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了二麻子,夜殇将二麻子的尸体朝着里边拉了拉。

  “你等着,我杀了大头目就来救你,千万不要出声。”夜殇对着木头柱子上的女人说道。

  这时候夜殇不敢放开那女子,他担心这受尽了折磨的女子情绪激动,自己出去的时候,她乱跑就糟糕了,至于喊叫,这点上夜殇不担心,这女子没多少力气,即便这女子喊叫了,其他山匪也会以为二当家的在做什么,也不理会,更不会进来。

  夜殇又拿出了两坛牛大叔给的烈酒,一手搂着一坛子,提着烤肉,另外一手提着一坛就出门石屋,朝着黄君所在的房间走去。

  “你干什么?”黄君石屋前的守卫拦住了夜殇。

  “二当家的说这是好酒,让我给大当家的送来。”夜殇开口说道。

  看了夜殇一眼,这个留着大胡子,额头带着刀疤的山匪让夜殇进去了。

  “老二让你给我送好酒,打开!我看看是什么好酒。”黄君原本在闭眼思考事情,不过他听见了门口的对话。

  夜殇将烤肉放到了黄君身前的桌子上,然后就打开了酒坛子,青血酿酒力最大,可夜殇舍不得,现在牛大叔的烈酒拿出来他都心疼的厉害。

  “咦!闻着不错。”夜殇刚倒出来一碗酒,黄君迫不及待的拿起来就喝掉了。

  看着黄君喝完一碗,夜殇接着倒酒了。

  黄君连着喝了三碗,“疤子,进来喝酒。”

  门口站岗的大胡子进来了,夜殇就给他倒了一碗。

  “谢谢大当家的。”疤子拿起酒碗就喝了一碗,山匪都好酒,常年刀口舔血生活需要烈酒来麻醉紧张的情绪。

  “继续倒酒。”黄君喝上了劲,让夜殇继续倒酒。

  看着两人你一碗,我一碗的,夜殇有些心疼,这酒只有牛大叔家里才有,这么喝,两坛子肯定剩不下。

  片刻一坛子酒光了,黄觉和疤子也都是醉眼惺忪。

  “你墨迹什么呢?”继续倒酒,没等黄君说话,疤子就开口了,他的酒劲上来了。

  但第二坛酒剩下一小半的时候,黄觉和疤子先后趴下了,倒不是他们没有警觉性,是因为他们的据点确实安全,不说有很多人放哨,就是不放哨,也难被发现。

  见两人倒下,夜殇将半坛子酒收起来,接着拿出轮回枪一扫,将疤子的脖子划断,接着一枪朝着黄君的脑袋斩过去。

  就在夜殇出枪的时候,黄君的鼻子抽抽,坐起身子,他闻见了血腥味,直起身子黄君,看见夜殇一枪杀来,他右手本能一挡。

  咔嚓!

  轮回枪没有丝毫的停顿将他的右臂斩断,接着落在了黄君的咽喉前。

  “别杀我,我有话说!”在夜殇要再次出枪的时候,黄君开口说道。

  “行,给你机会,敢喊叫你立马死!”夜殇手里的轮回枪再次一抖,黄君的左臂也被斩断了。

  “呃……”黄君忍着剧痛不让自己叫喊出来,脑门满是汗水。

  “说吧!”夜殇冷眼看着黄君说道。

  “我有秘密跟你说,我只要活命。”黄君咬着牙说道。

  “说,看看价值如何?”夜殇表情没有什么波动。

  “我有麓山尊者洞府的藏宝图,知道进入的方法,你先给我止血,要不然我会死的。”为了活命,黄君只能说出自己身上最大的价值。

  夜殇上前一步,手指朝着黄君的右臂动脉点了点,“你用真气可以控制另外一只手臂流血的速度,现在速度说,我没耐性。”

  “麓山尊者的洞府门口有着两仪阵,因为年代久远两仪阵有的阵基灵石没有灵力,阵法混乱,即便是知道进入的办法也进不去,所以只能收集灵石修补好两仪阵法才能进入。”黄君忍着剧痛说道。

  “藏宝图在哪里?”夜殇手里的轮回枪一点黄君的咽喉问道。

  “我不能说,说了我就没有了价值,只要你发誓不杀我,我就告诉你。”黄君的双眼看着夜殇,不过不经意间朝着自己掉落的右臂看了一眼。

  顺着黄君的眼光,夜殇注意到了黄君的断臂上有着一颗储物戒指。

  “我不用你说了,你出任何代价,也不会活命,因为你做的事太恶毒了。”夜殇手臂一推,轮回枪就刺进了黄君的咽喉。

  “我不……甘心啊!不……”咽喉被刺穿的黄君话语说得不利索,但眼神中体现出来了他的不甘心。

  夜殇弯身,将黄君的断臂捡起来,拿下了手指上的戒指,随后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他要看看这到底是不是储物戒指。

  当鲜血渗透进去,特殊的感觉出现了,一个特殊的空间出息在夜殇的脑海。

  将戒指丢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夜殇切下了黄君的人头收起来后,扫视了房间内一眼,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就出了石屋。

  回到了黄觉的石屋,将房间内被绑在柱子上的女人放下来了。

  仔细一看,夜殇发现这个年约二十的女子,不仅仅身材凹凸有致,脸盘也格外精巧。

  Xd酷匠S网m首@发/

  “你自己还能走么?”夜殇开口问道,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还要面临一场大战,两个修为最高的山匪头目死了,但还有将近二百山匪,一阶的还多的是。

  “我可以!”女子将一块虎皮搭在了身上,可是挡住了上边,挡不住下边。

  夜殇收了黄觉的人头,看了一眼黄觉的石屋,看看有什么遗漏,最后注意到黄觉的储物腰带,直接拿下来了。

  带着这个身上披着虎皮的女子,夜殇先去打开了牢房,将牢房中的女子都放出来了。

  “你们跟着我,如果死了,那是你们命不好,但我会尽力。”将女子放出了牢房后,夜殇对着这一群女子说道。

  “谢谢大人,如果死了,我们不怪你。”一个身上满是藤条鞭痕的女子开口说道。

  夜殇吹了一声口哨,接着就带着这群可怜的女子,朝着前边前进,他要战斗,顾不过来许多,吹口哨是要喊来天羽帮着自己守护着这些可怜的女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五更完毕,觉得喜子给力的,撸撸就都留给我吧!没点追书的点一下,这追书数量忒可怜了。没进书群的,公告里有群号!