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结束,进行的很太快了,几乎是刚刚开始就结束了。

  “这什么情况,嗨!你们能不能找点厉害的?如果哪天我不玩了,拒绝两场,然后第三十年接一场,你说那是什么节奏?你们是不是跟吃了苍蝇一样?”夜殇对着杨天烈和宫羽凡坐在的区域抬抬下巴。

  “不错,你随时可以不战,只要你加入城主府,加入护法队,他们不会再找你麻烦。”这时候宇文极站起身来。

  “师尊……”宫玄影愣了一下,想说什出来但没说,因为她的他确实给夜殇带来了麻烦,她很明白,如果夜殇想,那早加入其它观月府或者其它势力了,就是因为不愿意才有今天的麻烦,而此时宇文极说的就是夜殇不愿意做的。

  “你是哪一位?”夜殇虽然知道,但还是问了一句。

  “城主府大长老宇文极。”宇文极开口说道。

  Q更新-v最◎快|上o酷匠网b}

  此时在最高楼阁的顶层,苍宁站起身来,她知道事情来了,没想到宇文秋会直接动手,随后其宁嘴唇动了一下。

  夜殇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后笑了一下,他寻找苍宁,但没有发现。

  “宇文长老,很抱歉,我目前没有加入任何一个势力的打算。”夜殇说出了自己的决定、夜殇脑海中刚出现的苍宁的声音,让夜殇先拖一下,。

  夜殇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并有看见苍宁在哪里。

  “哈哈!这是你暂时的想法,杨府主、宫府主你暂时停停手,也顺便告诉另外一位,暂时停下现在的事,这是战皇大人的意思。”宇文秋看着杨天烈和宫羽凡说道,让他们带话,就是告诉暗影府的罗府主。

  宫羽凡和杨天烈都拱拱手,宇文极的话说出来,他们都得给面子,更别说还有缥缈战皇的意思,那就是圣谕。

  “你叫夜殇对吧!你考虑考虑,这是城主府的意思,也是战皇大人的意思。不过本座告诉你,给你考虑的时间不错。”宇文极看着夜殇说了一句,接着转身离开了。

  宫玄影没有走,还在坐在原来的位置。

  夜殇回到了曼陀罗的所在的雅间,“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们回去想办法解决。”曼陀罗满脸的肃重。

  拿了红利后,夜殇和曼陀罗带着姬刀朝着血战台外走,在门口看见了宫玄影。

  “很抱歉,给你带来这些麻烦并不是我的本意。”宫玄影开口说道。

  “你本意或许没错,但你是个大麻烦。”夜殇开口说道。

  随后夜殇和曼陀罗坐着姬刀驾驭的兽车回到了府邸。

  情况紧急,夜殇必须要处理,宇文极如果要出招,他真接不住,因为那是大势所趋。

  “让大家收拾一下,我去天师阁将我们的极品丹药和那些武器防具收回来,不玩了,我们不跟他们玩了,换地方。”曼陀罗生气的说道。

  “暂时不急,马上会有人来,先交流一下再说。”夜殇开口说道,他接到苍宁的传音,也就是说宇文极出现在血战台内,说得话和做得事苍宁都知道,那么一定会来找夜殇。

  果然,夜殇刚跑好茶,一声白袍、头发高高束起,一身飒爽气息的苍宁出现了,不过跟往常不一样的是,此时的苍宁身上满是怒气。

  “苍老板,来了,坐!”夜殇开口说道。

  “这个老王八,还想摆本座一道,真是想多了。”苍宁拿着茶壶到了一杯茶,喝完之后做坐到了夜殇的对面。

  “城主府出手,跟其他几府对我出手性质不同,他们缥缈皇城的统治者,不管是驱逐还是杀,我都没有反抗的能力,不过想逼我屈服,我也没那么容易的事。”夜殇开口说道。

  “现在本座就和你说说情况,然后你做选择,不管是怎么选择,本座都尊重你的决定。”苍宁接着就说了自己的身份。

  苍宁不只是苍宁府的府主,也是城主府的长老之一,另外还负责这血战台。

  “苍府主,夜殇有眼不识泰山。”夜殇苦笑着说道。

  “隐瞒身份是无锋的意思,他担心你会排斥,不过本座看好你是真的,所以也想扶持你一下。”苍宁开口说道。

  “我能明白苍府主的好意,只是目前的情况不好办,宇文极是考虑到苍府主会干涉,所以抬出了战皇大人。这样的情况下,苍府主想帮我也帮不了,晚一点等他们宣战我会退走,那我就退走,我们还会再见面。”夜殇得知苍宁的身份候很震惊,苍宁府七府主是第一府主,是强权府主。

  可即便是这样又如何?缥缈皇朝的掌权人是缥缈战皇,她总不能让苍宁为他和缥缈战皇作对,再说了苍宁也不会那么做。

  “宇文极,在城主府掌管的是护法队,护法队的存在是维护缥缈皇朝的稳定;而本座掌管的是执法队,是对清理缥缈皇朝内部人员的蛀虫维护战皇大人的威严,那宇文极应该是去见了战皇大人,不知道怎么说的,不过拿到了圣谕是事实,可圣谕中没说你一定要加入护法队。”苍宁开口说道。

  “那苍宁你有什么办法解决?”无锋来了,他已经的到了消息。

  “办法是有,可对夜殇来说,也是不愿意接受的,战皇大人的意思是加入城主府。那就是加入了就行,苍宁军团可以,城主府执法队可以,血战台也可以,只是夜殇比较反感这些。”苍宁开口说道。

  “我是不想受拘束,苍府主,很抱歉。”夜殇叹了口气,他真不愿这样。”

  “夜殇,要不然那你到血战台先做个客卿怎么样?本座不会有任何为难你的地方,这点你是该信任的,也就是挂个名。”苍宁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血战台的客卿是什么意思?”夜殇有点不明白。

  “就是镇场子,有闹事的砍了,或者说有人对血战台不利,要为血战台出战。”苍宁开口说道。

  “夜殇你看如何?”无锋开口问道。

  “一切事情全凭你自己做主,一切都是自愿。”苍宁补充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