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比较安静的花园,夜殇启动了隔绝探查的阵法后才开口说话,说了神魔城堡的事。

  “终于可以交流了,这真憋人,不过事实上就是没什么,我们都是神魔城堡的成员,交流什么也不算泄密,我的事你知道又如何?你的事我知道又怎么样?敢跟外人说,就会受到誓言的反噬。”曼陀罗开口说道。

  随后夜殇跟曼陀罗说了自己的打算,解决了霸天刀的约战后,就去执行任务,虽然有一月之期,但抓紧点好,早点去,可以有富余的时间准备和抓机会。

  曼陀罗没说多余的话,她不是拖泥带水的人,夜殇要做的事情,她只会选择支持,而不是五五六六的扯后腿。

  修炼了两天枪法,夜殇跟霸天刀的约战的时间也到了。夜殇、曼陀罗带着蓝影和姬刀坐着兽车到了血战台。

  曼陀罗领着蓝影和姬刀去了贵宾室雅间观看,夜殇到了参战者的位置坐下。离着他不远处坐着的同样也是十擂主的霸天刀。

  霸天刀是称号,称号的由来是因为他的武器和刀法,他的战刀跟小型门板一样宽厚,刀背满是发着幽光的锯齿,上边还有着暗红色,那是干涸的血迹,另外霸天刀的刀法也是狂暴绝伦。

  符武走到台前,介绍了出战的双方,夜殇的赔率有所提升,二赔一。

  虽然对夜殇有信心,但赔率定三赔一、四赔一,那是不合适的,毕竟他的对手霸天刀不是菜鸟,也是连战胜利的狠角色。

  果然,听了赔率后,霸天刀站起身来,“符大人,就这么一个垃圾不倒翁,你给定二赔一的赔率,这是瞧不起我!”

  赔率代表着身价,下夜殇一百万才能赢五十万,下霸天刀一百万能赢两百万,这样的比例说明,在血战台的眼中霸天刀是不如夜殇的,这让霸天刀有些愤怒。

  “不倒翁不就是不倒么,所以赔率低,制定赔率是我们血战台的事,而你只需要出战,血战台的事还轮不到你干涉。”开始说话还心平气和,说到后边符武的声音就有些低沉。

  霸天刀想说什么,但没有继续再说,他是很霸气,可分跟谁,跟血战台霸气?那么很可能下一刻就是尸体,血战台的规矩不是他能评论的。

  夜殇有些想笑,霸天刀纯粹是自找不自在,你管人家血战台的赔率做什么?有本事下自己赢就就完事了,这时候装霸气,结果被打了脸。

  “你敢笑?一会本座将你的尸体砍成八瓣,有人买本座都不卖,就是要剁了你。”看着夜殇脸上的微笑,霸天刀很生气。

  “你有底气,那来盘外赌,你本尊送多少来圣灵石来,我接多少,敢?”夜殇探查了一下,知道这霸天刀跟他一样是分身。

  “那你也拿圣灵石来,就玩把大的,符大人可否将战斗延后一刻钟?”霸天刀瞪了夜殇一眼后,看向了符武。

  “可以,那你速度点,下注了,现在可以下注,来人接注。”符武大吼了一嗓子。

  看着疯狂的下注人,夜殇很无语,就没人看好他,都去压霸天刀。首先霸天刀是十擂主,所有的战斗都是强势斩杀对手,而夜殇每场都是磕磕绊绊的,随时都能倒下一样,另外霸天刀的赔率高。

  死胖子又偷摸的找工作人员下了一百万,然后对着夜殇伸出了拇指,他是信夜殇的。

  下注完事又等了一小下,穿着黑色长袍的霸天刀本尊到了,“盘外赌是么,本座这里三百万,符大人做个公证。”

  ¤G酷‘z匠!m网首…。发

  说完话的符武将一个储物戒指丢给了符武。

  拿着储物戒指清点了一下,符武点点头,“三百万圣灵石没错,夜殇你的呢?是接三百万,还是多少?”

  “你本尊怎么不送圣灵石来?”霸天刀对着夜殇吼了一声,夜殇没动静,他担心夜殇是玩他。

  “需要用本尊送么?今天出门急,身上正好带了三百多万圣灵石,交给别人保管,那是对自己没信心,就打算拉你送来点圣灵石,符大人拿去点点。”夜殇拿出一个储物戒指丢给了符武。

  夜殇的话语和动作,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因为这就是坑人,赤裸裸的坑霸天刀。

  用夜殇的话说,将圣灵石给别人保管丢人、掉气势,只能带着进斗笼,那如果战死呢,战力品自然是霸天刀的。可现在不是了,在这个情况下夜殇拉着霸天刀送来三百万圣灵石玩盘外赌,还将话语说明,就是当霸天刀是傻货。

  “你算计我,你该死啊!”霸天刀气得满脸通红,这个时候被算计一下,很打脸。

  “说我是垃圾不倒翁,不算计你那我算计谁?算计你那也是因为你太嚣张,也因为你是傻货。”夜殇冷声说道。

  无锋摇摇头,他觉得夜殇的思路太强了,现场发挥就狠狠的摆了霸天刀一道。

  在最高阁楼的顶层,苍宁脸上出现了笑意,“有意思,怎么就没人朝着夜殇是自信,带着资源就是有底气的方面想呢,一群猪猡。”

  “哈哈,公子太逗了,这简直就是狠狠的打脸,主要也是那家伙的嘴太贱了,开口就骂人,欠收拾。”雅间内的蓝影笑着说道。

  这时候符武上前将斗笼的门户大开,“你们可以进入了。”

  霸天刀身子一闪,进入了斗笼,接宽如门板的战刀一挥,带起了几道能量漩涡,然后看向了夜殇,“进来受死,看本座将你剁成几瓣。”

  “接别人的活,打算在我身上赚圣灵石,那死了就别怨天尤人。”夜殇跨步进入了斗笼,到了自己每场战前站立的位置,然后将裂空枪拿在了手里。

  符武关上了斗笼的门户,“十擂主都是精英,可今天注定有人陨落,这是没办法的事。”

  叹了一口,符武朝着索魂锣打出了一道能量。

  随着锣声想起,霸天刀身子凌空,挥动着门板大小的战刀就朝着夜殇劈过来。

  夜殇功德不灭金身的能量运行到双臂,灌入了裂空枪,他打算用霸天刀试试自己新枪法的威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四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