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宁府的调查能力比杨天烈和宫羽凡强多了,占卜就占卜两次,虽然到了神魔城堡都断了,但调查出来的东西就比较详细一些。

  再次看了一眼夜殇的材料,苍宁君主陷入了思考,随后手臂一抖,将几张纸震成了飞灰。

  “府主,那家伙的战斗力是强,几个天君都倒在他的手里,最后这一次更是处于围攻当中。”小星欠身说道。

  “确实很优秀,这个性子也很好,要不然无锋也不会看重,无锋很坑人,这是个烫手的山芋,如果本座接纳了他,那等于是不给杨天烈和宫羽凡面子,不过不给就不给吧!这也无所谓。”苍宁府主开口说道。

  小星没有说话,因为这不是她能发表意见的时候。

  “派探子去那边呆着,有消息就传回来,本座倒要看看,能让宫羽凡拉拢不成,反被激怒的人到底是什么角色。”苍宁府主开口说道。

  此时夜殇和曼陀罗到了血战台所在的区域。

  夜殇找到血战台的工作人员了解了一下血战台的情况。

  血战台是缥缈战皇设立,是解决恩怨和锻炼修炼者的地方,充满了铁血和杀戮。

  解决恩怨那就是双方到擂台上战斗,不死不休。不过被挑战方,不想接受的话也可以,但有着约束。

  三次不接受,那就代表着没血性、没能力,能惹事不能抗事。这样的人的定义就是废物,缥缈皇朝不留,会被驱逐。但三次挑战之间有时间限制,第一次和第三次的间隔是三十年。这三十年时间是抗争的时间和机会。但也有一个例外,高修为者朝着低修为者挑战,低修为者拒绝,则不在这个规则之内。

  至于说锻炼,那就是没有恩怨之间的血战,这样的血战胜利者为擂主,十擂主有着一定的奖励,也就是说成为了擂主后,十场不败,血战台就会给出奖励。

  百擂主的奖励就更丰厚,血战台会给出大量的奖励,城主府也会给一些特殊的待遇。

  千擂主的奖励没人拿到,但这个奖励也是存在的。

  血战台的规则很简单,是特殊的擂台,可以说是兽笼,双方进入后在里边战斗,没有谁可以干预。

  恩怨模式是不死不休,锻炼模式倒是允许投降认输。

  知道了规矩后,夜殇点点头,规矩还是很合理,是残酷一些,但也是最能锻炼实力和激发潜力的地方。

  “是这样的,我叫夜殇,听说有人设立了恩怨擂台找我,就过来看看。”夜殇对着工作人员说道。

  工作人员看了夜殇一眼,拿出了一个册子翻看了一下,“是有关于你的恩怨战,不过我们还没有通知你,这场战斗如果你同意,那战斗就是三天后举行。”

  “没有详细说明么?”夜殇开口问道。

  “正常来说,有人下恩怨战书,我们血战台会负责通知,然后审核双方修为。目前没有人通知你,那就没人告知你情况,现在跟你说说细节,对方是天君,跟你的修为相当,你可以接受也就可以拒绝,不过拒绝的话,在未来的三十年内,你只能拒绝两次,三次拒绝,就要被驱逐出缥缈皇城。”工作人员开口说道。

  “同样都是天君,我没有理由不接,三天后什么时间?”夜殇开口问道,有人约战他就不会退却。

  “三天后的傍晚,但你要提前来一个时辰。”工作人员开口说道。

  了解了情况后,夜殇和曼陀罗离开了血战台,两人在城内走了走。

  随后曼陀罗想去神魔城堡看看,她是想加入,因为这等于是机会,毕竟神魔城堡内有着极品资源,进入了神魔城堡就有获取这些资源的机会。

  夜殇没有反对,到了之后,夜殇就在神魔城堡不远处的一家茶楼等候,他加入神魔城堡的事情没有跟曼陀罗说,毕竟这属于机密,随便泄露也是不好的。

  至于说曼陀罗能不能通过考验,夜殇不担心,曼陀罗是什么实力他清楚。

  两个时辰后,曼陀罗出来了,是一脸的兴奋,因为她通过了考验。

  “恭喜你,不过有任务到来,你要先看看有多大把握,把握大再接。”夜殇开口说道。

  “你怎么知道,难道?”曼陀罗看着夜殇的双眼内满是疑惑,随后就明白了。通过夜殇的话,她自然就分析出结果,夜殇一直没说,她也明白是因为什么,因为规矩。

  夜殇和曼陀罗回到了别院内。

  “夜殇,夫妻本一体,我们都是那里的人,不算是泄密。”曼陀罗开口说道。

  “你说得也对,不过还是少提这些话的好。”夜殇开口说道,他是觉得曼陀罗说的有道理,不过还是觉得能避免就避免。

  “我明白,夫君是最棒的。”曼陀罗笑着说道。

  “你不也是一样。”夜殇拥着曼陀罗说道。

  夜殇没有因为血战台的事情,就影响自己的生活,摊铺每天都在接生意。

  血战台之战,还有一天的时候,姜瑜来了。

  “夜殇,事情我都听说了,现在我真帮不了你,如果没有把握就拒绝。天阳府的麾下势力,混迹在血战台的成员不少,他们的实际战斗力和实际修为不成正比,要不你就先拒绝一次再说。”姜瑜对着夜殇说道。

  “多谢姜小姐,事情我明白的,不过别人既然宣战了,那我没有不战的道理,他们要杀,那我就陪着他们杀,一直杀打他们不敢跟我下战书为止。”夜殇开口说道。

  酷O匠1=网E正版5l首#w发T

  “既然你已经决定,那到时候我去给你助威,他们敢跟你玩的恩怨战,那就是有一些准备,你要小心。”姜瑜提醒着夜殇。

  送走了姜瑜,夜殇泡了一壶茶,他知道接来要面对的是什么,要么杀人,要么就是被杀,不过他对自己有信心。

  转眼一天时间过去,傍晚的时候,夜殇带着人曼陀罗到了血战台,那是一个黝黑的笼子笼子在一个小广场上,周围都是贵宾看观看的楼阁,在最高楼阁的顶层内,苍宁府主正看着笼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四更到!晚上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