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刺带来的人不能说不强,但他们是擅长暗杀,正面战斗不是强项,所以只是片刻的功夫,就全部被彭万里和雀舞带来的人斩杀。

  “兄弟加油,你可以的!”看着夜殇和黑刺战斗的不相上下,彭万里开口喊了一声。

  夜殇和黑刺拼杀,每次对碰都会被黑刺的真气震退,但没有受伤,也不受影响,还会冲上来继续战。

  夜殇没吭声,但知道苍宁麾下的人很牲口,明明是来帮自己解决问题的,可现在倒好,成了看热闹的。

  好在黑刺的速度快,但攻击力不是很强,夜殇还能顶住。不过夜殇也没出什么绝学,帝王境修炼者没那么好杀,暗中有没有人看着也不知道,暴露底牌没意思,不如就保持着不败就好了,看看这苍宁麾下的两个混蛋怎么做。

  “你乱喊什么?你不乱喊,他也许还能拼一拼,现在绝招都不施展了,资料里记载的绝招都没使用。”雀舞开口说道。

  g酷$匠网g;永m久免yL费看OL小m说"

  “也是,那再看下去也没意思,我来捏死这小老鼠。”彭万里身子一闪,到了被震退的夜殇和黑刺中间,接着挥动长剑就朝着黑刺杀去。

  雀舞也接近了战团,杀手一般都擅长跑路,她自然要盯死黑刺。

  夜殇看了一眼彭万里和雀舞后,闪身到了曼陀罗身边,然后观摩着战斗。

  彭万里的实力很强,黑刺完全不是对手,每次武器交接都会被震退,彭万里速度也是极快,是围绕着黑刺出剑。黑刺想跑都没机会。

  空间属性为主,雷霆能量为辅,这是彭万里的情况。

  战斗区域已经被彭万里的雷霆空间控制,那是帝级的领域,而黑刺的帝级领域被压制的只剩下一个笼罩着他身躯的左右两丈多的黑色光团。

  没有什么悬念,被压制、控制,黑刺就注定是败亡的结局。随着彭万里的绝招空间雷龙出手,黑刺的身子被斩成了两半。

  不过被斩成两半的黑刺尸体直接爆了,他是怕被人利用尸体攻击本尊。

  “小仔,你欠我们一顿酒,收工!”看了夜殇一眼,彭万里和雀舞带着人离开了,出现的速度,消失的也很快。

  夜殇和曼陀罗进入了兽车,姬刀驾驭着兽车三人就回到了府邸。

  “欠苍宁的人情大了。”下了兽车到了府邸的大厅坐下后,夜殇摇摇头。

  虽然彭万里和雀舞两人没说,但夜殇能判断的出来两人来历。

  在缥缈皇城能帮助他的人,有这样能力愿意帮他的人,只有苍宁。

  “苍老板安排得很严谨,也说明了那宇文极的下作,没有什么手段不能使用。”曼陀罗开口说道。

  “姬刀能力有限,不能为公子分忧。”姬刀欠欠身说道。

  “姬刀你想多了,人家敢出手杀我们,那就说明有收拾我们的能力,你已经很不错。”夜殇笑笑,他对姬刀是很满意的。

  “这次战斗下来,宇文极心里应该有个数,不会轻易的再用这个办法,会有新手段的,还是要小心。”曼陀罗开口说道。

  夜殇点点头,目前这情况,他能做的就是小心谨慎,宇文极是活了无数年月的老狐狸,还是城主府的长老,有什么能力和手段这是无法预测的。

  彭万里在夜殇府邸不远的客栈内休息着,探子再次放了出去,他不清楚对方会进行几波攻击,所以特别小心。苍宁交代的事情,不论事情大小他必须做好,再说了夜殇现在关系到苍宁的脸面,关系苍宁军团的脸面。

  雀舞到了血战台,找到了苍宁,汇报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宇文极养的狗很多,你们要小心谨慎,今天夜殇在那老狐狸手里坑了三百万圣灵石,斩杀了他手下一个精英,他已经怒了。”苍宁开口说道。

  “府主,那个家伙是厉害,我们到的时候,那个帝王境杀手带着几个天君合击,他竟然能扛住。”雀舞对夜殇的战力还是很佩服的。

  “呵呵!宇文极为了他,都不惜拉下脸找战皇大人要圣谕,他能简单么?”苍宁笑着说道,对于夜殇的实力她是清楚的,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她知道。

  “其实今天我们不出手,危机也不会很大,他的妻子也很强;那个属下虽然是八星君王,但刀法很犀利,另外这家伙是个滑头,看见我们出现,他和那个帝王境杀手对战就不出杀手,等着我们出手解决。”雀舞说出了自己的分析结果。

  “他的战斗实力强是自身的一个优点,另外智商高,如果脑筋不够,早被人吃的骨头都剩不下,宫羽凡和杨天烈两人没拿下他就是证明。”苍宁开口说道。

  雀舞走了,保护夜殇不被暗杀这件事她还得做下去,而且还必须得用心。

  夜殇扛过了宇文极的一波暗杀,苍宁不意外,反而觉得是好事。

  宇文极麾下高手很多,在缥缈皇城有一些,在宇文家族也有一些的,但不管麾下有多少高手,帝境修炼者都是损失不起的。

  思考了一会,苍宁到了阁楼的下一层,那里有着一座传送阵,上了传送阵,传送了一下苍宁就出现在夜殇的府邸。

  苍宁一出现,夜殇就知道了,出了府邸大厅,夜殇将苍宁请进了大厅内,然后泡了一壶茶。

  “不错,扛过了一波。”坐下之后,苍宁对着夜殇点点头。

  夜殇笑笑,接着请苍宁转达自己对彭万里和雀舞的谢意。

  “他们也是无聊得发慌,巴不得有事做,今天宇文极不管是面子还是实力都受到了打击,估计是怒火冲天,还会施展手段。”苍宁提醒着夜殇。

  “他派人约战我就接,他敢去血战台,我就和他玩盘外赌,这次下三百万,下次我赌五百万,以后让他连血战台都不敢去。”夜殇喝了一口水说道。

  拿着茶杯要喝水的苍宁,手停住了,有些诧异的看着夜殇,“你这招挺狠,宇文极是家大业大,可也经不起你这么坑,而且是不得不接受的坑,也许还能被你坑一次,然后血战台他就不敢去了。”

  阳谋!

  摆在人前的计谋,宇文极不得不接的计谋,宇文极不接,那将脸面扫地。

  “另外,你如果玩累了就说一声,我去找一下战皇。”苍宁开口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