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坑你圣灵石了?”夜殇笑着说道,他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个死胖子是在血战台呼喊声最大的人之一,每次都是喊着夜殇的对手将夜殇砍倒。

  “你害我连着输了六场,输了三百万圣灵石你知道么,是三百万圣灵石,是我无数年月的积累。”胖子咆哮着。

  “是你不信我,你信我现在赚三百万都没问题。”夜殇开口说道。

  “信你?我信你这个杀千刀的,你很快就会倒。”胖子脸红脖子粗的吼着。

  “那你下一场,买三百万我输,我倒了,你就回本了。”夜殇脸上满是笑意,他就不在意这胖子怎么说。

  “要是有三百万还说什么?”胖子瞪着夜殇吼着。

  “听说你这典当行要出售,我比较有兴趣,卖给我,然后你再去买我倒下,用我的钱,买我倒下是不是很不错?”夜殇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这时候胖子冷静了下来,因为他手里没有圣灵石了,所以在放出消息要出售。

  “是要出售,你出什么价钱?”胖子看着夜殇问道。

  “关键你要什么价钱?”夜殇反问了一句,他不做生意,但知道怎么跟人打交道。

  “两百万圣灵石。”胖子直接开口报价。

  “你疯了?你敢要两百万?”没等夜殇开口,姜瑜就站起来了。

  “两百万怎么了?这里是最好的地段,最好的店铺。”胖子开口说道。

  “姜瑜,这里真实价值多少,不需要压价。”夜殇看着姜瑜问道。

  “最多一百万圣灵石。”姜瑜对着夜殇点点头。

  酷^匠网首/发-

  “一百万卖么?”夜殇看着胖子问道。

  “不卖,老子还有三十万,还会继续买你倒下。”胖子再次咆哮了一声。

  “你死,我都不会死!想卖了,你知道哪里能找到我,我们走!”夜殇站起身来,朝着外边走了。目的已经达到,留下来没意义,这胖子现在要死价也没得谈,或许下次才是真正谈的时候。

  离开了典当行,夜殇回身看了一眼,“不错,这里还很合胃口。”

  刚才夜殇探查了一下,这胖子的典当行除了很阔气的门面阁楼,后边还有一个很大的院落,院落面积很大,后边还有一些适合居住的阁楼,只是这开价狠了点。

  两百万夜殇能买得起,但谁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花冤枉钱。

  “夜殇,这个死家伙,估计是不会卖。”曼陀罗开口说道。

  “他还有三十万,如果下一场再输了,他就不会这么牛气了,想翻本,没本钱他怎么办?”夜殇笑了笑。

  “最近下你赢,我都赢了几十万了。”姜瑜笑着说道,她每场就下五万,就是表示对夜殇支持,开始的时候夜殇赔率高,她赚得多,现在每场也就是赚一两万,夜殇这不倒翁的赔率下降,现在已经是三赔一。

  夜殇几人走了,胖子骂骂咧咧的,心里很不爽。夜殇出战,每次都是要输,可次次都扛过来了,要不然也不会绰号不倒翁,这就倒是没人下他赢。

  “就不信你不倒下。”胖子说完就朝着血战台走去,因为傍晚有一场战斗,夜殇对观月府天君的恩怨战。

  夜殇等人也上了兽车朝着血战台赶去。

  这一次夜殇的对手是观月府的天君琅晔,也是夜殇挑战的观月府第五位天君。

  最近宫羽凡很是恼火,他知道夜殇原本是对天阳府开火的,是那天他多说了一句话,然后拉了仇恨,导致夜殇现在专门抓着观月府的天君挑战。

  目前是什么情况,是天阳府的天君不断挑战夜殇没要为杨宇复仇,夜殇是抓着观月府的天君狠捏,都是朝着死里弄。

  血战台内,主持人介绍了双方的情况后,就是下注环节,夜殇随意的给自己下了十万,因为下几十万没意义,你下五十万,你走的时候,血战台会返还这五十万,然后再加百万酬劳,下十万也是这样。

  曼陀罗知道夜殇和血战台有约定,也就没有过份的下注,只是下二十万意思一下,二十万只能赢到七万不到,夜殇是的赔率是三陪一。

  无缝和姜瑜也是都下了一点,都是意思一下,表示支持。

  “三十万,买不倒翁倒下。”穿着一身红色大袍的典当行胖老板大吼了一声。

  随着这一声吼,掀起了下注热潮,所有人都不看好夜殇这个不倒翁。

  在最高阁楼的顶层,苍宁坐在靠近水晶窗的位置,手里拿着茶杯看着下边的斗笼,“这演戏的水平很不错,不倒翁,能混出这名头不容易。”

  “是啊,这家伙给血战台可是赚了不少圣灵石,最低七八千万了,有可能上亿。”小星开口说道。

  “赢容易,可磕磕绊绊的赢,还不能让别人看出什么就难了。这要求自身实力过硬和对场面的掌控力强,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这场过后,他就是十擂主,战斗结束你去通知符文,给夜殇准备一份厚礼,要善待人才,要善待帮助我们的人。”苍宁开口说道。

  小星欠欠身就下去了。

  苍宁看着下边喧嚣的人群,知道其中的智者不少,都被蒙蔽住了眼睛。不过这是暂时的情况,来这里玩的没有傻子,当这次战斗过后夜殇成为十擂主,很多人就会有明悟。因为血战台的十擂主,没有一个是菜鸟。

  能成为十擂主,那就很说明问题。

  不管接下来如何,能给血战台弄到上亿的圣灵石,苍宁就觉得不错。

  介绍完双方,下注完毕,琅晔先进入了斗笼,夜殇也进入了。

  “听说你再赢一次,就是十擂主,你这样不倒翁如果真成了十擂主,那对修炼者来说是耻辱,对血战台来说也是耻辱,你别想让大家蒙羞,所以这场是你最后一战。”琅晔摆动了一下右手的三叉戟。

  “有些事情不是你说得算,想我死的人多了,可我依然站在这里,不要说废话了。”夜殇冷声说道,他很反感,没怎么样就嘴里喷大话的人,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四章到!今天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