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不接就不接,你做的是生意?”穿着锦衣的男子开口说道。

  “是的,我说不接就不接,我做的是生意,但不看别人的脸色。”夜殇看着这个锦衣男子开口说道。

  “本公子天阳府杨宇,想在你这里炼制一件铠甲,是给你脸,给你脸你就得接着。”杨宇冷眼看着夜殇。

  “很抱歉,没听说过,所以你在我这里没什么脸。”夜殇摇摇头,既然是找事的,他也不需要客气。

  “你想死?告诉你,得罪本公子没什么好结果,或者说将你这里的两个女人给本公子带回去玩玩,你刚才不敬,那本公子可以不放在心上。”杨宇的眼神落到了曼陀罗身上。

  “把你全家的女人,姐姐妹妹的,老婆什么的都送来,给我夫君先玩玩再说!”曼陀罗怒了,如果不是考虑这里是缥缈皇城,她会直接出手。

  “牙尖嘴利的,本公子喜欢,哈哈!”杨宇大笑着说道。

  “滚!”夜殇伸手抽出了后背的裂空枪。

  缥缈皇城内止武,不过还是很人性化的,就是说如果有人找事,那承受方觉得自己有理就可以出手。战斗起来先不论谁有上风,被巡逻队抓到,那理亏的一方就要被斩。要不然一个尊者朝着天君和帝王脸上吐口痰,天君和帝王都不能出手,世道就真乱了。

  “你好胆子!你敢跟本公子斗?”杨宇双眼瞪着夜殇吼了一声。

  “怎么了?这里是沧澜府地界,你比沧澜府大,还是比缥缈皇城的规矩大?再问你一次,滚还是不滚?”夜殇身上的能量流转,只要杨宇再说一个不字,他就会出手。

  “杨宇,可以了!”宫玄月出来了,她知道不出手,那么接下来就是战争。

  “你不是要弄死他么?”杨宇伸手勾着宫玄月的肩膀说道。

  “呵呵,何必那么急,生意做不成,他就得喝西北风。”宫玄月看着夜殇说道,她现在恨夜殇,她洗干净了送上门去任君采摘,结果是被扫地出门,脸打得是啪啪响。

  “你们都在这里附近看着,谁找他炼制丹药和武器,就记下来弄死!小子你不信啊?本公子属下多,用分身换命可以的,本公子可以出资源让损失分身的人重新修炼分身就是,简单么?哈哈!”杨宇说完搂着宫玄月的肩膀离开了夜殇的店铺。

  “无耻小人,不靠家室,就是垃圾!”曼陀罗有些生气的说道。

  “没什么,有生意就做,没生意就休息,哈哈!”夜殇笑着说道。

  “夜天师,你这是的得罪了人,不行就换个地方生活吧!”林木天君开口说道。

  “不怕,没什么。”夜殇开口说道。

  林木天君点点头,此时他明白夜殇骨子里有骄傲,是不会这么妥协的。

  宫玄月和杨宇没有离开,到了夜殇摊铺的对面的酒楼内喝着酒。

  “玄月,你拉着我做什么,直接砸了他的摊子又如何?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哈哈!我不介意,你开心就好,你开心过后把他弄死就是。”杨宇笑着说道。

  杨宇有妻子,再说了即便是没有,他也不会娶人尽可夫的宫玄月;宫玄月自然也不会嫁杨宇,因为不会被重视,两人就是玩玩,谁也别碍谁的眼。

  “本小姐是为你好,那家伙战斗力很强,战斗起来,你有个闪失划算么?让属下去慢慢收拾他不就行了。”宫玄月开口说道。

  “行,都听你的,慢慢玩死他,一个垃圾而已,跟我们七府斗,也不看看自己什么的德行。”杨宇开口骂了一句。

  没有生意,除了早上的那第一单生意,再没有人上门,因为有人要炼丹,杨宇的狗爪的就会出面,拿着天阳府的令牌赶人。

  “夜殇你打算怎么处理?”曼陀罗看着喝茶的夜殇问道。

  “杀!一天杀一个,杀到他们不来招惹我为止。”夜殇放下了手里的茶杯说道,话语说得很轻,但了解他的曼陀罗明白,夜殇这是动了杀机。

  “公子,这有危险。”听了夜殇的话,卢云脸色变了,她是奴隶,在奴隶市场听得最多的就是关于七府的话题。

  可这时候夜殇已经出手了,挥手将很长时间没有用过的穿天矛抛了出去。

  穿天矛在时空意志的加持下,瞬间划破长空,将一个拦截客人的杨宇属下脑袋贯穿,这个只有君主修为的杨宇属下,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夜殇手臂的龙筋一抖,穿天矛一个回旋,矛头刺在被杀男子的左手,将其左手震碎,穿天矛携带着储物戒指回到了夜殇身边。

  “你想死?”站在街道对边酒楼上的杨宇大喊了一声。

  “别跟我喘大气,这是第一个而已,耽误我一天生意,我就杀一个,你想怎么战,我怎么陪着!带着人过来杀我,你敢么?”夜殇拿着茶水冲洗了一下刚得到的储物戒指,然后收了起来。

  此时热闹的寻宝街变得鸦雀无声,因为现在看不出来谁强势了,欺负夜殇的杨宇等人,被夜殇的气势压制。

  “本公子杀了你!”杨宇怒了,打脸啊!夜殇这就是打脸,杀他的人,还要一天杀一个。

  不过杨宇被宫玄月拉住了,她担心杨宇不是对手,如果出了事,对她没好处。

  “怕你们这群牛鬼蛇神,我就不来这缥缈皇朝混了,话今天我放在这里,我做好自己的事,谁来惹我,那就试试,收你那一副贱嘴脸,卢云,收摊回家!”夜殇对着卢云说道。

  +_更新e6最快上7酷匠网q

  “别回家啊,不是说好了,今天我为阿罗接风的。”姜瑜出现了。

  “也行!”夜殇对着姜瑜点点头,这时候姜瑜站出来,说明没有置身事外,没有怕事的意思。

  宫玄月的脸请一阵白一阵的,夜殇的那一句收起你的贱嘴脸,明显就是骂她。

  夜殇带着曼陀罗和卢云两人跟着姜瑜离开了,今天姜瑜身边是跟着两个护卫的,都是天君。

  “今天没有带实力比较强的护卫,明天有他好看。”酒楼内的杨宇咬牙切齿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二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