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殇的话已经表明了,知道是有人指使。

  另外夜殇的态度也说明了问题。这些宫玄月很明了,事情就是没有点开,没有撕破脸而已。

  夜殇和无锋出了寻宝街,到了一家酒楼。

  “这家酒楼看着不错,就这里了。”无锋嘀咕了一句,带着夜殇进入了酒楼。

  喊来服务人员,点了一桌酒席后,无锋带着夜殇进入了一个雅间。

  “夜殇,铠甲的事情很感谢你,客气不多说了,一会多喝点。”无锋左手放在嘴前咳嗽了一声。

  “无锋兄太客气了,你也是出了报酬的。”夜殇开口说道,不过他觉得有些怪,正常的帝王境修炼者哪里会咳嗽。

  “不一样,你不知道这铠甲对我来说意义是什么,跟你说说吧!我出身是大家族,不过跟家里翻脸了,这件铠甲是父亲送我的礼物,也是唯一的礼物!铠甲在身,就仿佛能看见父亲那伟岸的背影,支持着我可以面对一切困难和对手。”无锋低声说道。

  “原来是这样,无锋兄,你身上好像有老疾。”夜殇开口说道。

  “是的,很早的事情了,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是我母亲一掌的结果。”无锋笑了,是自嘲的笑。

  夜殇不知道说什么,因为这可能是一个悲剧。

  随后无锋似乎是喃喃自语一样,跟夜殇说了一些事,可能铠甲修复,他内心受到了一些触动。

  无锋的母亲是一个大家族的成员,父亲是散修,但实力惊天。他出现的时候,是在无锋母亲家族的区域,那时候身上有伤,并且失去了记忆,后来娶了无锋的母亲。

  无锋从小就表现得很出色,但犯了一个错误,在一次切磋中,失手将大舅的儿子重创,结果她母亲当场给了他一掌。

  无锋的大舅是家族继承人,位高权重,这样的情况导致了,家族要处死无锋。

  “我父亲,被他们称作疯魔的男人,带着我杀出来,那一战很惨烈,我活了,但父亲没了,被他们联手打进溺水潭。”无锋呼出了一口气。

  “对不起,引起无锋兄的过往。”夜殇给无锋倒了一杯酒。

  “这件铠甲,是我父亲失忆前珍藏的材料,也是他大代价请人炼制的。他明白家族的形势,不希望我表现的多耀眼,所以只炼制了能保护我的铠甲,也起了无锋这个名字,父亲不希望我露出锋芒。”无锋开口说道。

  “我能给无锋兄检查一下么?”夜殇开口问道。

  “没用的,我那个要杀我的母亲,修炼的是极为阴寒的绝学,那一掌虽然有父亲挡着,但也伤了我生命本源。”无锋摇摇头。

  “凡事没绝对、不会有死局,不介意的话,我帮你看看。”夜殇有些坚持,因为无锋刚才随意说出的话,引起了他的共鸣。

  “哈哈!那我不能拒绝兄弟的好意,来!”无锋伸出了手臂。

  夜殇两根手指搭在了无锋的手腕上,开始探查。

  凶猛、霸道无匹,无锋体内的真气如同滔天大浪一样运行着,不过没有冲击夜殇的探查之力。

  这些霸道的能量不伤害夜殇,可这些霸道的能量中一股极为阴寒的能量朝着夜殇扑杀。

  夜殇探查之力被瞬间击溃,阴寒的能量并没有罢休,顺着夜殇的手指直接冲入其身躯。

  夜殇身躯内的能量爆涌,抵挡这股能量入侵。溃败,夜殇身躯内的荒之力被击溃。

  “镇压!”危急的时候,夜殇施展了功德不灭金身。

  随着充满了刚猛,充满了正气的金光出现,这股阴寒能量被夜殇逼出体外,并直接镇散。

  此时无锋也站起身,有些诧异的看着夜殇。

  片刻后无锋笑了,“哈哈!差点坑了你,我忘记了,你不是帝境,以前帮我检查过身躯的两位炼丹师,都是帝师。所以他们能抗衡这能量,天君就不行了,幸亏你能抵挡,要不然为兄这个错犯得太严重。”

  “什么东西,这么阴寒毒辣?”夜殇心里也是十分震惊。

  “我母亲家族的绝学,你刚才那是什么,功德之光?”无锋看着气息已经收敛的夜殇问道。

  酷n…匠c网%永久:免%费p看{o小##说

  “不瞒着无锋兄,是的,我拥有功德在身,我又将其融入了炼体功法中。”夜殇笑着说道。

  “哈哈!兄弟霸气,今天一枪击杀了那个捣乱的家伙,也是实力的证明。”无锋笑着说道。

  “无锋兄身躯内的问题很严重,我现在是解决不了。”夜殇摇头说道。

  “没什么的,你将来或许可以,因为你可以克制这阴寒能量,你别嫌弃为兄话语直接,现在是你修为低了点。”无锋情绪很高。

  “这有什么,不行那就是不行。”夜殇开口说道。

  喝了一顿酒之后,夜殇和无锋就分开了,夜殇回到了寻宝街继续接炼制任务。

  宫玄月走了,不过姜瑜还在。

  “夜天师你可以啊,竟然将无锋帝君的铠甲修复成功,看来你这炼器水平也藏得够深。”姜瑜看着夜殇说道。

  “只是运气好,碰巧修复了。”夜殇开口说道。

  “今天无锋帝君出现,导致那些捣乱没有结局,不知道那傻货还会不会继续有动作。”姜瑜开口说道。

  “看来你是心里有数了。”夜殇给姜瑜倒了一杯酒。

  “嗯,那就是个贱货,没有她不做的事,七府的脸都被丢光了。”姜瑜眼神中充满了鄙夷。

  “看来人品是比较差。”夜殇点点头。

  “岂止是人品差,是人尽可夫。”姜瑜再次吐出了几个字。

  夜殇扭头看向了姜瑜,她没想到姜瑜对宫玄月是这样的评价。

  “你觉得我污蔑她?你勾勾手,她也许就在你家床上等你了,你要如何便如何。我的一个护卫,就被她这么勾走了,但我也不是靠欺负的,手起刀落,你懂的。”姜瑜做了一个手势。

  “你们出身大家就是会玩,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我只想安静的生活。”夜殇无奈的说道。

  “现在的关键是,你不想跟她玩,但是她要跟你玩。你有别院这寻宝街的人知道,她也一定知道,也许现在就在你家门口呢!要不去我的府邸夺几天,我罩着你?”姜瑜看向了夜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