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加入什么势力,不想受限制,加入了人家的势力,就要按照人家的意思办事,我不喜欢。”夜殇开口说道,他不是很喜欢这个,当初加入青帝皇朝,也是因为来自赤皇国度的压力,来自于赤都的威胁,他没的选择。

  “你说的情况在家族势力中很普遍,一些家族势力为了发展,会让后加入的成员做一些不道德事,但正规的势力不会这样。”纳兰长老开口说道。

  “这件事我再考虑考虑。”虽然决定不加入其他势力,但夜殇不能拒绝两位长老的好意。

  随后聊了几句,夜殇离开了神魔城堡,来这里的目的他已经达到。

  夜殇走了,纳兰长老和冷冽一起喝着茶,“看来是白说了,他就没这个想法。”

  “性子真硬,看情况再说吧!”冷冽自然知道夜殇说再考虑考虑,就是推脱的话。

  离开神魔城堡,转了一圈,确定没人跟踪后,夜殇拿下了面具,回到了寻宝街,到了摊铺内。

  曼陀罗回来了,她将材料送回去后,停都没停就赶了回来。

  “这么快?”夜殇有些诧异的问道。

  “你今天有战斗,我能不回来么?”曼陀罗开口说道。

  “其实没什么,我能应付!另外你走后来了一个强者,是帝王境修炼者,不过只是坐了一下就走了。”夜殇开口说出了苍宁来了之后的情况。

  “这是好事,这时候帝境修炼者到我们这走一圈,就是表明一个态度。”曼陀罗开口说道。

  夜殇点点头,他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看看天色,要到了去血战台的时间,夜殇询问了一下姬刀和卢云去不去。得知两人也要去,夜殇和曼陀罗带着两人坐着兽车到了血战台。

  血战台给夜殇预留了一个阁楼观战的位置,对着曼陀罗点点头,夜殇坐到了老位置,曼陀罗带着姬刀和卢云到了阁楼的位置去观看。

  符武出现后,先介绍了一下进行战斗的双方。

  管昊在血战台战斗的次数不多,只是有两次,和夜殇一样,都是两战全胜。

  有苍宁的交代,符文重点介绍了管昊,说了管昊的成长史和战绩,连在血战台外边的情况都有一些。但介绍夜殇的时候,就简单了很多,说了夜殇的力量强,擅长正面战斗。

  听了符武介绍,夜殇有点纳闷,正常来说,两人差不多,符武是没必要这么偏着介绍的。

  随后是下注时间,听了双方的赔付比例后,夜殇知道这是血战台要赚一笔了,明显这就是要没人下自己赢。

  不管是赔率上还是介绍上,血战台给人的感觉就是管昊的机会大,当然了也没有假信息,只是事情需要自己分析,圣灵石是自己的,没人强迫下注。

  这下疯狂了,观战的人几乎都是买管昊赢,下的圣灵石也比较多。

  在观战者眼中,夜殇只是力量强横一些,没有其他出彩的地方,这样的实力能赢两场不容易。而管昊也是赢过两场的,且速度和力量均衡,现在一赔二,谁会下夜殇?

  夜殇笑笑,血战台明显是不想让自己多吃肉,单注是一百万封顶,夜殇和曼陀罗都下一百万,也只能拿走一百万圣灵石,可这血战台要吃多少?夜殇觉得血战台应该是研究过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要不然不会这么搞。

  疯狂下注、疯狂收单,单场超过五百万,血战台也没有停,还在继续收单,看样子是有多少收多少。

  一刻钟时间过去,下注结束,除了几位买夜殇赢的,几乎全部人都下在管昊身上。

  赌,本身就是以小搏大,加上资料上也是管昊占优,没有人傻着去下夜殇,当然也有,无锋下了二十万,姜瑜下了五万,再没有其他人。

  苍宁也在,但她不想引导方向,自然不会下注。

  在夜殇和曼陀罗下注后,符武截止了下注。

  “刚才本座去喝杯茶,派出的几个人收注,出现了误差,超过了单场五百万的限制,不过不要紧,我们血战台能收大家的单,就能赔的起,这个信誉是有的。”符武开口说道。中间他确实离开了一下,不过夜殇明白,那是扯淡的借口,这次血战台就是要狮子大开口要大杀一次。

  可知道又如何?进入斗笼就是生死战,明知道血战台要圈圣灵石,夜殇也得接着,不可能拿自己小命开玩笑,去跟血战台过不去,再说了血战台要收入,跟他也没关系。

  夜殇决定了,这次能战斗到多辛苦,就战斗到多辛苦,出来后跟血战台谈,必须要给一些额外的好处,要不然下一场他就强势击杀,大家都没得赚。

  随着索魂锣响起来,战斗打响,夜殇是被动防御。

  战斗几个回合夜殇发现这管昊不如李元,也不如鹫天君。

  不过为了接下来打击观月府顺利,为了能多得一些好处,夜殇做戏做全套,表现的是被管昊压制得十分不堪,就跟风雨中随时要翻的小船一样。

  “小星你看见了么?这家伙有多精,对手就是一垃圾,他都玩得这么精神。”坐在最高楼阁内观看的苍宁开口说道。

  “这是一个坑货,不过府主的目的达到了,这次血战台能多赚一些。”小星开口说道。

  她负责调查的夜殇消息,自然知道夜殇情况。两位天君的保护中击杀自身是天君修为的罗飞;在别院的战斗中,六位天君围杀,夜殇杀死两个、重创一个,这都是需要终合实力的,只有力量没可能。

  “如果本座猜得没错,他这么配合,肯定是要提要求,不然他没理由这么做?”苍宁开口说道。

  “他谈条件?是他约战的对方,他有什么资格跟血战台谈条件!”小星哼了一声,在她的眼中夜殇和血战台没有可比性,没有谈条件的资格。

  “当然有,天君之间的战斗不多,天君之战是血战台主要的盈利方向,如果他没好处,下一场他会强势击杀,不会给血战台利用他盈利的机会。”苍宁看了小星一眼,她觉得小星的主观思想和下边的观众一样。

  此时战斗也结束了,一直防御中的夜殇大吼了一声,突然爆发,一枪抽中管昊的右肩膀,将管昊持着武器的右手打废,接着爆发力量强势攻击,将管昊击杀。

  *"看正…版章节_上)酷匠z《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七更到,今天是极限了,通宵一下,白天去亲戚家,也不能安心码字。

谢谢兄弟姐妹的支持,咱们爆发会经常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