,想击杀和击败是没可能的。

  跟烛龙的战斗中夜殇是负伤了,但那是天君催动法宝的自爆,别说是天君,就是半帝和初帝都要受重创,可夜殇不仅仅扛下来,还击杀了烛龙,这就是实力的彰显。

  修炼了一阵子,天黑后夜殇进入了昊天神塔中,本尊和分身一起配合修炼,本尊施展绝学,分身时空意志加持在身,在毁灭真龙决的威力笼罩下进行攻杀。

  夜殇在昊天神塔内修炼了大半个月,一夜时间才过去,

  天明后夜殇出了昊天神塔,是本尊和分身一起出来,随后本尊将昊天神塔收起,进入了分身的八龙鼎。

  夜殇在夜月山庄内走了走,一些下人还在收拾着。

  红衣买了一些下人回来,将府邸一些地方继续改修。

  休息了一天,傍晚的时候夜殇带着曼陀罗、姬刀、红衣和蓝影坐着兽车到了血战台。

  夜殇到过林萱儿的住处,想问问林萱儿去不去,但是没见到人。

  林萱儿已经提前出发了,现在坐在血战台最高阁楼的顶层和苍宁一起喝着茶。

  “小姐,夜殇的对手好像是很强,身上多种能量汇集。”苍宁开口说道。

  “不用担心夜殇,帝王之下想击败他,就没有可能!那个烛龙自爆是什么威力?能量是什么层次?已经是帝境层次,那时候夜殇没有全力防御,即便是这样的情况他也扛住了,所以谁觉得可以击败他,是脑袋不正常。”林萱儿说了一下自己的分析。

  “小姐,你对他的评价真高。”苍宁看了一眼水晶窗外说道。

  “在天君时期,别说你们几个府主,就是本座都不如他,如果他进入帝境,那这天下的格局会有改变。”林萱儿看着水晶窗外说道,因为此时夜殇来了。

  夜殇坐到了老位置,对手他看见了,是一个二十七八的青年。

  修炼者的外在容颜,能看出潜力,年轻那说明进入五阶比较早,容颜停留在那个年龄段。

  另外有些人不刻意控制,顺其自然,像沈胖子,他完全可以用能量修改身躯,但这有些违背规律,修炼者也不太在意这些。

  没人能说宇文极资质低,也许是为了求威严、求威慑力,就将年龄自然放出几十年。

  “小姐,你在这里坐着看,我下去看看,宇文极敢赌我就敢接。”苍宁站起身说道。

  “你啊!真是朝着死里坑,不管你们,随你们折腾。”林萱儿摆摆手。

  “我告诉夜殇坑他!”苍宁笑着离开了。

  此时血战台前,符武上前说介绍了参赛双方的情况,定了赔率。

  夜殇连胜场数已经朝着二十进军,所有人都知道夜殇胜利的场数含金量高,挑战夜殇的都是高手,都是城主府大长老和七府主挑选出来的。

  赔率四比一,下夜殇四十万只能赢十万,因为对手黎力没有战绩。

  即便是这样的赔率,下夜殇赢的人很多。因为上一场,夜殇战斗的太震撼,是实力的展现。

  这些混迹在血战台的修炼者还称呼夜殇不倒翁,但语气中带着尊重,你做不到的,别人能做到,那就要给予尊重,这是规则。

  “小子,山庄住着舒服么,盘外赌可敢接?”一直端坐的宇文极拐杖敲了敲地面站起身来。

  “我好像不缺什么,所以赌不赌无所谓,上一场赢了几百万外加一个流云山庄,不对……现在叫夜月山庄,我很满足。”夜殇开口说道。

  “上一场流云山庄做价四百万,这次本座五百万跟你赌。”宇文极看着夜殇的眼神充满了阴冷气息。

  “我说了,现在没有流云山庄,只有夜月山庄,另外很抱歉,夜月山庄出自于战皇大人的赐予,不是圣灵石能衡量的,五百万圣灵石我还不看在眼里,想要拿回山庄,你最起码也要能引起我的兴趣才行。”夜殇笑了一声。

  事实上流云山庄就不只是四百万、五百万圣灵石的价值,上一场是宇文极比较急,手里没有圣灵石,加上对烛龙有底气才将山庄压出去。

  %#酷_匠H/网永O久免k费2X看x小:\说

  “那你想如何?需要多少你开个价码!”宇文极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听说你有一段琉璃圣骨,你拿出来,那我考虑。”夜殇说出了自己的要求,也是目的。

  “你是做梦!琉璃圣骨是什么价值,也是你能打主意的?”听见了夜殇的话,宇文极咆哮了一声,夜殇触及了他无法承受的底线。

  流云山庄是宇文极的脸面,琉璃圣骨是他的底牌,是实力的一部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