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观月府,第一天君不是宫羽凡麾下的人马,而是他的大女儿玄影剑君宫玄影。

  宫玄影不是帝境修炼者,但已经将天地大势融入到了身法中,速度极快,可以说在观月府论速度和实力,天君无人可以跟其比肩。

  没有理会任何人,夜殇到了曼陀罗和姬刀观看的雅间,接着将装着鬼候尸体的储物戒指丢给了曼陀罗,“将他的储物戒指拿下来后,尸体丢到黑暗深渊。”

  “好的,你这是要坑死他?”曼陀罗开口问道。

  “除去他跟我们有私人仇怨不说,这家伙身上阴邪之气很重,分身被斩一定会怀恨在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暗手坑我们,所以有机会就要一次性解决她。”夜殇点点头。

  “你推断应该错不了,这家伙阴气森森的不是什么好人。”曼陀罗很支持夜殇的做法。

  “这不是我的判断,是事实!我是功德之身,遇见德行差、人格上有劣迹斑斑的人,会有很大抵触。跟他战斗的时候,我身躯内的功德之光涌动,反应很强烈。”夜殇开口说道,他不会用自己的推断决定一个人命运,但这鬼候,他可以证明不是什么好鸟。

  很快的,安排好事情后,符武到了夜殇所在的雅间,“夜大人干得不错。”

  “符老兄谬赞了,按照以前的方式,拿不下他,所以只能有所改变,如果影响接下来的赔率,那很抱歉。”夜殇开口说道。

  “哈哈!这是你想多了,修炼者哪个没有点底牌,你出了实力,他们也许会认为这就是你的底牌,再有战你,有针对性,把握就大,还会疯狂下注的。”符武笑着说道。

  酷匠"网M永JB久、免$费vX看Mg小xL说

  “那行,我的新住处和店铺在哪里符老兄知道,下一场战斗对方接战不接战通知我。”夜殇拿出一包涤心茶推到了符武身前。

  “我正想跟你说,你说了挑战冷三之后,血战台就派人联系,消息已经传回来,这冷三拒绝了你的挑战,你换个人。”符武开口说道。

  夜殇拿出了观月府的天君名单随意的找了一个,告诉了符武,随后拿了红利,坐着兽车离开了血战台。

  夜殇走后,符武来到了血战台最高阁楼的顶层,苍宁的分身是一直镇守这里的。

  “大人,事情都安排好了,今天还是大收入。”符武欠身说道。

  “你看着办就行,另外天阳府不是找血战台的人出战么,你就当是讨好夜殇,将出战的人资料给他。很有意思,原本以为他会出其他属性,竟然出了死亡属性,黄泉石,很厉害!”交代了符武两句后,苍宁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

  苍宁是什么人?夜殇是虚无属性自然瞒不住她,这也是她支持夜殇的原因之一。

  今天夜殇施展出了死亡能量的绝学,确实让苍宁很意外,她之前并不知道这些,刚刚夜殇施展了死亡大破破灭斩,她才探查到夜殇身躯内的黄泉石存在。

  夜殇和曼陀罗坐着姬刀驾驭的兽车回到了府邸,接着曼陀罗就离开了。她要回混沌界域,回黑暗深渊去处理鬼候的尸体。

  有人跟着监视,但这能瞒住曼陀罗么?帝王之下她已经不惧怕任何人,她目前比夜殇的进境都快,她觉得再有点时间,就能冲入半步帝王的境界。

  转了转,甩开了跟踪的人,曼陀罗这才坐着传送阵离开。

  安静了三天,夜殇将琅晔退出观月府的消息散布了出去。

  约定的三天时间过去,给琅晔的时间够了,如果他还留在缥缈皇城等待观月府的收拾,只能说他是笨蛋和夜殇无关。

  得到消息的宫羽凡派人找琅晔,可派去的人发现琅晔的住处是人去镂空,别院也已经典当处理。

  事实证明,琅晔真退出观月府跑了,宫羽凡十分的愤怒,他认为这时候琅晔退出观月府就是背叛,派人去抓琅晔的同时,宫羽凡来出了府主大殿,然后走了一段路,进入了一座风格比较秀气的府邸。

  “府主!”看见宫羽凡,府邸门口的护卫欠欠身。

  “大小姐在么?”宫羽凡开口问道。

  得到护卫肯定的答复后,宫羽凡进入了府邸内。

  府邸内的一座小凉亭内打坐的宫玄影站起身,她自然是探查到了宫羽凡的到来。

  此时宫羽凡也进入了凉亭。

  聊了两句后,宫羽凡说了来意。

  “杀人?父亲大人您知道的,我修炼求得是提升自身的极限,不喜欢杀人。”宫玄影开口说道。

  “你去约战他,胜利是易如反掌,难道你就看着他不断的击杀我们观月府的天君么?这次他更是逼走了琅晔,打了为父的脸。”宫羽凡开口说道。

  “好的,我思考下给父亲大人答复。”沉默了一会后,宫玄影开口说道。

  宫羽凡点点头离开了,他无法强迫大女儿做什么事,宫玄影母亲是为保护他而死,那是多年前,他带人出战其他势力的时候发生的事,所以他觉得欠大女人宫玄影。

  另外宫羽凡也知道,只要宫玄影出战,那就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宫玄影是血战台的百擂主,是血战锻炼模式的,跟恩怨战不同的是一方可以投降,不一定要击杀。

  思考了一阵子,宫玄影离开了府邸,带着婢女到了寻宝街。

  询问了一下,就知道了夜殇的府邸所在。

  到了夜殇的府邸之后,宫玄影让府邸的下人通报,她也没隐瞒,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听了下人的汇报,夜殇决定见见,人家按礼拜访,自己不见的道理。

  见到夜殇,宫玄影右手的长剑横在胸前,“我不想杀人,今天你我一战,你输了,以后不要找观月府的麻烦。”

  “不想杀人……你确定你是观月府的人?”夜殇有点纳闷的问道。

  “不错,之所以不上血战台,是让你有认输的机会。”宫玄影开口说道。

  “那你输了呢?”夜殇眯着眼睛打量着戴着面纱的宫玄影。

  “我不会输,赢不了你,我不再管这些事。”宫玄影开口说道。

  “你这样,我即便是胜了,也无法下手杀你,这么试探我的深浅,这很没意思。”夜殇摇摇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