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不拉,仇恨都在那里,他们有本事就折腾,不用管!这不是两间楼阁门面么,红衣,晚一点将这些武器和防具搬到那间门面,炼丹和炼器的分开一下,你主要的负责方向是炼器那边。”夜殇对着红衣交代着。

  红衣看了一眼另外旁边的阁楼,开始设计怎么摆放合理,她会按照夜殇的意思去办。

  “也是,他们不敢来砸店铺,我们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思考了一下的林木天君也点点头,觉得夜殇的思路没问题。

  在店内转了一圈,夜殇交代了红衣,安排好工作人员的衣食住行,既然在一个房檐下生活,那就能照顾多少是多少。

  “公子放心。”红衣点点头,她认识夜殇不是一天两天,她了解夜殇的性格。

  店铺的事情安排好了,夜殇才回到了府邸,府邸已经挂牌,夜府!

  回到府邸,夜殇到了大堂。

  “感觉如何?一个新地方总要适应下,这里安全性还是不错的。”曼陀罗给夜殇倒了一杯水后说道。

  “是的,如果知道是现在这个情况,也不需要撵初羽她们回去,无锋大哥离着这里近,还有那位苍老板留下的暗手,这里的安全应该没问题。”夜殇叹了口气,他对几位妻子愧疚,这些年他就没好好的陪着司空初羽几人。

  “你也别多想,让她们回去的决定没错,府邸是安全,你难道让她们天天呆在府邸内憋着?还是我们的空中之城自在,混沌界域内她们随意行走也是安全的,跟咱家的后花园一样。”曼陀罗笑着说道。

  “也对。”夜殇点点头。

  “那鬼候的约战,你小心点,上次我们战斗过,他的速度确实是强项。”曼陀罗开口说道,她相信夜殇的实力,但也是比较担心。

  “没事,不行就再展现一点实力,能藏拙最好,不能藏的话,那就大开杀戒,现在也没什么可顾虑的,这都够压抑的了。”夜殇开口说道。

  曼陀罗笑了,“我还以为你玩得津津有味呢,原来你也压抑?”

  “能不压抑么,为了每场的一百万,一直忍着,能藏几场是几场,藏不了那就开杀。”夜殇开口说道。

  “真是难为你了,可你这战斗了十几场,我们赚了很多,第一场我们赚了接近六百万,接下来每场你赚一百万,我这也有七万的收入,这其实就是抢。”曼陀罗眼睛里满是笑意,因为即便是她执掌黑暗深渊也没见过这么多圣灵石。

  这就是天界和界域的区别。

  界域内圣灵石的来源不多,除了大世界自身携带的矿脉,就是去高级世界寻找。

  但是天界不同,很多势力,甚至说散修,他们会寻找界域进入,要么安排人员寻找款买和资源,要么就是培植势力,甚至说统治,自然就能的到圣灵石。

  “圣灵石不嫌多,我们星月岛要建设,我们也要发展,所以圣灵石是越多越好,圣灵石多了可以换取其他资源,九阶的东西,任何一种都是昂贵的。”夜殇开口说道。

  曼陀罗懂,资源没人嫌弃多。

  圣灵石对于没有极品丹药的修炼者来说,就是辅助修炼的资源,是交流的货币。

  或者来说帝境修炼者不需要圣灵石,但也需要圣灵石去交流自己需要的东西,后辈需要、培植势力需要,所以积累圣灵石,就是积累底蕴。

  因为夜殇决定,血战台的战斗都延后十天,所以就多了一些空闲时间,这让他有时间处理新府邸和店铺的事情,因为有曼陀罗的帮助,又有值得相信的人,一切都进入了正轨。

  这天夜殇在府邸内修炼毁龙枪,也就是毁灭真龙杀的时候,红衣从店铺内回来了,说是有人要买武器。

  夜殇到了店铺内,发现是被他斩杀了分身的观月府天君琅晔,他的兵器三叉戟就在天师阁的器阁内摆着。

  看见夜殇,琅晔的双眼内出现了两道精芒,不过马上收敛了。

  “琅晔天君,你知道这笔生意不好谈。”夜殇对着琅晔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后,自己先坐下了。

  琅晔看了夜殇一眼,在夜殇的对面坐下,他自然知道生意不好谈,可不好谈他也得试试,三叉戟是他的趁手兵器,本尊使用的武器,跟在血战台失去的三叉戟相比都差很多。

  “是不好谈,这本座知道,不过也能谈,夜师也不必将本座看成仇家,其实出了血战台我们并无仇怨。”琅晔开口说道。

  “那琅天君能说出我斩杀了你分身,你不在意的话么?”夜殇笑着问道。

  “那不能,不过本座可以做到不和夜师对立,不找夜师的任何麻烦。”琅晔犹豫了一下说道,他说谎没意义,也不屑去说谎。

  “琅晔天君既然来了,那就是有诚意,那我就先说说我的看法,也希望琅晔天君能听听。”夜殇给给琅晔倒了一杯茶后说道。

  “夜师请讲,琅晔洗耳恭听。”琅晔对着夜殇拱拱手。

  “我和天阳府与观月府的梁子大了,这些武器摆出来其实不是卖的,我要十倍的价格谁会买?摆出来就是羞辱人的,当然了主要是羞辱天阳府和观月府,我跟你们也没有仇怨。”夜殇开口说道。

  “你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本座今天来是自取其辱,没办法,趁手武器没有人不在意。”琅晔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你也不是没有机会,你是第一位来的,那么给你两个选择,一个退出观月府,正常价你拿走这把武器,另外就是出材料,我还是可以帮你炼制。”夜殇开口说道。

  要离开的琅晔停下了身子,因为夜殇的话代表着有机会。

  转过身来,琅晔看向了夜殇。

  @p酷'匠o网:w永久G免-:费g)看ov小Y}说,…

  “不过我建议你还是退出的好,坐下说。”夜殇再次请琅晔坐下。

  琅晔犹豫了一下又坐下了,不管结果如何,他要听夜殇将话说完。

  “我和观月府的仇怨很难善了,这大家都知道,挑战过的人,三十年的期限内不得再挑战这是规则。但你要知道,我对观月府的第一波打击过去后,三十年后的第二波再次挑战的时候你们还有分身出战么?本尊不敢出战,那就要被驱逐出缥缈皇城,当然了,你可以认为我会失败、会被斩杀,这你有自己的判断。”夜殇开口说道。

  规则,夜殇说的是缥缈皇朝的规则,血战台挑战斩杀的是对手分身,三十年内不得再挑战,那三十年后呢?这就是世道的残酷,缥缈皇城不收留弱者。

  夜殇的话,打到了琅晔内心的最深处,因为夜殇说的是事实,三十年后夜殇的第二波挑战,肯定会找到他们分身陨落过的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